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慶安槍擊案死者徐純合母親的不幸身亡

2015年5月2日,農民徐純合在慶安火車站與當值警察發生衝突,警員在制服他的過程中開了槍,徐當場死亡。

大時代下的小人物,生如螻蟻,死得隨機,徐純合之死,觸動了太多人的心底之軟:浮華盛世,普通人飄萍般的不安全感。

是年徐的頭七,我在推特上寫了這麼一段話:

攜仨幼子、八旬老母、精神病妻子。七零生人徐純合之乞討路、上訪路,東躲西藏,從來凄惶。直到,一聲槍響。

就在徐死亡兩周年時,有慶安籍的媒體同行從當地警方得知,徐母權玉順老人,已經在2016年的夏天,因車禍不幸身亡。

‌‌“警方證實了徐母在鐵力市橫過馬路時,被一柴油三輪車撞了,‌‌”這位記者稱,他聽到消息後也很震驚,‌‌“專門問了交警和警方(其它部門),就是車禍。‌‌”

徐純合和他母親相繼離世後,其精神病妻子在康復醫院,三個幼兒在福利院,‌‌“他家已沒有成年人了,慘。‌‌”

下文是本人供職於鳳凰網時,在慶安槍擊事件發生後在當地的採訪,徐母的這段視頻是本人用手機錄製的,這或是老人家留在人世間的最後一段影像資料。

徐純合母親權玉順講述事發經過

記者文濤黑龍江慶安縣報道

2015年5月11日上午9時左右,慶安火車站槍擊事件的死者徐純合的母親權玉順與律師簽訂了委託協議。時年81歲的權玉順不認同有關部門提出的20萬的補償方案。她希望律師調查取證槍擊事件背後的原因,追究責任人,還兒子‌‌“一個公道‌‌”。

權玉順在病房簽訂委託書,站立者是北京律師謝燕益

​5月11日上午9時左右,慶安火車站槍擊事件的死者徐純合的母親權玉順與律師簽訂了委託協議。

權玉順不認同有關部門提出的20萬的補償方案。‌‌我兒子一條命就值20萬?‌‌她表示這不是錢能解決的事情,她希望律師調查取證槍擊事件背後的原因,追究責任人,還兒子‌‌“一個公道‌‌”。

權玉順向記者出示徐純合身份證徐純合妻子的姐姐寫給謝燕益律師的委託書

記者在現場看到,權玉順身著暗紅色上衣,穿一條運動褲,靠在慶安縣中醫院住院部的單間病床上。

權玉順扶著小推車從病房去洗手間

權稱,5月2日在火車站,她這個代步的小推車被車站工作人員‌‌“扔到了一邊‌‌”。

權女士向鳳凰網講述了她所經歷的慶安火車站槍擊事件的全過程。

她表示,之前她一家去北京等地,至少有三次被當地政府人員截回,‌‌“後來火車站都不願意賣給我們票。‌‌”

權女士提到他們去北京,有時候是別的事情,有時候是去‌‌“告狀‌‌”。但對於這次是否因為是上訪被截,她的表述有前後不一致的地方。

她多次提到車站工作人員有在現場有跟他們所在村村支書通電話的情節。

徐純合有堵住車站進站口的行為,對此權玉順予以證實,但對於兒子此舉的直接原因,權表示不清楚,但認為跟車站不讓他們一家上車有關。

權亦稱兒子在和警察的衝突中,‌‌還過手‌‌,但她多次表示是警察先打的徐純合。

5月2日中午,徐純合一家進站前吃了午飯,‌‌“有餃子有魚,兒子喝了酒。‌‌”權玉順說。

權玉順是5月5日被當地政府部門送入慶安中醫院的,同日,徐純合的三個幼子被送入綏化福利院,徐患精神病的妻子李秀芹被送入鐵力康復醫院。

5月11日上午,四位律師來到慶安縣公安局等機構調查取證,提包者是湖南律師謝陽

​來自北京的謝燕益等4位律師,分別與權玉順以及其他親戚簽訂了代理協議。

5月10日,鳳凰網曾到位於縣中醫院三樓權玉順的病房探視,門口有政府部門工作人員把守,稱‌‌“政府給他們的指令是不準外人與權玉順見面‌‌”,此前,律師曾試圖到病房與權接觸,被公安人員阻止。

5月11日上午,律師與權的溝通,以及鳳凰網記者對權的採訪,並未受到在場政府工作人員的阻撓。

隨後,律師們來到跟中醫院一牆之隔的安慶縣公安局以及慶安縣政府等機構,開始了關於此案的調查取證。

‌‌“我們與徐純合妻子的幾位姐姐簽訂了代理協議,今天終於見到老太太,並順利簽訂了代理協議,這是一個重大突破,標誌著這次槍擊事件的取證調查,以及死者家屬的維權都可以正式啟動了。‌‌”謝燕益律師告訴記者。

註:參與慶安法援的律師在之後的709抓捕案中多有牽連,他們的慶安的行動也出現在了警方指控或檢方起訴的案卷中。

截至20175月,本文提到的謝燕益律師在羈押一年左右後已經取保,湖南謝陽律師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擾亂法庭秩序被長沙中院起訴,開庭時間尚未公開。

參與慶安事件調查圍觀的鋒銳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知名網友屠夫(吳淦)在20157月因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兩罪被批捕,至今仍在羈押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文三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