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吳惠林:冷眼看川普的政策「髮夾彎」

川普上台以來,其政策的搖擺一直受到詬病,四月中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一改競選時“上任第一天就要把中國打入匯率操縱國”的承諾,竟說“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並指出“美元變得太強”,希望聯準會(Fed)能維持低利率,且不排除明年提名葉倫繼續擔任Fed主席,這些也都和他競選時掛在嘴邊的講法不同,於是被冠上“川普髮夾彎”。

由於“中國不是匯率操緃國”的說法,是在川習會後說出的,難免讓人懷疑川習會是否有什麼暗中交易,譬如川普希望習近平約束北韓金正恩的搗蛋行動。這當然有可能,不過美國之所以沒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緃國”,完全是基於事實,因為美國財政部提出三項檢視標準:對美貿易出超佔GDP3%以上,單向匯率操緃且凈外匯買入佔GDP逾2%,以及對美出超超過兩百億美元。中國沒有三項都符合,而川普也坦承“中國數月來未再操縱人民幣匯率”,並認為“現在認定中國操縱匯率的話,可能破壞應對北韓威脅的美中談判”。所以,這項違背競選承諾的政策,沒有硬彎,至於支持葉倫續任Fed主席,可能跟近期Fed改采升息政策有關。

究竟川普是否真的那麼善變、難以預測、高度不確定性呢?或者只是表面上裝瘋賣傻,實際上有其堅定的方向和目標呢?由其對中國的政策可以看出端倪。川普之所以說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如上文所述有其事實在,但美中貿易嚴重失衡,川習會後已有談判的安排,至於會不會對中國商品采高關稅還在未定之天,一來中國經濟明顯式微,不需要美國采政治手段,二來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還在,納瓦羅還是主掌者,其對中國的看法不會輕易動搖。

由於川普改口“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被認為180度改變在經貿議題上對中國強硬的競選承諾,於是美英主流媒體紛紛揣測,這反映出美國親中商界影響力上升,而川普越來越依賴現任職華府的前企業執行長、女兒伊凡卡、女婿庫希納。華府官員也指出,川普政策髮夾彎的關鍵在於,其身後一些來自企業的重要幕僚改變了他先前的強硬主張,如川普原來對美國進出口銀行抱持質疑態度,視其為“不必要”機構,但在和波音公司執行長會談後,立場出現改變。

總之,輿論多認為企業界出身的白宮“務實利益派”勢力上揚,開始主導川普經貿政策方向和調性,而首席策士巴農為首的“經濟民族主義強硬派”地位下滑。不過,由一度被媒體報導失去川普關愛,不敵高盛幫的納瓦羅,仍出現在川習會前白宮的記者會上,繼續推動川普競選時的貿易政策承諾,可見川普對於不同派系參贊機要並無違和感,令北京芒刺在背的那股反中勢力,至少目前尚未失勢。

其實,更深層地看,由於川普效法雷根,要讓美國再偉大,施行“公平貿易”應是不變的政策,對於共產黨更是看得清楚,“反共”和不受共黨迷惑應可相信。如此,“以惡制惡”、“以暴制暴”也應該還是他會採取的方式。

在對中國的經貿政策上,依循納瓦羅的《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一書所提議的應不會變,而在地緣政治上,譬如對北韓、中國等等,也會依納瓦羅在2015年出版的“三部曲中的最終曲”《美、中開戰的起點》(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這本書所推理的方式走。我們等著瞧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