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三個院士和兩位領導的故事

汶川大地震時我正在上地質學基礎。突然投影儀的鏡頭抖動了起來,先上下,再左右。當時根據我們的專業知識,已經可以根據這兩個動作之間的時間差估算出來震源的距離。但是當時大家只是交頭接耳了一陣。

下課了,大地震的消息傳來了,近十萬人罹難。

兩年後玉樹地震,清晨我們在學校的草坪開始做地球物理儀器實習,我們正在校正重力儀的基準,突然儀器的讀數都抖動了起來。這次我們不只是好奇了,都抬頭看著老師,老師說,恐怕是地震了。

十分鐘內,地震的消息被證實。

去年512的時候,看到一位前記者的文章,看到她說自己因為汶川地震決心寫特稿,做記者,‌‌“無法輕易談起這件事‌‌”。

遠方的災難,在專業的理科生這裡不過是指針的輕微抖動,不專業的文科生卻要為此立下終生的志願。這真的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01三個院士的故事

玉樹地震後,我去自己的研究生培養單位做實驗,報到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512地震災害宣傳日。

那天的氛圍,更像是節日而不是祭日,學生能發到補助,職工能領到獎品,老師們也分頭上了各種節目。

後來得知我們的所長遲遲沒有評上院士,是因為08年奧運會在Nature上的一篇文章,預測汶川所在龍門山斷裂帶地區發生地震的危險性很小。

又多了三年,等到我畢業時,所長又評上了院士,因為08年之後國家在龍門山斷裂帶的研究上撒下巨資。國內的數據、人才、資金,國外的方法、合作、交流都不是問題了,所長的研究如虎添翼,再接再厲發了幾篇頂級論文。

院士頭銜到手後,所長揮一揮衣袖,到南方某著名高校去當院長,再也不用在北京吸霾。

正所謂陞官的陞官,發財的發財。那真是地學研究的黃金時代啊,

大地震、四萬億鐵公基建設,原油價格達到147美元一桶的歷史最高價格。漸漸地,聽聞北京的、四川的兄弟單位,如何一擲千金,儀器只買最貴的,如何不顧中央三令五申自建樓堂館所,自己住自建的酒店給自己報銷,學生的野外補助如何發到四百一天。

這一局面直到十八大之後,中央開始嚴格落實八項規定,幾家部委直屬的科研院所也開始嚴格執行財務制度和績效考核。

首先是兄弟單位一位準院士,用科研經費為二奶報銷火車票被查出,他夫人在他院士評審的關鍵時刻果斷髮力舉報,不但在單位鬧,還到天涯上發帖,沸沸揚揚,好不熱鬧。

本來這不算什麼事,老婆去鬧能鬧出什麼來呢?涉案金額不大,這位準院士就算進去坐兩年冷板凳。令狐沖思過崖練劍,說不定對他科研還有幫助,出來之後學術水平能更進一步。甚至所領導中也有人想看在學術水平的份上出面保他,按照紀律處分,退還不法所得算了。

沒想到一次接受電話採訪的時候,他把和小三的關係形容為‌‌“捐精‌‌”,搞了個大新聞,從此被稱為‌‌“捐精院士‌‌”。

此事傳到最高層,主管科教文衛的國務委員恰好是位女同志,尤其見不得象牙塔尖裡面還有這種蠅營狗苟之事,親自批示,

如此‌‌“捐精院士‌‌”,一定要從嚴從重從快處理,否則不足以挽回世道人心。

於是檢方擴大偵查面積,涉案金額也扶搖直上,判了十三年!

從那個時候開始,地學界的好日子就要掰著指頭算了。兩年後,一位汶川地震後把持科學鑽探項目的女院士,她苦心經營的實驗室被摘牌。

堂堂國家重點實驗室被摘牌,是可忍孰不可忍,女院士畢竟是接受過黨和政府兩位最高領導人接見的大科學家,理論政策水平高,發了一份公開信,把被摘牌的原因歸於政治,說是屈死,還說摘牌是打了國土資源部的臉,要向科技部要說法。

老院士德高望重,同行後輩紛紛致電甚至親自上門表示理解、慰問、遺憾。

背後卻有小道消息在流傳,說這位院士曾經如何把國家大科學工程變成自家一畝三分地,卧榻不容他人酣睡云云,如今天道輪迴,報應不爽,大快人心云云。

02兩位領導的淵源

在《永遠在路上》這部反腐紀錄片里,前國資委主任,中石油總經理蔣潔敏面對鏡頭聲淚俱下,交代了自己如何揮霍國有資產、為領導子女提供便利,說自己是中石油的罪人。

畢竟國家大台黃金時段爭分奪秒,省略了蔣潔敏在石油行業內看起來最大的一樁罪行,那就是虛報了冀東南堡油田。

2007年5月,中石油宣布在渤海發現了儲量10億噸的冀東南堡油田。當時溫總理對媒體表示激動地睡不著覺。中石油大漲14%,稱為港股市值最高的公司。

南堡油田勘探的關鍵時期,蔣潔敏親臨一線指示要發揮大慶精神,鼓勵冀東油田總經理周海民,‌‌“看準了就要打,打空了算總部的,打成了算你們的!‌‌”

打什麼?一打井,二打炮,打井好理解,打炮就是製造人工震源進行地震勘探。周海民當時用的三維地震和疊前時間偏移技術需非常費錢,在國內當時還比較新鮮。0607年還沒從窮酸中解放出來的教授,上課還羨慕地對我們說,你看人家這才叫‌‌“大炮一響,黃金萬兩。‌‌”

周海民在蔣潔敏支持下放了衛星,功成名就回到母校,又是成立獎學金又是開報告會,錦衣晝行,好不風光。

然而不到一年之後,南堡油田現出原形,這是一個假油田,儲量別說10億噸,1億噸都沒有。業內紛傳,一鑽打下去的是白花花的銀子,出來的是黑黢黢的泥巴。

今年雄安新區千年大計亮相,有不少媒體就拿當年曹妃甸來說事兒。但是他們很少人知道,曹妃甸本來是在冀東南堡有個10億噸大油田的前提下規劃的,迅速衰敗的直接原因也就是這個假油田。

雖然蔣潔敏報了個假油田,但是由於有同樣擔任過中石油總經理的周永康庇護,官運繼續亨通。而周海民被悄悄免去了南堡油田總經理的職務,在業內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抬不起頭。

當然溫總理,再也沒有在公開場合提及過這個油田。

上一屆常委中有兩位地學專業出身,一位來自地質大學,一位來自石油大學。所以有人把這個故事簡單描述為石油大學的學生坑了地質大學的學生。石油大學的同學很快反駁,周海民也是你們地質大學的,你們是自己坑了自己。

兩個學校是兄弟院校,都是在1952年建校調整時成立的就在學院路斜對門,地質大學1952年底成立,石油大學成了晚了幾個月,建校就到了1953年。所以兩個學校60周年的校慶時,也是緊挨著十八大前後,兩位老常委退下來了。

溫總理沒有參加校慶活動,不過校慶前夕藉著地質大學登山隊登珠峰的時機到學校做過報告,也題寫了新校名,至今還掛在校門上。

而周永康2013年雖然公開參加了校慶活動,但是當時外界已經有了一些議論。沒過多久,石油大學官網上的新聞被撤下,周永康題寫的校訓,‌‌“厚積薄發、開物成務‌‌”也被有意無意地用一個火箭模型給蓋住了。

世態炎涼,不過如此。

也可能是因為性格決定命運。

多年以後,‌‌“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高盛前董事長,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在《與中國打交道》中回憶起兩位,溫家寶是中規中矩,講話誠懇,周永康則是:穿著入時,跑到美國去看《泰坦尼克號》,最感興趣的是自己收藏的一把美國黑幫教父卡彭的老式手槍。

2000年,從中石油被調到了國土資源部的周永康有些寂寞,在辦公室對保爾森說,‌‌“你認識那些大人物,利用你的影響力,幫我從這裡調走吧‌‌”。

03 地球不需要你拯救

‌‌“地學本來就是冷僻辛苦的學科,兩位分別畢業於地質和地球物理專業的老常委離開之後,黃金時代應該就過去了‌‌”,

多年以前,我本科畢業的時候,院長就未雨綢繆地在課堂上告誡我們,想改行的可以趁早,

‌‌“90年代地質隊還發不下來工資,學校的老先生們有的去種菜,有的去補習班教數理化‌‌”。

不過感謝互聯網時代,冷門專業也能變成熱點。B站上有個火了兩年多的視頻,叫《柴靜VS丁仲禮》。講的是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變化會議談判後的一段採訪,柴靜在採訪中流露出一定的傾向性,即中國應該接受發達國家提出的減排方案。

而丁仲禮院士,中科院副院長,有理有據地解釋了發達國家的減排方案為什麼是不公平的,中國為什麼不能接受。並且把減排方案的理論依據,地球將會升高2°C的模擬實驗結論斥為水晶球。最後丁仲禮還拋出了一句非常霸氣的回應,

‌‌“這不是人類拯救地球的問題,是人類拯救自己的問題,地球用不著你拯救,地球比現在再高十幾度的時候有的是,地球二氧化碳的濃度比現在高10倍的時候有的是‌‌”。

柴靜在這輪採訪中吃了大虧,她實在是沒想到眼前這位看起來和善儒雅的老科學家,不但完全對西方那一套不以為然,還如此咄咄逼人。畢竟她沒見過老院士年輕時候為了給所里研究員爭取住房指標,帶著大家抄起地質錘去打架的場景。

五年之後,在《穹頂之下》這部片子里,柴靜把吃的虧全找回來了。她將環境污染的原因直指成品油質量,甚至是兩桶油的壟斷問題。經過剪輯的紀錄片里,不僅,中石化的總工程師曹湘洪院士不但十分倨傲,而且顯得十分愚蠢。

柴靜這下捅了馬蜂窩,兩桶油從上到下都做出了非常強烈的回應,官方的回應還算有禮有節。石油行業的管理者和基層員工直接把‌‌“漢奸‌‌”的帽子扣在了柴靜頭上。

作為一個在煤礦區長大的,父親是醫生,母親是教師的央視主持人,可能很難理解石油工人的驕傲。國企是共和國的長子,石油工業就是長子中的長子。雖然從行政級別上來講,石油工業部撤併之後,兩桶油的行政級別就比鐵道部和鐵總低了半級。不過正所謂‌‌“石油工人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在中國,從余秋里和康世恩開始,石油系統的最高領導躋身國家領導人序列就是大概率事件。

可惜再也沒有這樣的驕傲了,三桶油的前領導人,兩個腐敗掉了,只有從最小的中海油轉到中石化的傅成玉算到站下車、安全著陸。石油價格已經長期維持在50美元的線上,這個價格對於中國的石油工業來說,無利可圖,維持而已。

驕傲在很多人身上都消失掉了,我最近去見了一位還在地學科研一線的同學。

這位老同學有點頹廢,他最近的主要在全國各地出差,出差也並沒有什麼事情,換個地方繼續做手頭的PPT和報告,主要是為了花光預算。今年的預算花不完,明年的預算就會降低。從前他們是突擊花錢,但是經過最近幾年的教訓,他們明白了花錢要從年初開始抓起。

他打開手機,讓我看他們單位的博士後群的聊天記錄,這群博士後在討論著賣戶口的事情。北京博士後出站前可以利用假結婚給異性一個進京指標。這成了薪水微薄的博士後一個發財的機會。

然後我們聊了很多,主要是房價。誰也沒想起馬上就是第九個512了,第十個又怎樣呢?學地質的都知道,地震是不能預測的,1975年海城的地震我們蒙對過一次,從此,再也沒有人蒙對過。

還是丁仲禮院士說的對,

‌‌“地球不需要你拯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老道消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