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盧峰:中國年輕世代的「口罩詛咒」

楊舒平究竟說了些什麼令北京官媒以至大陸網民怒火中燒呢?其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她沒有要打倒中共或平反六四,沒有批評中共是專權政府,楊舒平只是把自己在美國五年體驗到的清新、自由空氣如實說出來而已。

中國人不易做,做中國的年輕人更是難,即使有幸到外地留學開眼界依然被大陸的“霧霾”籠罩,不能隨便呼吸清新、自由的空氣,否則隨時惹禍上身,前途難料。今年剛從美國馬里蘭大學畢業的楊舒平小姐就成了最新的“受害者”。

前幾天,楊舒平小姐參加馬里蘭大學2017年畢業禮,還被選為畢業生代表發言。這本來是個美好的經驗,很值得跟其他同學、年輕人分享。而楊小姐顯然也努力做了功課,寫出了一篇有個人感觸、有宏觀視點、有熱門話題、有涉及中西文化衝擊的演說。在台上演說時也相當有自信及流暢,以大學畢業生來說算是表現良好,絕不失禮。

談清新空氣刺中“強國”要害

可是,演說視頻及內容公開後在中國大陸引來的不是掌聲讚譽,而是排山倒海的批評、質疑、攻擊。好鬥的官媒如《環球時報》固然批評楊舒平的言論侮辱中國及媚外,大批網民也槍口一致的指她在宣揚“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官辦的留學生團體指演講令大陸留學生無比尷尬。連最權威的官媒《人民日報》也批楊舒平的演講充滿偏見。從這樣的態勢看,楊舒平雖然已就演講道歉,並說自己無意批評祖國,但她的麻煩只怕才剛剛開始。

楊舒平究竟說了些什麼令北京官媒以至大陸網民怒火中燒呢?其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她沒有要打倒中共或平反六四,沒有批評中共是專權政府,楊舒平只是把自己在美國五年體驗到的清新、自由空氣如實說出來而已。這裡引一下她的說話:

“這裡的空氣是那麼的清新甜美,覺得份外珍貴……我的眼鏡上不再有霧霾,呼吸不再困難,也沒有了壓抑,每一口呼吸都是愉悅的。今天我站在這裡,仍然忍不住想起那種自由的感覺。”

“在馬里蘭大學融入到不同社區的機會讓我接觸到了許多不同角度的真相。很快,我意識到在這裡我有機會可以自由地說,我的話是有價值的,你的話也有價值,我們所有人的話都是有價值的。”

這些話聽在美國及其他來自民主開放國家的學生耳里大概不會有多大反應,清新、自由的空氣早已是生活的一部份,不會大驚小怪。可對中國政府、官媒以至盲目愛國的網民而言,楊舒平的話卻“大逆不道”,因為這些話戳中了中國的痛處,刺中了“強國”的要害,令“強國”努力打造的高大形象土崩瓦解,從一個看似走在時代前頭的巨人變成終日要戴著口罩不能輕鬆呼吸自在說話的侏儒。他們怎能不勃然大怒並不惜開動輿論機器圍剿楊舒平呢?

捱慣“一言堂”銘記自由珍貴

其實,楊舒平的話與其說批評,毋寧說是一種culture shock(文化震蕩),一種到達新土地領會到的新視點。對在大陸成長、經年累月受官方傳媒及教育操控思想的年輕人來說,大城市空氣污染、霧霾是常態,外出戴上口罩以阻隔污染物是常識,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當他們踏足像美國這樣空氣清新的國度,可以隨意把口罩除下時,他們怎能不覺得驚訝及難以相信,怎能不印象難忘呢?

當然,更大的震撼是美國自由、敢言的“空氣”。在大陸的教育及傳媒境中,思想控制是正路,官媒、高官才有話語權,一般民眾卻得謹言慎行,因為說錯話、站錯隊後果嚴重,輕則被滅聲消除微博或其他網上賬戶,重則有公安上門抓人治罪,甚至人間蒸發。年輕人的父母大概早已教導他們要聽話不要亂說話,學校、師長大概也有提醒他們不要碰爭議問題。可當留學生到達美國,一下機就可以隨便上facebook及在網上瀏覽,在學校可以討論爭議不同的問題,不管性別種族歧視到氣候變化到是否該彈劾政府領導都能暢所欲言。可真是人人有權發聲,人人有說話的自由,捱慣“一言堂”的年輕人如楊舒平怎能不覺得這份自由空氣彌足珍貴,成為他們畢業時銘記的經驗。

遺憾的是,楊舒平等年輕留學生在外國留學能盡情呼吸清新、自由的空氣頂多只是一個悠長假期,難以持久。當他們學成回國,下機的一刻又得再次戴上口罩,重新適應霧霾、高壓的空氣,不能再自由自在的呼吸,不能再隨心隨意發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