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她被娛樂圈封為最丑 如今卻擁有1億粉絲

按照大眾審美,秦海璐長得真算不上美,

不然也不會被網友黑成“經典笑話”。

因為她曾經在《驪姬傳奇》里,

飾演一個絕世美女。

劇中人物形容她

“回眸一笑百媚生”……

導演,你是不是對

“回眸一笑百媚生”

有什麼誤會?

單眼皮、方下巴、大嘴巴,

在普通人里尚算中人姿色,

在娛樂圈裡、尤其是她一幫中戲同學裡,

更是被秒成渣渣:

章子怡、胡靜、梅婷、袁泉、劉燁……

劉燁就曾經口無遮攔地說:

“秦海璐是我們班最丑的演員。”

媒體也稱她為“最丑影后”。

如果說別人是天生的“女主臉”、“台柱子”,

那麼秦海璐大概就是“老天爺不賞飯吃”。

至少,中戲老師招她時,

只想過把她培養成個女配角。

但秦海璐自己不在意,也沒有當明星的願望。

考中戲,不過是想著

“有個大學生的文憑,更好嫁人”

——因為父母離家做生意,

有溫暖的家,比有事業,對她更重要。

上中戲之前,秦海璐曾經學了7年的戲曲

第一次認識到自己“丑絕人寰”,是她進中戲不久。

和其他同學一樣,她拿著自己的照片跑劇組、見導演,可每一次,都成了別人的陪跑。原本以為,自己是“技不如人”或運氣不好,直到有一天,她看見了自己的照片,在垃圾桶里。

這還不算,照片被大喇喇地撕成四份,依稀還能看出曾被揉成一團的痕迹。就好像有人憎惡地盯著它,連看一眼完整的照片,都嫌噁心。

“原來,原來是我自己長得不好看。”

不好看到只能當陪跑,

不好看到連面試機會都沒有。

“顏值即正義”,

這句在互聯網時代的“名言”,

秦海璐在二十年前,

就跟它正面對撞,傷得粉身碎骨。

像新垣結衣這樣的美人,才能收到更多歡迎

自那以後,秦海璐再也沒見過劇組,

也沒出演過任何角色。

當同學們在課後跑龍套、拍廣告,

穿著軍大衣晃來晃去、

悠哉淡定等著嫁人的秦海璐,

成了中戲校園裡的一個“奇葩”。

現在秦海璐終於實現了她的心愿——嫁個好老公

是學校先急了。看中了她的演技,老師推著她出演電影《榴槤飄飄》,她倒好,明白地告訴老師:我不想演戲,只想當個白領。

班主任激她:你拿個中戲文憑去當白領,人家會說,秦海璐不行才改的行。

她一想,可不是這道理?不成名可以,但不能讓別人看不起了。

大四那年,秦海璐第一次出演電影,《榴槤飄飄》,就捧回了金像獎、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榴槤飄飄》里,秦海璐演一個妓女

我影后!我驕傲!

秦海璐卻痛痛快快地給脫了影后黃袍,

轉身就穿起了白襯衫高跟鞋、一步開叉迷你裙,

投身“洋氣”的秘書工作。

不過,理想總是比現實美好。

身為老闆秘書,

她不會英文、不會電腦、不會用碎紙機,

還把咖啡壺燒壞了兩個……

很快,就被“請喝茶”了。

不會給人打工,自己當老闆還不行嗎?

開火鍋店,倒閉了;

開美髮店,倒閉了;

開廣告公司,倒閉了……

為了開店,她甚至跑去拍戲賺錢,

拿了錢再去投資做生意!

短短三年時間,形形色色的行業她都待過了,

但最後,這些都不見了。

朋友和她說,你做不了白領,做不了生意,真正能養活你的就是演戲。你如果再不回去一心演戲,天分,就會一點點被消耗。

2005年底,秦海璐重回鏡頭前,決定“踏踏實實做一個藝人”。

她知道,每當片場的燈“啪”地打開,她就會成為不一樣的秦海璐。她享受這樣的感覺。

之前不管什麼電視劇、不管什麼角色她都會接,出了不少“傾國傾城”的烏龍角色後,她只把目光放在了“底層人民”上,“因為我丑啊”。

然後我們知道,對長相的不自信,一直都刺激著她。

快30歲的時候,秦海璐已經是電視劇一線了,

她卻越來越沒安全感。

她說,自己快被掏空了,也被“長相”折磨夠了。

與其一直花錢來消解恐慌感,

不如回到話劇院,充實自己。

在事業最火的時候,去演不掙錢的話劇,

另一個例子是,胡歌。

30歲女演員其實要的是你的功力和你的作品,你要是老是跟臘肉似的掛在上面,人家也覺得很奇怪,媒體也會覺得很奇怪,觀眾也會覺得很奇怪。

碰到大名鼎鼎的話劇導演田沁鑫、出演田導的《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紅玫瑰”,對秦海璐來說,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自從當影后出道以來,所有人都對她說,太牛了,演得真好!可一上話劇排練場,就被指責到抬不起頭。田導會當著所有人面批評她,“你不對,紅玫瑰不是這樣的。”

田沁鑫導演

秦海璐不服。她動員家人朋友一起幫她分析、理解角色,還翻著《演員的自我修養》從各種方法論來詮釋這個角色。

終於有一天,她覺得自己演活了人物,田導也誇她,“你這個感覺是對的……但你這是12歲的紅玫瑰”。

努力了半天,竟然只是演了個未成年——這樣的挫敗感,讓她無力。

話劇《紅玫瑰與白玫瑰》劇照作者:韓璐

又鑽研了很久,田沁鑫才告訴她,“你演出了16歲的紅玫瑰”。。。為了撫慰秦海璐受傷的心靈,田導還盛讚她的美貌:“你哪裡難看了?你特別漂亮,特別像個南洋姑娘。”

很長一段時間,她承受著如此重壓。

開車去排練的路上,聽到林夕專門寫給她的歌——《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開始她還跟著唱,然後就哽住了,後來趴在方向盤上哭……

痛哭之後,秦海璐還是回到了話劇院。

田沁鑫就像是從她印堂開了一個口,剝了她一層皮。

然後在劇院的燈圈下,她喪失的能量,

又慢慢地聚集回來。

抽筋拔髓,方能脫胎換骨。

她主演的話劇《紅玫瑰與白玫瑰》,

曾創下國內話劇票房紀錄,

也因此榮獲國家院團展演優秀表演獎。

《紅玫瑰與白玫瑰》

後來她去演了《青蛇》,

這個傳統印象中的“美女角色”,

在秦海璐的妖嬈身姿和情感渲染下,

竟無人表示對主角的質疑。

《青蛇》

從話劇院出來的秦海璐說,

30歲是個好年紀。閱歷豐厚,慢慢成長。

她開始活得明白。

這位影后,從不在意番位排場,

在《桃姐》為葉德嫻當女配,

在《紅高粱》里為周迅做女配,

《三城記》里成為湯唯女配,

小成本的《闖入者》里還是女配,

主角是老太太呂中。

很多人大概不知道,秦海璐在《太平輪》里也有演出

不苛求大製作、大版面、大頭條,

只想當個資深的“業內人士”,

給那些真正想做電影、熱愛電影的人以幫助。

她出演肯定會虧錢的《鋼的琴》,

拍到一半沒錢了,索性自己把錢搭了進去。

最後口碑爆棚,

票房卻只有270萬。

動圖

一部看哭很多人的《到阜陽六百里》,

秦海璐一邊演,

一邊順手就幫導演改劇本。

《到阜陽六百里》

她知道自己還是小眼睛方頜骨,

可是外形早已不是她的界限。

演的了《捉迷藏》里恐怖兮兮的神經病,

曾有“狗仔隊”跟拍秦海璐到一個地下車庫,發現她不停掐脖子、揪頭髮、對著空氣打踢,當時,很多人懷疑秦海璐是不是瘋了……後來大家才明白,她只是為了這個神經兮兮的角色,在車庫練習演技而已…

也演的了“職場碧池”徐跳奶,

在2011年的金馬獎上,

出現了驚人的刷屏:

頒獎嘉賓,當年影后秦海璐;

最佳劇本得主,《到阜陽六百公里》編劇秦海璐;

最佳女配候選人,《桃姐》里的秦海璐;

入圍最佳影片的《鋼的琴》女主角,秦海璐……

給周迅作配的《紅高粱》里,

網友都說,

她的大少奶奶出場後,

周迅就被秒殺了。

在今年的《白鹿原》中,

當年那個被田沁鑫訓的“小演員”,

現在已然成了領頭人——

她是所有演員的輔導,

要帶著演員們過劇本。

有場戲裡,編劇只寫了“田小娥咬著手指頭”,咬哪個手指頭、為什麼咬,都不清楚。

為了幫演“田小娥”的李沁找感覺,秦海璐就每個手指頭都試了一下。發現咬小手指頭的弧線特別美。

“田小娥可以很生動,很嫵媚,甚至很性感,包括露出脖子的線條,很不同於原上其他女人都是低著頭含著胸的樣子。把這個弧度支出來,可以很好地表達出她的這些特性。”

《白鹿原》中的田小娥

相比“田小娥”,

秦海璐自己演的“仙草”不佔主,戲份也少。

她卻完全不介意:

對於我們這樣的演員來講,

你給我再小的空間也埋沒不了我。

這樣的自信,

是當年電視劇里擔當大女主的秦海璐所沒有的。

如今,再也沒有人說秦海璐“丑”了。

也許攝影師給她拍照時會說一句,

“你別笑大了,笑大了不好看。”

她也只是淡然相待。

昨天的戛納電影節70周年慶典,

秦海璐也去走了紅毯,

大方,優雅,自信。

有人說,因為她割了雙眼皮,

司馬卻認為,原來一個人的氣質和涵養,

真的能覆蓋容貌上的先天缺陷,

讓人熠熠生輝。

年輕時的美麗很誘人,

我卻獨愛你“飽經滄桑”的容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InsDail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