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抗戰中九死一生:張靈甫將軍是怎樣變成了跛腳將軍的?

張靈甫是怎樣變成了跛腳將軍的?

張靈甫有個外號叫做“張瘸子”。他走路時,常常用一根類似日本軍刀的手杖,有人戲稱“拐公”。他自己則自號“跛叟”,並且引以為自豪。那麼,張靈甫怎麼會成為瘸子的呢?來自於一次同日寇的激烈戰鬥。聽薩沙說一說吧

張靈甫作為抗戰中74軍中層軍官的典型代表,歷經淞滬血戰、南京保衛戰、武漢會戰中萬家嶺圍殲戰、南昌會戰高安保衛戰、大敗日軍的上高會戰、長沙三次戰役,以及鄂西、常德、衡陽血戰。正面戰場的22次戰役,他參加了幾乎近8成。因作戰勇猛,功勛卓著,張從抗戰初期的51師305團團長,最後升至74軍副軍長。國軍有個將軍曾有句名言:“抗戰中軍官肩上的花(指升職),是用命換來的。”這話沒錯。

張靈甫在抗戰中參加無數戰鬥,負傷多次,九死一生。薩沙敢說,張靈甫在抗戰初最初的幾年內,根本沒想到他有可能活到抗戰結束。

在74軍,張靈甫還有另一個綽號,“張瘸子”。他走路常常用一根類似日本軍刀的手杖,有人戲稱“拐公”,他自己則自號“跛叟”。據他部下說,叫他“張的瘸子”,不是嘲笑他殘疾的意思,而是顯示對老上司的親昵。是不是真的表示親昵,姑且不論。74軍官兵都知道,張靈甫的右腿,是在親臨火線指揮時被日軍的機槍打斷的。所以“張瘸子”這一稱號,更多也許懷有對英雄的敬意。那張靈甫將軍這條右腿,是在哪次戰役中受傷瘸的呢?

在大陸近年越來越多的關於正面戰場的紀實文學作品中,對於張靈甫最為濃墨重彩的無疑是武漢會戰中的張古山戰鬥。

第九戰區先後調集12個師十餘萬人,將106師團包圍在萬家嶺附近的崇山峻岭之中。而張古山,就是日軍一個重要的支撐據點。張古山雖然只是一座海拔不足300米的小山,但地勢險峻、灌木叢生、易守難攻。

10月6日夜,根據時任74軍作戰參謀吳鳶的回憶,當時是153旅旅長的張靈甫主動提出,派一個團乘夜間從小道偷襲上山,偷襲得手後,正面主力再展開攻擊。師長王耀武同意了這一做法。並將302團劃歸張靈甫所在的153旅指揮。

10月7日凌晨,在旅長張靈甫的安排指揮下,國軍開始了對張古山的夜襲。第九集團軍戰鬥詳報對此描述到:“開始攻擊後,74軍51師攻向長嶺,張古山北部攻擊爭奪極為激烈,兩軍以手榴彈,刺刀肉搏,官兵傷亡千餘人,敵人傷亡亦大。惟敵憑藉堅固工事頑抗,至各方均成對峙狀態。”

薛岳見各戰線鏖戰遲遲無進展,在10月9日下達命令,要求第51師組織500人的奮勇隊(俗稱“敢死隊”),並於19時向張古山方向發起反攻,限明日必須完成任務。

51師師長王耀武開始組織500人的奮勇隊,並交由張靈甫指揮。在張靈甫旅長的親自率領下,10日天還未亮,便攻克張古山制高點。然日軍不甘心失敗,日出後,向制高點發起更為兇猛的反撲,以飛機,火炮作為掩護,步兵近千人投入攻擊。張靈甫率部抱著必死決心,頑強防禦,傷亡極大,最終等到51師增援部隊趕到,將日軍擊退。

51師張古山一戰損失極其嚴重,參戰的4個團,竟然傷亡了5個團長(其中1人為代理團長)。時任74軍作戰參謀吳鳶回憶,張靈甫的右腿也負重傷,後赴桂林治癒,但走路仍不方便,行動得使用手杖,因此便有了“張瘸子”的綽號。

但是筆者查閱74軍相關電文和戰報,以及時任74軍軍長的俞濟時《八十虛度回憶》一書中列出此役七十四軍陣亡、受傷的營以上指揮官。都無張靈甫重傷記錄。不得不說這位作戰參謀吳鳶回憶有誤,張靈甫並非在張古山戰鬥中右腿受傷成了“張瘸子”。

其實,張靈甫斷腿,並不是在武漢會戰期間。

武漢會戰後,51師經過整補訓練後,又被投入到南昌會戰中。崗村寧次雖然用了日軍中最羸弱的101師團、106師團作為主力攻擊,但是卻為它們配備了除師團所屬炮兵外的3個重炮聯隊,2個山炮聯隊加上大量裝甲部隊。從3月20日修水河攻擊開始,一路利用濃密的鋼鐵炮火,無情碾壓著中國軍隊的血肉長城。27日南昌淪陷!以此同時,106師團分出一個原田支隊向高安進犯。51師師長王耀武生病,由李天霞代理師長職務,張靈甫任153旅旅長。

29日拂曉,日軍通過一天試探攻擊後,於29日拂曉將手裡2個步兵大隊一字排開,直接向高安附近51師陣地發起總攻。說起原田支隊和51師還真有淵源,張古山與51師血戰也正是這個147聯隊。51師還真不懼怕這支手下敗將,師長李天霞決心大膽出擊,除正面固守外,還派兩個營從側翼迂迴攻擊,日軍這天的攻擊就這樣被迫中止。

30日,日軍增援部隊到達,並且伴隨著戰車部隊。接下來兩日戰況更為激烈。

“30日午時後2時30分,敵步兵約300餘騎兵7,80名向我軍305團陣地進攻,(兩軍)白刃相接,炸彈互投,激戰約2小時,敵終未得逞。敵惱羞成怒釋放催淚性、噴嚏性、窒息性毒氣彈,官兵中毒者一百五十餘人。我第2營營長李石見鑒於我軍缺乏防毒器具,遂乘敵於攻擊頓挫之際起而反攻,不意敵彈如雨,竟負重傷,官兵傷亡350餘人。”

51師的戰報描述著,即使官兵奮力應戰陣地也相繼失守。

4月1日,戰鬥到了最後核心陣地,師長李天霞為挽回局面,令153旅旅長張靈甫親率最後的預備隊投入反擊中。於是,張靈甫再一次親自率領部隊,到一線與敵人廝殺。

“張旅長計劃掃蕩竄入之敵,此時已下午十時,敵大部亦繼續竄入,(兩軍)激戰徹夜。4月1日拂曉,敵仍然實施席捲計劃,企圖擴大戰果,張旅長指揮部隊勇猛掃蕩殺聲震天地,敵我之傷亡極重。此時一發達姆彈飛來,張旅長負光榮之重傷。我雖未攻下敵之據點,但敵之席捲計劃也未能得逞。至4月1日上午,全線仍在激戰之中。”

寫到這裡,基本可以確定,張靈甫將軍右腳所負的重傷,是在南昌會戰中(4月1日晨率部反擊時)。這顆子彈直接擊中了張的右膝,造成嚴重的骨折和內出血。他的衛兵拚死將其搶下火線,送到後方醫院。

醫生髮現張的腿傷十分嚴重,提出截肢治療,不然會有生命危險。可是,一旦截肢,也就意味著張靈甫軍人生涯的結束。一隻胳膊還可以指揮戰鬥,一條腿哪裡能夠行軍呢!張靈甫是個十分固執倔犟的人,立即嚴詞拒絕。後來得到特批到香港治療,本有望痊癒。但因為張靈甫得知一線吃緊,急於返回前線指揮部下和日寇血戰,提前離開了香港醫院。結果,傷處癒合恢復不良,膝蓋關節變得僵直不能彎曲,以至終身殘疾,這就是“張瘸子”的由來。而他所用的手杖,其實是繳獲來的日軍戰利品。在他手裡,這個手杖更像是一種戰勝日軍的紀念品。

薩沙另外贈送抗日鐵軍74軍軍歌:

《74軍軍歌》(田漢作詞、任光譜曲)

起來,弟兄們,是時候了。

我們向日本強盜反攻。它,強佔我們國土,殘殺婦女兒童。

我們保衛過京滬,大戰過開封,南潯線,顯精忠,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鋒!!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鋒!

我們在戰鬥中成長,我們在炮火里相從。

我們死守過羅店,保衛過首都,馳援過徐州,大戰過蘭封!南潯線,顯精忠,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國家的武力,我們是民族的先鋒!

起來!弟兄們,是時候了!!

踏著先烈的血跡,瞄準敵人的心胸,我們愈戰愈勇,愈殺愈勇。抗戰必定勝利!殺!建國必定成功!!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薩沙講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