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奇葩貪官:不願被提拔的「三怪」副市長

廣東省廣州市原副市長曹鑒燎,人稱“三怪”副市長:落馬前他曾三番五次拒絕組織提拔;貴為副市長的他卻要給下屬送巨款;貪了20多年仍能邊腐邊升……

2017年4月14日上午,廣州市原副市長、增城市委書記曹鑒燎(正廳級)受賄案在深圳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一審宣判。法院審理查明,曹鑒燎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利益,個人或夥同他人共同索取或收受財物共計超過8000萬元。法院對犯受賄罪的曹鑒燎判處無期徒刑,罰金250萬元,並對其以及其子名下多套房產予以沒收。

小官巨貪,難怪他賴著鎮書記的位置不肯走

62歲的曹鑒燎,上個世紀90年代還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鎮委書記。但一個小小的鎮委書記,權力卻非常大,因為這個鎮地處廣州城市的重要地段,當時又是廣州大開發時期,由此很多工程老闆盯上了曹鑒燎。

范志驊當年是個起步不久的建築工程老闆,他看上了廣州天河區沙河鎮的一塊195畝的地,想搞開發。曹鑒燎時任沙河鎮鎮委書記,范志驊想盡一切辦法,結識了曹鑒燎。范志驊給曹鑒燎的見面禮,是一套超大型的別墅,時價900多萬元。

在一次酒足飯飽後,范志驊拉著曹鑒燎去看別墅。寬敞高大的房屋建構,優越便利的地段,曹鑒燎對別墅讚不絕口。1998年春天,范志驊以983.806萬元的價格,購買了這套位於廣州市番禺區鍾村鎮祈福新邨豪庭西路20號的別墅。這套別墅首付為200萬元,尾款5年內還清,每個月還貸就要十多萬元。范志驊曾對特別要好的朋友說起,按揭買這套別墅,是因為他當時真的沒有那麼多錢,而之所以他要將剛剛賺到手的工程錢全部拿出來送禮,是為了拿下沙河鎮195畝土地商業住宅樓項目,這個項目如果拿下,那就大發了,他覺得送一套別墅給曹鑒燎,值得。

范志驊購下別墅後,又花100多萬元對別墅進行裝修,裝修過程中,他特地多次把曹鑒燎請來,聽取他的意見。曹鑒燎在現場,假裝半推半就,問范志驊:“問我那麼多裝修意見,難道你是要把別墅送給我?我到時候可是要付錢的噢。”范志驊笑而不答。最後一次陪曹鑒燎去看別墅,裝修已經全部完工,范志驊趴在曹鑒燎的耳邊說:“房子不錯吧,你的,我的,就不用說了,你任何時候都可以使用,永遠使用。”曹鑒燎沒作聲,范志驊感覺這是他默認了。

別墅的門開了,范志驊的“路”也通了。從此後,范志驊的公司就掛靠在沙河鎮屬沙河建築公司名下,與沙河經濟發展總公司簽訂了合作開發195畝土地商業住宅樓協議。

這套別墅總面積近千平方米,范志驊在物業管理處找了兩名清潔工,每周進行清潔。他是一個很懂得“規矩”的人,別墅裝修好之後,他再也沒有去過。2003年,曹鑒燎以親戚要住為由,從范志驊處拿走了別墅的鑰匙。就這樣,他“名正言順”成為別墅的主人。這套別墅在2005年9月,被正式過戶到曹鑒燎岳母徐秀娟名下。2009年12月,別墅被拋售,售得房款1770萬元,悉數落入曹的囊中。

而這僅僅是曹鑒燎受賄數額中的九牛一毛。他在任職沙河鎮、天河區、增城市的時候,這些區域正經歷重大的城市化進程。曹鑒燎主要利用其在珠江新城、增城掛綠湖等項目開發過程的絕對主導權力,在土地上給予“關係戶”開發商拿地和經營的傾斜。在開發商賺取土地升值所帶來回報的同時,曹鑒燎亦得到開發商的巨額利益“謝禮”。

曹鑒燎當年任鎮委書記的下屬村民,說起這個書記,印象最深的有這樣一段插曲:“20多年前,為了能繼續留任沙河鎮一把手的位置,方便他繼續斂財,曹鑒燎通過下屬讓我們聯名寫信挽留他,當時不懂什麼意思,現在想來真是荒唐。”事實上,後來,直到曹鑒燎自己發現從鎮里到區里,在區里任職“賺錢”機會更多,這才同意了上級提拔。在之前,上級部門曾多次要提拔曹鑒燎,他深怕陞官後,有礙斂財,不敢輕易挪位。

給下屬送錢,要腐大家一起腐

除官商勾結之外,為拉攏關係、擴大腐敗產業鏈,曹鑒燎不惜給其他部門的實權官員送“項目”,給下屬送錢,拉更多人“下水”。

何繼雄就是一個被曹鑒燎認準需要送錢的下屬。何繼雄1995年任廣州市天河區沙河鎮負責城建工作的副鎮長時,曹鑒燎是該鎮一把手。何繼雄對曹鑒燎唯命是從,兩人關係密切。曹鑒燎在任期間,對何繼雄“既給官也給錢”。1997年,曹鑒燎開口,要求范志驊送一輛價值39萬元的豐田佳美轎車給何繼雄。而此時,曹鑒燎已任天河區副區長。

天河區一家企業的董事長邵建中也曾通過曹鑒燎打招呼,找到何繼雄,想租賃鎮里一家服裝批發市場的物業。邵建中向何繼雄送上240萬元。同時,曹鑒燎在自己的職務升上去後,迅速將讓何繼雄上位,當上了沙河鎮鎮長,並讓何繼雄的姐姐何月霞出任沙河鎮經濟發展總公司總經理。在何繼雄看來,得到官位和錢財,都離不開他的老上級曹鑒燎。他曾經這樣對一些哥們兒說,自古以來,只有下級給上級送錢,而他卻收到了老上級送來的錢,這錢拿著心裡比較爽。

2011年至2012年期間,何月霞與何繼雄姐弟倆相互勾結,由何繼雄收受邵建中贈送的位於沙河金馬服裝城的一手商鋪共6間。這6間商鋪,何繼雄和曹鑒燎拿到了兩間,何月霞拿到一間。

後來,何繼雄將這6間商鋪統一交給一名姓李的老闆經營,讓李老闆將商鋪10年經營權轉讓牟利。何繼雄和曹鑒燎等人亦從中獲利。

2016年1月,何繼雄因犯受賄罪,被法院判處其有期徒刑15年。

如果說給下屬送錢是為了拖他們一起“下水”,以便共同貪腐,誰也不嫌棄誰,那麼,利用老闆送錢給自己的同時,壯大“腐敗隊伍”,更是曹鑒燎的另一個受賄的“戰略戰術”。廣州市房管局原副局長譚麗群可謂是曹鑒燎的“腐敗合伙人”,上世紀90年代,在曹鑒燎支持下,譚麗群僅出資30萬元,就長期控制珠江新城某地塊。土地升值後,曹鑒燎又介紹房地產公司老闆接盤,幫助譚麗群等獲利2600萬元,而曹鑒燎則從中分得900萬元。2016年12月,譚麗群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3年。

讓老闆給自己的情人付“分手費”,一擲1700萬港幣

1992年夏天,時年37歲的曹鑒燎還在天河區沙河鎮任鎮委書記。一次老闆的宴請中,他看到一個面容姣好、口齒伶俐的漂亮女孩兒,在飯店裡當服務員。“小妹妹,你長得好好看呀,陪我們喝兩杯。”曹鑒燎上前,直接搭上了女孩兒的肩膀。女孩兒名叫柳琳琳,當時20歲的她是遼寧人,在廣州一家高校讀書,暑假時正好在飯店打工。柳琳琳比較機靈,對於曹鑒燎的搭訕,應對自如。曹鑒燎得知柳琳琳還是在校大學生,更加來了興趣。很快,在老闆的撮合下,柳琳琳和曹鑒燎髮展成情人關係。為取得柳琳琳歡心,曹鑒燎不僅為其買房買車,還帶著幾個要好的小兄弟,遠赴千里之外的遼寧,拜會了所謂的“老丈人”。

2004年,柳琳琳年紀漸大,在看不到自己有什麼未來的時候,她向曹鑒燎提出分手。曹鑒燎“憐香惜玉”,不僅為柳琳琳辦理了出國移民手續,還指使長期與他往來的老闆兄弟蘇國發等人,分別給柳琳琳港幣800萬元和900萬元(共1700萬港元,摺合人民幣1346萬元)。

蘇國發之所以替曹鑒燎付情人“分手費”,源於珠江新城開發初期的1995年,曹鑒燎幫蘇國發低價囤地、出謀劃策,使蘇國發在十多年裡,從一個經營專業批發市場的小老闆,變成身家超百億的開發商。為感謝曹鑒燎的關照,蘇國發替他付情人“分手費”,眼睛也不眨一下。此外,蘇國發還“借款”數千萬元港幣,給曹鑒燎的親屬用於投資、炒股。

除了柳琳琳,從1988年起,曹鑒燎長期與至少11名女性保持著情人關係。她們中既有領導幹部和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有公司高管、餐館經理。對這些所謂的情人,曹鑒燎從送房送車到安排提拔職位,都是極其賣力。不僅如此,這些攀附於曹鑒燎的女人還衍生出二次腐敗,在曹鑒燎擔任廣州市副市長、增城市委書記期間,在情人的推薦下,曹鑒燎違規對6名幹部予以提拔任用,而他們都是情人的朋友和親戚。

廣東省湛江市身居要職的女領導魯姍也是曹鑒燎的情人。魯姍大學畢業後到廣州天河區工作,就被時任天河區區長的曹鑒燎看中。1999年,當時29歲的魯姍成為曹鑒燎的情人,兩人相差15歲。2003年到2004年期間,兩人經常到曹鑒燎受賄的豪華別墅約會。這段關係維持到2006年。魯姍也在曹鑒燎的一手提拔下,用7年時間,從一個普通公務員升至副廳級。魯姍後受到黨紀處分。

而就在魯姍得到連續提拔的幾年裡,曹鑒燎也沒“閑著”,他從一個區長,陞官至廣州市委副秘書長。與此同時,曹鑒燎在國內、海外都購置了不少房產。上世紀90年代,他安排妻子和兒子移居香港,還為自己編造假身份,獲得香港永久居留權。

曹鑒燎為官近30年,為何能“邊腐邊升”,一直沒有被暴露?其實,早在曹鑒燎當天河區領導時,就有人告他的狀,但後來他還是毫髮無損。曹鑒燎對此總結為:“因為第一我比較謹慎,第二有些東西也沒有暴露。”曹鑒燎還“坦言”:“跟老闆混在一起,慢慢就會職務不分、身份不分、立場不分、吃喝不分、錢財不分,慢慢就把自己和他們等同起來了。”

2010年,沙河鎮冼村(現名為冼村街道)啟動舊城改造後,懷疑背後有“貓兒膩”的村民多次集體舉報、反映問題,但直至2013年冼村班子成員被紀檢部門“一窩端”,曹鑒燎才被“拔出蘿蔔帶出泥”。

這之前,位於廣州商業繁華地段的冼村在曹鑒燎的庇護下,腐敗情況十分嚴重。冼村實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盧亮也是曹鑒燎手下“馬仔”,許多涉案村幹部都收過曹鑒燎和盧亮派發的“糖衣炮彈”。一些村民說,在曹鑒燎授意下,大量集體土地、物業被盧亮等低價出租,村民利益嚴重受損。曹鑒燎案發後,冼村村民廢除、調整了曹鑒燎干預下籤訂的租約,僅村集體每年增收的租金就達1億多元。

在2013年12月初,案發前兩周,曹鑒燎的瘋狂斂財行動,依然沒有停止,他一次性出讓三舊改造土地26幅,大肆非法賺錢。當地幹部這樣評價他:“曹鑒燎在任的時候,哪個鎮街土地多,他就去哪裡‘視察’,目的就是衝著錢而去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民主與法制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