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高天韻:從《古拉格群島》到《古拉格繪本》

當人們譴責蘇共暴政時,切記勿忘,中共等幾個少數共產黨政權仍在殘害人民。中共的殘暴程度超過了蘇共。從反右時「夾邊溝」勞改農場的慘絕人寰,到當代馬三家勞教所的令人髮指,中共罪惡滔天,罄竹難書。

 

蘇聯古拉格集中營的囚徒和苦力。(美國之音)

蘇聯古拉格集中營的囚徒和苦力。(美國之音

 

“ 古拉格 ”,一個恐怖的符號。上世紀70年代,巨著 《古拉格群島》 (The Gulag Archipelago: 1918-1956)揭開了蘇共集中營的黑幕;2010年, 《古拉格繪本》 (Drawings from the Gulag)出版,其生動的圖畫和文字震驚世人,有力地揭露了斯大林時期共產暴政的罪惡。

兩位作者都親歷 古拉格 的殘酷內幕,他們良知的證詞融入作品,不僅記錄了蘇共對人民的蹂躪殘害,更激起各國讀者對於共產主義邪惡的反思和探討。

《古拉格群島》 ——禁書成為教科書

《古拉格群島》的作者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1918-2008),大學時期攻讀物理、數學和俄羅斯文學,成績優異。他在二戰時因勇敢作戰獲得勳章。1945年,索爾仁尼琴在給朋友的信中戲稱斯大林為“八字鬍的傢伙”,此信被截獲,導致他在前線被逮捕。蘇聯當局以“反蘇宣傳和陰謀建立反蘇組織”的罪名對他判刑8年。1953年,索爾仁尼琴刑滿後再度被流放到哈薩克,直到1956年才被解除流放,1957年,蘇聯政府宣布索爾仁尼琴“無犯罪事實”,恢複名譽。

1970年10月,索爾仁尼琴獲頒諾貝爾文學獎,但是,當局拒絕承諾他領獎後能夠返回蘇聯,他因而未能去瑞典領獎。

1973年,索爾仁尼琴所著的揭露蘇聯整個勞改營內幕的《古拉格群島》在巴黎出版。這部作品觸怒了當局,1974年2月,索爾仁尼琴以叛國罪名被逮捕,被剝奪了國籍,最後被押上飛機驅逐出境。20年流亡生涯過後,索爾仁尼琴返回故鄉。他的作品在自己的祖國已逐步解禁。《古拉格群島》甚至從禁書成為俄羅斯中學的教科書。

《古拉格群島》既非虛構小說,也不是一般傳記。該書由作者的個人經歷,上百人的回憶、報告、書信以及蘇聯官方和西方的資料組成,敘述1918-1956年,特別是斯大林執政期間,蘇聯各地關押迫害數百萬人的集中營的情況。索爾仁尼琴列舉了31種刑訊方法,從心理折磨到肉體摧殘,執法者無所不用其極。書中難友的結論概括了古拉格的殘酷。

沙拉莫夫說:“在勞改營的環境里,人永遠不可能依然是人。這正是建立勞改營的目的。”“一切人的感情——愛情、友誼、妒忌、仁愛、善良、好名、誠實——隨著筋肉一起從我們身上銷蝕了……我們沒有了自豪感和自尊心。”

中國讀者在豆瓣網書評里寫:“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名號一出,甚至無須酷刑,便把人的意志壓彎折斷粉碎。……從這些記錄中,瀰漫屍腐,透出哀號。52種令人髮指的酷刑,幾千萬人的荒唐冤獄,異議分子——神職人員——知識分子——富農——少數民族——黨政軍領導。”

在中國,有理論認為,《古拉格群島》記錄的不是前蘇聯體制改變人,而是消滅人的歷史。

蘇聯彼爾姆邊疆區的150個勞改營在1940年代晚期關押了約15萬囚犯,占當地勞動力的三分之一。(古拉格博物館官網)
《古拉格繪本》 ——畫筆下的罪惡實錄

2010年出版的《古拉格繪本》由130幅鉛筆畫和文字說明組成,生動地描摹了斯大林時期內務部和秘密警察利用古拉格迫害囚犯的史實。

作者丹齊格·巴爾代夫(Danzig Baldaev,1925-2005)是俄羅斯人,幼時父親被逮捕,在孤兒院長大。成年後,他長期擔任監獄和勞改營的看守。由於職業原因,他走訪過蘇聯境內的許多勞改營。在父親的鼓勵下,巴爾代夫堅持記錄,從圖形代碼到小幅圖畫,一步一步用畫筆再現了他所目睹和聽聞的人間慘劇:荒謬的司法判決、刑訊逼供、性侵犯、屠殺、虐待、奴工……

《古拉格繪本》的作者丹齊格·巴爾代夫(Danzig Baldaev)曾任前蘇聯監獄看守(資料圖片)

巴爾代夫生前接受訪問時表示,他們這些警衛被訓練成野獸,好像殭屍一樣。他說,“囚犯就好像貨物,他們說,‘我們還可以運來更多。’”“沒有人擔心囚犯死亡,因為我們被告知:他們是敵人、暴徒,他們要破壞祖國,炸毀工廠。”

巴爾代夫說:“人們相信了這樣的宣傳。即使有些人不相信,也不敢出聲,沒有人敢為‘人民公敵’辯護。”“我一想起來就渾身發抖。”

據巴爾代夫回憶,西伯利亞鐵路兩旁布滿了勞改營,密密麻麻,好像串成項鏈的珠子一樣。他說,如果一天走訪兩個勞改營,恐怕一千年也看不完。

視頻:丹齊格·巴爾代夫(Danzig Baldaev)訪談片段

《古拉格繪本》讀來令人毛骨悚然。共產主義集中營的慘烈,猶如地獄一般。

華人讀者寫下這樣的反饋:“都知道奧斯維辛集中營,但極少數人知道古拉格,選擇性宣傳導致歷史的扭曲”。

“當人類發表了唯物論的時候,已經有人不知道了廉恥和謙卑。當人類發表了共產宣言的時候,死神的罪惡之鐮已經開始磨刀霍霍。當人類成立第一個社會主義的時候,地獄之火開始吞噬人間大地。”

古拉格——罪惡的藍本

1918年9月5日,列寧下令在索洛維茨基群島組建了第一個特別勞改集中營,關押、折磨和屠殺政治犯和異見人士。此後,蘇共在各地修建了更多集中營。1930年,“古拉格”,即蘇聯“勞改營管理總局”建立,管轄全蘇聯的勞改營。

當年希特勒為了滅絕猶太人,派出大批蓋世太保去蘇俄學習建造集中營的經驗,之後在德國和德佔區按照那種模式建立了幾百個猶太人集中營和戰俘集中營。

俄羅斯官方媒體的一篇報道指出,在1934年至1953年間,總共有超過1,500萬人被收入蘇聯的勞改營服苦役,超過150萬人死於勞改營。研究表明,從1929年到1953年,還有600-700萬人被流放到蘇聯邊遠地區,另有四五百萬人被送入看管期限三年以下的勞動教養基地。

一位中國讀者寫道:“所有共產黨藐視人民、愚弄人民、殘害人民皆認蘇聯共產黨為藍本並發揚光大。”

“古拉格”是蘇共鐵腕的產物。蘇共作為世界上第一個共產黨政權,提供了一個罪惡的藍本。中共效仿蘇共的極權統治,也將“古拉格”收納為鎮壓人民的工具。中共當局在國內興建了大批勞改營,不斷發動政治運動、清理“階級敵人”。在中共的統治下,有8千萬中國民眾非正常死亡,其中許多人便葬身中國的“古拉格”。

當人們譴責蘇共暴政時,切記勿忘,中共等幾個少數共產黨政權仍在殘害人民。中共的殘暴程度超過了蘇共。從反右時“夾邊溝”勞改農場的慘絕人寰,到當代馬三家勞教所的令人髮指,中共罪惡滔天,罄竹難書。

今天,有關中共的罪惡正在不斷被揭露曝光。人們應該意識到共產主義的危害,從內心深處拒絕共產意識形態,清理共產毒素。前蘇聯“古拉格”的悲劇,不應再重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