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4千萬植入變形金剛5?10家影視公司被樂視欠5.68億

在薩克雷小說《名利場》中,女冒險家利蓓佳即便窮到欠整屋子僕人的錢,也一定要帶上鑽石、穿倫敦裁縫能做的最好衣裙,去參加上流社會的跳舞會。並非她格外痴迷華服美鑽,而是因為:“虛場面”就是名利場的通行證。

完全用這個道理來解釋樂視4000萬植入《變形金剛5》的新聞或許還不算完全恰當。畢竟,這也有可能是“歷史遺留問題”。

近日有媒體曝出,樂視已與派拉蒙達成了戰略合作,投入超400萬美元植入《變形金剛5》,並以約1500萬元與派拉蒙進行聯合推廣。

嚴格說來,這其實不算新聞,倒是去年的一樁舊聞。去年10月,樂視在美國舉行“BigBang”發布會,賈躍亭透露樂視汽車正在英國參與《變形金剛5》的拍攝。現場還播放了一個視頻,樂視汽車正在片場等著與擎天柱、大黃蜂一起拯救世界。

這樁合作按說並不稀奇。此前樂視就曾植入《變4》,當鏡頭切過香港街頭,混戰中有一輛頭頂樂視TV超級電視商標的車駛過。

只是對於正面臨資金危機的樂視,這樁大手筆植入就顯得有些驚心。但考慮到《變5》是2016年5月-12月拍攝的,這樁合作應該早就達成,可能當時就付過款了。

但也難免有人腹誹:有錢去植入,為啥不還錢?畢竟,樂視網作為一家曾經高舉高打的視頻網站,被它欠著錢的的影視公司委實不少。

硬糖君就在眾多影視公司的2016年年度財報裡面,拼湊出了樂視網的10家“債主”。挑選他們很簡單,因為樂視網無一例外的出現在他們應收賬款前五名中,這意味著樂視網欠它們的錢沒有還。

根據硬糖君統計,樂視網欠這10家公司總共5.68億,其中華策影視是第一大“債主”,樂視網欠它們一家高達3.63億元,佔總欠款的63.90%,超過一半。而最少的雲端傳媒,僅為180萬。

華策大劇《孤芳不自賞》由樂視網獨家播出

不過嚴格來說,樂視網也並不一定是拖欠不還,因為在影視行業里,回款周期長是一個普遍現象,應付賬款產生的原因也有很多。不光是樂視網,其他視頻網站欠下的欠款也是相當驚人呢。

最大債主華策

都知道樂視缺錢,但是沒想到樂視網竟如此地缺錢。當硬糖君細細研究樂視網的2016年財報時,被數據震驚到了。

根據年報,樂視網應付賬款高達54.21億元。應付帳款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本來該給人家的但是沒有給人家,俗話說就是欠錢不還。被供應商們上門索要幾千萬欠款的事情,與這個數據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而其中涉及影視公司10家,總計金額為5.68億元。

這5.68億元的金額中,透露了一些有意思的細節,比如劇集價格《遇見王瀝川》的樂視網版權+電視台版權價格為5320萬元,以全劇38集計算,平均每集140萬元。其中樂視網的購買價格為2660萬元,每集70萬元。樂視網已經支付了50%的款項,剩下50%的1330萬元計入出品公司的應收賬款。

而樂視網在影視公司的最大“債主”當屬華策影視。在華策影視的年報中,對樂視網的應收賬款達到3.63億元,位列第二大應收賬款方。

2016年,樂視網是華策影視的最大客戶,兩者發生交易額5.82億元,如此算來華策影視賣給樂視網影視作品,只有37.63%成功回款。

在這些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樂視網獨播劇《愛人的謊言(電視劇)》和《親愛的翻譯官》。尤其是楊冪、黃軒主演的《親愛的翻譯官》,是2016年的劇王,網播價格也很高。

也正是因為《親愛的翻譯官》,嘉行傳媒和樂視網也有了聯繫。

根據嘉行傳媒的公告,樂視網也是嘉行傳媒的第一大客戶,兩者發生的交易額為9056.6萬元。截止2016年12月31日樂視網未支付為7680萬元,未支付率高達85%。

不過稍有安慰的是,在年報發出來的2017年3月31日,樂視網已經支付了2800萬元,剩餘4880萬元,按照公告的說法是“客戶能夠按照合同約定支付款項,未構成實質性風險”。

胡歌或成最大輸家?

樂視網應付賬款問題,還牽涉出胡歌主演的大劇《獵場》。

該劇是導演姜偉繼《潛伏》後的一部職場題材力作,一度被市場看好會是2016年的爆款作品。但因為樂視網、湖南衛視和《獵場》出品方青雨傳媒之間的訴訟糾紛,一直未能與觀眾見面,至今播出日期仍然待定。

這件事情的起因是片方坐地起價,意圖單方面撕毀合同。2015年7月,青雨傳媒在《獵場》還未拍完之際就將一台一網的版權分別賣給湖南衛視和樂視網,總價不到400萬一集。

但是隨著《偽裝者(電視劇)》和《琅琊榜》的播出,胡歌身價水漲船高,視頻網站對劇集的爭奪也日趨激烈,放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價格肯定要翻倍。亦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很可能已經有大買家出家。

因此青雨傳媒反悔,單方面申請撤銷合同,導致樂視、湖南衛視和青雨傳媒對簿公堂,經過2次的法院審理,均認定青雨傳媒敗訴,必須要履行合同的同時,向湖南衛視支付2900萬元違約金,湖南衛視也要向青雨支付580萬元違約金;而樂視網雖然勝訴但是沒有提出賠償金的要求。

這一事件的本質是青雨傳媒沒有遵守契約精神,有人出高價就想撕毀合同。這種行為硬糖君也相當不齒。曾經,熱播大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發生過這一幕,湖南衛視願意加價一百萬“撬走”該劇的電視播映權,但是片方仍然遵守原合約在浙江和東方播出。

不過,青雨傳媒也確實背負著巨大的財務壓力。該公司曾在2014年與沁撲投資簽訂了對賭協議,承諾如果公司在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度扣非後凈利潤低於5500萬元、7150萬元、8937.5萬元,則需以補償股份或現金的方式對沁朴投資進行業績補償。但不幸的是,2014年和2015年公司扣非後凈利潤分別為3390萬和3653萬。

如今2016年恐怕更加難熬,《獵場》的懸而不決,屢遭官司,導致其2016年扣非凈利潤為-6973.46萬元,與承諾的8937.5萬元相去甚遠,將會進一步觸發對賭條款。

已經連續三年對賭失敗,加上《獵場》訴訟失敗的賠償金,青雨傳媒的日子有點不好過,不知道它會不會因為一部劇“拖垮自己”,成為第二個春秋鴻。(春秋鴻因投拍范冰冰主演的《王朝的女人楊貴妃》而帶上ST的帽子)

只是商人重利輕義,耽誤了胡歌一部好劇。宣布留學去也的胡歌,如今只有這麼一部存貨,眼看《偽裝者》、《琅琊榜》積累的人氣都要散了,粉絲們更是嗷嗷待哺,《獵場》的播出,卻仍然沒有時間表。

這可是現代職場劇,再耽誤下去,內容怕要過時了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娛樂硬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