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趁火打劫

這一切,發生在除日本之外的遠東、非洲,甚或中東伊斯蘭世界,皆很正常。英國本是理性之鄉,若左毒散播,文翠珊被喝斥以中國文革紅衛兵式的「殺人凶手」,然後將白金漢宮也扯進去,就是很嚴重的問題。

倫敦大火,迅速政治化。女首相文翠珊宣慰災民,僅遲了一日,即遭有暴民傾向的災民大罵“殺人凶手”。

文翠珊是首相,首相的職責宏觀,管治國家,退歐手續開啟在即,日理萬機,首相併無即刻要來災場視察宣慰的必然責任。

倫敦市長來過,英女皇來過,已經足夠。對火災死者的哀悼,不必以來災場巡視為唯一的表達方式。正如卡繆小說“異鄉人”的主角,母親逝世,他沒有流淚,或他的鄰居沒有看見他流淚,即被視為“冷血”。這就是左膠、共黨、納粹和一切極權誅心論的有罪推斷。

倫敦大火,值得警示之處,是左膠和馬克思份子乘機挑起民粹仇恨。文翠珊即刻撥款五百萬鎊應急,即刻有左膠抗議,指英女皇維修白金漢宮,花費三億七千萬鎊維修。

這樣一來,左翼民粹的仇恨,就隱隱燒向英女皇,以及英國的君主立憲制。凡有一點理性常識者,都知道英女皇白金漢宮花多少錢維修,與火災該花幾多錢應急,並無邏輯關係。但對於集體智障的落後民族,左膠的民粹煽惑,就會製造仇恨。一百年來,由蘇聯的列寧開始,極端的民粹如何在遠東蔓延,就是因為一點星星之火,無限上綱,在愚民及其半桶水的知識份子之間,無限煽情,最終達致階級仇恨和全面的殺戮。

但這一切,發生在除日本之外的遠東、非洲,甚或中東伊斯蘭世界,皆很正常。英國本是理性之鄉,若左毒散播,文翠珊被喝斥以中國文革紅衛兵式的“殺人凶手”,然後將白金漢宮也扯進去,就是很嚴重的問題。

這樣一來,連英女皇巡慰災民,也不足夠,任由左膠革命的民粹仇恨蔓延,連英女皇也是“殺人凶手”。這種低劣而愚昧的推論,在英國三百年,本來絕無市場,現在為何湧現此等仇恨的苗頭?

其中一個答案,是收容了太多非歐洲的外來移民。倫敦大火的大廈是公屋,以貧窮的移民居多。很簡單的事實:面對無窮的外來移民,英國沒有能力負擔日益沉重的社會福利開支,連同公屋的建築材料成本。不如將大火視為對第三世界的反面教材,不錯,英國是地獄,所以,留在你們的中東繼續念可蘭經,留在中國一帶一路發財,英國和西方以外的世界,比英國好很多,留在你們自己的家鄉,不要來英國送死。

至於皇宮維修成本豪奢,維多利亞時代,倫敦多貧民窟時已經如此。但真正的英國人明白原因,不會掀起革命。如有外人藉此想掀起暴亂,英國大可文化多元,採用伊拉克和中國的方式,用槍炮來解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