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去朝鮮觀光旅遊 怎麼就此離開了人世?

奧托•瓦姆比爾在機場被扣留時都沒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死亡

2015年底,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報了個4日3晚的旅行團,去朝鮮觀光。一年半後,他以“植物人”狀態被朝鮮當局從監獄釋放,返回美國,隨即離世。

度假的照片和視頻記錄的通常是歡樂、愉悅、美景。瓦姆比爾的朝鮮觀光游視頻也一樣,大家在朝鮮的冰天雪地里拋雪球、咧嘴大笑。

一年半後的今天,22歲的他在美國家鄉的醫院去世,他的家人公布了這段視頻。

扔雪球錄像拍完之後不久,奧托就在朝鮮身陷囹圄,兩個月後再次露面,也是在一則視頻里,彎腰垂首,握著一份“坦白書”,在朝鮮電視台攝像機前發表聲明,說明自己為什麼在旅行結束時被捕,而團里其他人都獲准離境。

瓦姆比爾身穿奶油色外套,打著領帶,開口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身後牆上掛著朝鮮前領導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畫像。

他在這段視頻里感謝朝鮮政府給他機會“為我犯下的罪行道歉,祈求寬恕,祈求幫助以挽救我的生命”。

他說,自己試圖為一個美國教堂從下榻的朝鮮酒店偷一張宣傳海報,作為“戰利品”,而這個行動“得到美國當局的默許”,目的是“損害朝鮮人民的工作態度和動力”。

稍後,他忍不住慟哭:“這是我一輩子所作的最糟糕的決定,但我畢竟只是個人啊。”

奧托在平壤的記者會上當眾悔過

2017年6月13日,奧托•瓦姆比爾結束了在朝鮮17個月的羈留,回到美國。這時,他昏迷不醒,處於植物人狀態。

他大腦嚴重受損,無法交流。幾天後,他在辛辛那提的醫院去世。

到目前為止,瓦姆比爾的健康狀況是怎麼從生龍活虎退化到植物人狀態,有很多未解之謎。

辛辛那提醫療中心的醫生說,沒有跡象表明他受到肢體折磨。

平壤當局說,瓦姆比爾感染了肉毒桿菌,在吞了一片安眠藥之後陷入昏迷。辛辛那提的醫生和他的家屬都不相信平壤的說法。

瓦姆比爾2016年在朝鮮電視台播出的記者會上流著淚說:“我做了這輩子最糟糕的決定。可我畢竟只是個人啊。”

這個來自俄亥俄州的大學生那年元旦如果沒去朝鮮觀光,現在可能正準備開啟投資銀行家的職業生涯。是什麼鬼使神差讓他決定參加那個致命之旅的呢?

瓦姆比爾出生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一個叫懷俄明的郊區,他父親弗萊德開了一家小公司。

他高中上的是州里最好的學校,成績優秀,人緣很好,體育出色,他的足球教練認為他很有足球天賦,天生的領導材料。

中學畢業後,瓦姆比爾到弗吉尼亞大學讀經濟和商學專業,兼修全球可持續性研究。

他在朝鮮被捕的時候,是大學3年級。他的同班同學今年5月畢業。

辛辛那提郊區懷俄明的居民和企業表示對奧托和他家人的聲援

華盛頓郵報》引述瓦姆比爾的大學同學說,他是個體育迷,隨口能說出任何一個球隊的比賽成績;偶爾寫點饒舌歌詞,常思考一些自身與世界的關係之類深邃問題,挑戰自己和他人。

他生前的朋友們說,瓦姆比爾雖然出身企業家家庭,但平時節儉,吃半價壽司,工作認真,充滿好奇心,也愛搞笑。

據稱,比同齡人更早明確自己的人生目標和職業生涯:投資銀行業。

他在領英(LinkedIn)上的個人資料顯示,他是一個學生投資基金管理委員會成員,2015年曾到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選修高級經濟學課程。

瓦姆比爾好學,也愛旅遊。這兩個因素促成了他的亞洲之行。

在那趟致命的朝鮮之行前,瓦姆比爾根據一個海外學習計劃,安排好從2016年1月開始到香港大學讀一年書。

他決定開學前到朝鮮玩幾天。

於是,他參加了中國一個叫青年先鋒旅行社(Young Pioneer Tours)組的觀光團去了朝鮮,行程包括三個晚上住宿。

奧托(中)和團里其他遊客合影

丹尼•格萊頓(Danny Gratton)來自英國斯塔夫德郡,也參加了那個去朝鮮的跨年觀光團,旅途中是瓦姆比爾的室友。

格萊頓對BBC表示,他跟瓦姆比爾一見如故,“他很聰敏,很招人喜歡。”

2015年12月31日,這個旅行團行程的第二晚,下榻平壤羊角島國際飯店。據稱,瓦姆比爾就在那晚進了閑人止步的員工區域,取下了一幅宣傳標語。

那天早些時候,這個團被帶到朝韓邊界觀光,返回平壤就餐,然後乘大巴到平壤的市中心廣場看大型焰火表演。

格萊頓記得,那天他們晚上還喝了啤酒,但肯定沒有人調皮搗亂,行為出格。

奧托(戴護耳者)和團友自拍

“那不是一般的度假旅行,大家都很聽話守規矩,”他說,“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奧托拿了酒店的標語,他也沒提過這事。

朝鮮政府公布了一則監控視頻,顯示一個面部無法辨認的人影從過道牆上摘下了標語。

又過了一晚,2016年1月2日,旅行團在平壤國際機場出關時,瓦姆比爾被捕。

格萊頓說,他和瓦姆比爾是全團最後過關的兩個。他們把護照遞上,邊檢用手指點了點瓦姆比爾,又指指門,兩名保安隨即過來把瓦姆比爾帶走了。

奧托和他所在的跨年觀光旅遊團下榻的酒店在相片左側。

格萊頓記得自己當時開了個很不合時宜的玩笑,對瓦姆比爾說,“我們也許再也見不到你了”,當時瓦姆比爾還衝他笑了笑。

這就是兩人最後在一起的場景。

格萊頓認為,“他們決定抓個美國人。他就是倒霉,在錯誤的時候出現在錯誤的地方。”

據《華盛頓郵報》引述其他旅客說,當時,旅行團其他成員抵達北京後,一名導遊跟瓦姆比爾通了電話,後者在電話上抱怨自己“頭疼得厲害,要求去醫院。”

青年先鋒旅行社員工特洛伊•考林斯(Troy Collings)告訴BBC,瓦姆比爾被帶走以後,旅行社沒有任何一名員工跟他有過聯繫。

他說,有一名導遊留在了平壤,試圖跟奧托取得聯繫,設法提供幫助,但沒有成功。

瓦姆比爾死訊公布後,青年先鋒旅行社發表聲明,宣布它的朝鮮觀光旅遊團不再接受美國遊客。

公司聲明稱朝鮮對待瓦姆比爾的做法令人憤怒,不能讓這種悲劇重演。

聲明還說,公司曾多次要求在平壤見瓦姆比爾或跟他有接觸的人,都被拒絕,每次都被告知他情況良好。

2017年6月15日,奧托的父親弗萊德穿著兒子在平壤悔過時穿的外套與美國媒體見面

瓦姆比爾被捕20天後,朝鮮才公布了這個消息,2月下旬在記者會上亮相,3月被判勞改15年。

觀察員認為這個刑期對外國人來說顯得異常嚴,可能跟朝鮮核計劃導致美朝關係緊張有關。

從2016年3月宣判到2017年6月14日美國政府公布瓦姆比爾獲釋的消息,這之間發生了什麼,現在依然不清楚。

奧托的父親弗萊德說,奧托在宣判後的次日,即一年多前,就陷入昏迷。

他身穿奧托在平壤記者會上公開“認罪”時穿的外套,譴責平壤“粗暴對待和恫嚇”奧托。

朝鮮聲稱釋放奧托是出於人道主義考慮。

2017年6月13日,處於昏迷狀態的奧托從醫用飛機轉到辛辛那提的救護車上,然後被送往醫院。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朝鮮問題專家史蒂芬•海格德分析,朝鮮情報部門可能出於害怕,對外隱瞞了瓦姆比爾的健康狀況,包括最高領導也被瞞過。

法新社引述海格德說,可能在某個時刻,有人意識到“假如讓他死在朝鮮監獄,可能是最最糟糕的結果”,由此觸發外交行動,最終把人送回美國。

美國總統川普在奧托•瓦姆比爾去世的消息公布後,對平壤表示譴責,聲稱要“對付”朝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