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神華寧煤紀委書記落馬 曾慶紅心腹失聯

在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貴州現身,話里透出不尋常的拔“爛樹”的意味之際,6月23日,最高檢網站披露,內蒙古檢察院對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紀委書記甄久春(正廳級)涉嫌受賄罪進行立案偵查。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甄久春的落馬並不出人意料。在過去的幾年中,神華集團已有多名高管被查,他們是神華北電勝利能源原董事長隋國文,神華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神華科技發展公司董事長張文江,神華寧煤安監局主任劉寶龍,神華集團旗下公司中國神華原副總裁華澤橋,神華寧煤安監局黨委書記、副局長牛進中,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郝貴,還有另一個高級副總裁王品剛跳樓自殺。而與神華寧煤有關聯的寧夏“首虎”、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雪山也在2015年11月被拿下。

神華寧煤集團是神華集團的控股子公司,集團地跨石嘴山、銀川、吳忠三市,總部位於銀川市。筆者此前分析指,神華集團高管接連出事,應與中央巡視組反饋的“神華集團在煤炭生產經營銷售、資產併購重組、工程項目和物資採購招投標方面聚集較大腐敗風險”一致。作為神華寧煤紀委書記的甄久春顯然對內部出現的腐敗問題負有責任。

事實上,甄久春落馬的跡象在今年4月就已顯露。當時,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被通告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審查”,而張化為曾巡視的大型國企就有神華集團。據寧夏網報導,2012年4月,中央第一企業金融巡視組副組長、中央巡視組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一行到神華寧煤巡視、調研,集團公司王儉、甄久春等陪同。隨後,寧夏自治區主席王正偉會見了張化為和神華集團董事長張喜武一行。

可以肯定的是,神華集團以及神華寧煤出現如此多的問題,作為中央監管代表的張化為的責任同樣不小,而甄久春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不難想像。

彼時甄久春的頂頭上級、如今依舊是神華寧煤董事長的王儉,亦曾曝出醜聞。2011年6月,網上曾流傳一個題為“神化寧煤的高層和上市公司萬邦達到底有什麼黑幕”的帖子,帖子是自稱神華寧煤員工發的,揭幕上市公司萬邦達近期未經過任何招投標程序就獲得了神華寧煤5億元幾十個項目的合同,原因是其重要持股人之一張標是神華寧煤集團高層領導王儉的妻弟,王儉正是張文江的繼任者,而王儉與白雪山也多有互動。

還是這家北京萬邦達公司,2015年股災發生時,董事長王飄揚、其妹王婷婷、其弟王長榮及多位董事、監事、董秘大幅減持,套現近60億元,公司股價也從50多元暴跌至十幾元,導致眾多股民損失慘重。多方分析都指,做空股市和救市背後是兩大政治力量的殊死博弈,而如果與神華集團有關係的萬邦達公司捲入了江派勢力打造的經濟圈,其在股市暴跌前大量減持,就絲毫不奇怪了。

一個問題是:王儉的前任和下屬均被查,他難道會置身其外?或許他也早就進入了“被打”射程。同理,作為上述落馬高管的上級領導的神華集團原董事長張喜武應該也已被“盯上”,其2014年從工作了20年、任一把手6年的神華集團調到國資委任副主任就是一個信號,而自今年4月起,其沒有任何理由地缺席國資委關鍵會議,且迄今已失聯2個多月。

據《21世紀經濟報導》4月15日報導,12日,國資委黨委召開學習會,傳達習近平重要講話和國務院有關設立雄安新區的精神,國資委領導悉數出席了這次學習會,但唯獨不見張喜武。由於沒有其它相關的他的行蹤,外界推測這是他或已出事的信號。

張喜武如果出事,背後絕不簡單。眾所周知,眾多央企、國企及多個壟斷行業等都受江派權貴勢力長期盤踞和操控,神華集團也不例外,其不少合作方的背後都有著江澤民大總管曾慶紅的影子。

如2009年,神華集團與華潤集團在香港簽訂全面戰略框架合作協議,稱未來五年前者將向後者供應電力用煤8,500萬噸,張喜武與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出席簽字儀式。再如2011年5月,神華集團江西國華九江煤炭儲備(中轉)發電一體化項目落地江西,張喜武與江西省委書記蘇榮共同為公司揭牌。宋林和蘇榮都是曾慶紅的心腹,先後落馬。

同樣是在張喜武任神華董事長期間,神華還表示與國家電網公司加強合作,張喜武亦曾與時任國家電網公司總經理的劉振亞會談,而劉振亞也是曾慶紅的親信,為曾家輸送了大量利益。

是以,有消息指,張喜武亦是曾慶紅的心腹。2004年7月,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的曾慶紅與南非簽署了政府間的27個合作協議,隨同他出訪的九大企業集團中就包括了神華集團,時任總經理正是張喜武。

顯然,清剿神華集團高管之後,目標業已指向了其最高掌權者,而甄久春落馬或許是張喜武被祭出的前奏,而未來張喜武被祭出,不僅是圍剿曾慶紅在外圍的又一步,也是曾慶紅這棵“爛樹”被拔除的前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