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丹:「十二年寒窗不如一紙國籍」

——「知識改變命運」為何在中國這樣難?

上述招生簡章對「外國國籍」的要求是「持有效外國護照或國籍證明4年以上,且近4年在國外實際居住了2年以上」。此外,還有規定稱,「如母語為漢語或高中階段使用漢語教學的申請者,經我校認定,可免除提供HSK成績」。也就是說,4年前已移民到外國的中國學生,要想進清華,無需參加任何筆試,只需提交申請即可。面對這種「天上掉餡兒餅」的事兒,不少中國人驚呼,「十二年寒窗不如一紙國籍」。

不知從何時起,“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至理名言開始被中國的年輕人視為是最不符合實際的一句無稽之談。最近剛剛公開、高調的表示“有知識不一定能改變命運”的一位中國年輕人,甚至並不是無心讀書、荒廢學業的問題少年,而是在今年北京的高考中取得了文科第一名的狀元郎。

在採訪中,當他被問到“是否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時,他說出了這樣一番驚人之語:“高考是階層性的考試,農村地區越來越難考出來,我是中產家庭孩子,生在北京,在北京這種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資源,決定了我在學習時能走很多捷徑,能看到現在很多狀元都是家裡厲害,又有能力的人,所以有知識不一定能改變命運”。可見,在這位一直努力求知的少年看來,他如今取得的優異成績並非全來自於寒窗苦讀,制勝的關鍵更在於“中產”的家庭背景以及“北京”的戶籍優勢。

這位文科狀元儘管語出驚人,但卻並非是胡言亂語。現實中的一些調查就能成為最佳佐證。有關北大學子出處的一項調查顯示,從1978至1998年,來自農村的北大學子僅佔三成,並於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下滑。來自清華大學的一項調查也顯示出,在社科學院14級的學生中,入學前曾到過境外的學生佔43.9%,沒有出過省的學生為零。不難看出,這些學生的家庭背景,無論是從經濟實力,還是從社會地位來看,都不可能屬於“寒門”。另外根據2015年有關中國高考的統計顯示,9成以上的高考狀元都是“非農業戶口”,且父母學歷普遍較高。

從一位高考狀元的直言相告到上述這些取材於現實的調查,其實都在表明一點,那就是中國學子能否取得優異的成績完全要看他們所擁有的“教育資源”的多少、甚至是優劣。而無論多少、優劣與否,都需要通過“購買”來實現。也就是說,能為他們無限量的提供最優等的教育資源的惟有他們的父母。於是,對中國年輕人來說,有一個怎樣的出身,是否有爹可拼,顯然就成了他們能否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的決定性因素。

說到這兒,或許有人認為,無論父母買到多麼優渥的教育資源,也仍需要學生自己懂得珍惜,好好加以利用。努力提升了自己之後,才有可能邁入北大、清華這類中國的頂尖學府。這也正是如今父母們從孩子上小學開始就挖空心思的擇校,擠破腦袋也要為孩子報上各類名師補習班的原因所在。在父母看來,只要孩子進了所謂的好學校、遇到了好老師,就能學到知識。他們仍抱著“付出就有收穫”的希望,不斷在孩子的教育上進行“無底洞”一般的投入。

然而,最近清華大學面向國際學生的一則招生啟示恐怕會讓這些尚有經濟實力的爹媽也倍感無力。按照《2017年清華大學國際學生(本科)招生簡章》所說,“從今年開始,所有具有申請資格的國際學生都可以向清華大學遞交申請,不用進行筆試”。也就是說,凡持有外國國籍的學生要想進入清華,是可以繞道“中國高考”的。值得一提的是,這裡所說的“外國國籍”並非僅限於外國人,也包括移民海外的中國人。

上述招生簡章對“外國國籍”的要求是“持有效外國護照或國籍證明4年以上,且近4年在國外實際居住了2年以上”。此外,還有規定稱,“如母語為漢語或高中階段使用漢語教學的申請者,經我校認定,可免除提供HSK成績”。也就是說,4年前已移民到外國的中國學生,要想進清華,無需參加任何筆試,只需提交申請即可。面對這種“天上掉餡兒餅”的事兒,不少中國人驚呼,“十二年寒窗不如一紙國籍”。

這些擁有外國國籍的中國學生一旦進入清華,還將有資格申請中國政府提供的巨額獎學金的事兒,咱們就先不提了。重要的是,這些學生背後能直接花錢買國籍的“爹”已遠勝於如今仍在國內花費重金,為孩子請老師、報補習班、買學區房的爸爸們。也就是說,如今的拼爹已不再僅限於教育資源的比拼,知識的比拼,而是提高到是否能擁有外國國籍的檔次了。

需要指出的是,對於中國的年輕人來說,考上大學並不意味著“拼爹”的終結,受到良好的教育也是為了將來能在事業以及財富上取得成功。而最當務之急的就是在大學畢業後找到有發展、有前途的工作。在接下來這個“拼爹”的環節中,爸爸的實力除了源自地位、財富,更需要在人脈、關係上有所體現。在如今“官官相護”、“有權即有錢”的中國,這些條件其實也都是有所連帶、相互依存的。

我們不難想像,一個“裸官”在轉移資產的過程中,順帶就給妻兒換了國籍。兒子儘管不學無術,最壞的結果仍然是,能通過免試進入中國的最高學府。在中國“嚴進寬出”的制度下,兒子即便在大學混了4年,也無須擔心畢不了業。畢業之後,拿著清華大學一流文憑的兒子,憑藉著當“裸官”的爸爸在國內官場的人脈以及海外的資產,那便是無論從政、從商,都將會如魚得水、一路通達。

早在多年前已有官方數據顯示,這樣的“裸官”數量高達118萬。我們不禁要問,中國各行各業最頂尖的席位是否擁有118萬之多?不難想像,若有佔盡天時、地利的高位,豈不早就被這些“裸官”以及其它高官的子女們內定了。而這種現代版的“世襲制”,又豈能讓那些無權、無勢的窮書生僅憑知識來改變自身的命運呢?權力世襲的現狀一天不改變,中國的官、富、貧之間就會永遠平行下去,很難出現交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