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黃偉豪:當政府自知不能自圓其說 才是恐怖之處

若「嫖妓是免費,方便又簡單,我們是否就要嫖妓?」,「殺人不犯法,及可賺大錢,我們是否就應去殺人?」這些均是涉及我們的目標、價值及原則的問題,不是「快啲,方便啲」的利益及效率等因素可以決定。而「一地兩檢」的問題,因涉及一國兩制的大原則,也是同一道理,不應只考慮「快啲,方便啲」等低層次的因素。

香港高鐵的“一地兩檢”方案,使人擔心。(* Images)

香港高鐵的“一地兩檢”方案一出,頓時風雲變色。使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慄之處,是政府所提出支持方案的理由,不是似是而非,就是強詞奪理,完全站不住腳,難以自圓其說。

這正是最使人擔心之處,因為通常最不能說的理由,才是最真實,最可怕。

首先,最語出驚人的,當然是律政司長居然說,在香港實施大陸法律,並不違反基本法,因為實施的範圍已被變成“大陸口岸區”,非香港的一部分,他又稱基本法沒有界定到香港的範圍。就著第二點,已很快被傳媒及市民“踢爆”並非事實。

美國的《獨立宣言》說“所有人生而平等”。但在二百多年前開國初期設有奴隸制度,直至美國內戰後才被廢除,原因是“黑人不是人,是白人的財產”,自相矛盾,理由荒謬。

而“部分的香港不再是香港,所以不需用香港的法律”的說法,邏輯完全一樣,亦是偷換概念,完全錯誤。若果它被接受及伸延,整個香港也會立即大亂。就好像說“殺人犯法”,但我可以立法指你不再是人,加上基本法沒有界定何謂人,隨時可以合法把你殺害。

另一個我們經常聽到,政府提出支持“一地兩檢”的理由,是“快啲,方便啲”。這個理由同樣錯漏百出,為利益而放棄原則,隨時“贏粒糖,輸間廠”,最後得不償失。

我們做任何決定的時候,應先認清我們想達致的目標,及其輕重與先後次序。一些次要的東西,即使如何吸引,也不應動搖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守護的價值,和堅持的原則。例如,若“嫖妓是免費,方便又簡單,我們是否就要嫖妓?”,“殺人不犯法,及可賺大錢,我們是否就應去殺人?”這些均是涉及我們的目標、價值及原則的問題,不是“快啲,方便啲”的利益及效率等因素可以決定。而“一地兩檢”的問題,因涉及一國兩制的大原則,也是同一道理,不應只考慮“快啲,方便啲”等低層次的因素。

高鐵可以為香港和中國帶來巨大經濟效益的理據,受到多方質疑。(圖:01博評)

而且,高鐵可以為香港和中國帶來巨大經濟效益的理據,也受到多方質疑。

很多人都不知道,美國是沒有高鐵的,但它在經濟發展的程度,高科技的產業,及科學研究的水平,均遠超中國,站在世界的頂尖。原因之一是它有一條“另類”高鐵,就是作為資訊快線(information superhighway)的互聯網。

中國的經濟若要由較低層次的工業化生產升級轉型,邁進互聯網年代的知識型經濟,所需的已經不是傳統運人載貨的交通工具,而是容許知識及訊息快速傳播,鼓勵思想交流。互聯網這“另類”的高鐵,便正正是發揮了這個作用。在知識型經濟下,開放互聯網,發展訊息科技(ICT),才是推動經濟進一步發展的王道。可惜,目前中國卻諷刺地反其道而行,最近更傳聞連 VPN及一切“翻牆”活動也會被絕對禁止。

即使我們願意退一萬步,接受“一地兩檢”的概念,政府也不能解釋為何它要採納,現時這個“最辣”和“去到咁盡”的方案。外國的不少地方也有“一地兩檢”,被經常提及的包括了美國及加拿大的邊境,和英國及法國的歐洲之星的列車的例子。以上的個案,均充分說明即使要實施“一地兩檢”,也可以只給予大陸政府,和入境及清關有關的權力,而無需採用目前政府所建議的,最極端的,被傳媒形容為“割地賣港”的方式,把所有刑事管轄權,均乖乖地,無條件地,雙手奉獻給大陸。

最說不出,最使港人害怕,但又最真實和合理的解釋,就是中央想透過“一地兩檢”建立先例,加強在香港的影響力,而這個方案要震攝的,也未必只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方案不禁使人聯想到,長居香港的大陸超級富豪肖建華,在今年初在四季酒店被帶走的事件。這個方案,可以是中央給它的敵人的一個重要訊息,香港再不是一個可靠的避風塘,而有了“一地兩檢”的高鐵後,要打擊他們,逐個去捉,就真的更快捷,更方便了!

說到尾,當政府連一個較為似樣的理由,也拿不出來,來說服公眾的時候,其實所反映的,是它自己也不能信服自己。這才是整個“一地兩檢”方案,在炎炎夏日最使人心寒,和感到恐怖的地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香港01博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