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新船下水時為什麼要女士砸瓶子?

(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帶著小外孫到上海福州路書城購買了一套中國第一套兒童情景百科畫冊。是武漢——長江少年兒童出版社2014.11出版的。全套29冊,其中第27篇為《海港探秘》。當我回家為小外孫翻讀講故事的時候,在16頁“應該怎麼稱呼這艘新船呢?”在翻頁裡面是這樣說:

“乘風破浪,安全出船,平安歸來!”一位德高望重的男士大聲說邊把一個酒瓶砸向海船的舷側外板。

我感覺在中國的幼教叢書中那些大人的錯誤還在傳遞給幼兒。

為了給小外孫澄清船舶下船的習俗做法,我就以“衣羊船長”為故事主人翁給他們講了船舶下水儀式的故事。

當船廠把一艘現代化的船舶建造出來,即將從船台上下水的時候會舉行下水儀式。如同一個小孩出生一樣,父母對其給予了無限的希望,這個儀式對於該船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父親在造船廠的原因,衣羊從小耳濡目染了數次船舶從船台上下水的儀式。特別是“長”字類型的客船下水,只要父親告衣羊了,衣羊總會不畏路途遙遠(當年的道路崎嶇,交通不便)趕到船廠在父親引領下到最佳位置看船下水。

讀了海運學院之後,衣羊從圖書館看到航海歷史故事的書才知道,船舶下水的習俗由來已久。這個新船下水(必要)的儀式叫做“擲瓶禮”!“擲瓶禮”---在舉行新海輪下水典禮時,總要由船主(或其代表)的夫人或國家的重要領導者的夫人,(流傳到現在是特邀上流社會的女嘉賓)將一瓶香檳酒擲在船首擊碎,名為“擲瓶禮”並為船舶讀讚美辭。

在古代,科學技術落後的條件下航海是件艱苦且又危險的職業。海員遇難事件甚頻。每當遇難時,船上尚活著的人便只能將要說的話寫在紙上,裝入酒瓶,封口後拋向大海任其漂流。希冀能被其他船隻或岸上的人發現。所以每當海上風暴起或航船逾時未歸之際,海員的家屬們便集結於岸邊,祈禱、期盼親人能平安地回家。然而殘酷的事實總難以符合人們這一最基本的願望,往往在絕望中僅能偶爾見到令人心碎的漂流瓶。

於是為了祈求平安,便有了開頭所說的那種“擲瓶禮”祝願海上不再有那樣的漂流瓶;並使酒的醇香布滿船頭,驅邪消災。所以香檳在船頭摔得越碎越好,預示這艘新輪船將歲歲平安。當然,該船的船長非常在乎香檳酒瓶是否被敲碎。

如今,海難雖已基本杜絕,但擲瓶的習俗卻依然存在,只是演變為具有傳統色彩的喜慶儀式罷了。扔香檳酒的這位女性也成了新船永遠的“教母”。

這一習俗在西方國家盛行也傳入我國。

(圖片來源:Pixabay)

現在船舶越造越大,造船也不再船台上而是在船塢中。於是,船舶的下水儀式被首航儀式替代了。但“擲瓶禮”和為船舶祈禱的讚美詞還是由女性來完成。

起先,衣羊對船舶下水儀式的概念比較模,後來參與了多次國外接船後才知道這是一個由來已久的航海習俗,並且全世界都約定成俗地在這樣做。

某次,某央企國有航運企業的領軍人物在微信群內發布信息:

“我將某天去往江蘇某船廠為某輪出廠命名儀式,我將很榮耀地為該船敲香檳酒、為該船命名並為該船致辭,為其處女航送行。至此,我已經為20多艘船舶命名了。”

我看到微信後,又不顧自己位卑,狂妄自大地評論和跟帖:

“領導,你帶了夫人沒有?最好讓你夫人參與你的活動為合適?”

“什麼意思?”領導看到跟帖有顯然不高興在他頭上動土。

“領導,這些事情都是女士做的,男人做此事不吉利,根據航海習俗敲香檳酒是女人敲的,為船舶命名也是女人宣讀的。你一個大男人摻和此事不妥!”

“現在時代不同了,封建主義的糟粕你還宣揚!中國男人做也是社會主義特色啊!何況,你們船上都是男人,還搞這一套?我就不吃這一套!你的想法應該批判!現在什麼年代了,還有這麼多規矩!”領導顯然發火了。

“現在什麼年代了?現在已經是2012年了。你看看航海界的新船下水儀式哪個媒體報道是男人為新船剪綵、命名和敲香檳酒的?領導,你知道船舶的性別嗎?”

“這麼多事情,你不就是開船的船長嗎?別以為你了不起。”領導嗔怒了。

我哈哈大笑但我心裏面卻隱隱作痛,這些堂堂的中國航運界精英們個個都是打高爾夫球內行,對航海文化和航海習俗卻如此淡薄,如此航海界領導能帶領我們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新浪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