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蔚:官派律師侵犯了刑事被告人的基本人權——辯護權

陳有西攻擊死磕律師就更讓人看清了其是站在違法官方立場上的,「官」屬性明確。又有人說:在王全璋的案子上,怎麼能夠打破僵局,早日重獲自由,這個才是根本所在。至於誰和用什麼方式,我覺得都是次要的。

辯護權是被告人的基本人權,這塊領地絕對不該由官方侵蝕和佔領,而陳有西明知709案的相關情形,卻接手王全璋案。

如果官方拒絕親屬聘請的律師,總是安排官派律師(程序上都會逼迫被告人委託),程序正義上的法治精神就會被這些官派律師配合違法的官方完成表演,事實上就是一種損害當事人利益的勾兌。

當下,這種官派情形越來越多。不批評陳有西,就是破壞法治,更多的律師就會接受官派任務。

有人會說:某律師是為了當事人好。首先,這個說法就無法確定可靠。其次,當事人親屬有能力找律師,何須官派?無非是為了便於官方掌控。再次,如果如此官方侵犯基本人權的事情都不去抵制,有律師還接受任務,這就不得不質疑該律師是否堅持法治精神了。

陳有西攻擊死磕律師就更讓人看清了其是站在違法官方立場上的,“官”屬性明確。

又有人說:在王全璋的案子上,怎麼能夠打破僵局,早日重獲自由,這個才是根本所在。至於誰和用什麼方式,我覺得都是次要的。

我的回答是:王全璋親屬和許許多多人還在做努力,並沒有妥協,用不著別人在討論陳有西是否為官派的情形下替他們來考慮妥協。如果每個案件的當事人和親屬都想妥協接受官派,期望由下一個別人去抵制改變這種嚴重侵犯基本人權的做法,推進司法進步就是空話。

2017.7.28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