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難堪的退位:末代皇帝溥儀的最後一天

1912年2月12日清帝宣布退位,對清朝皇室而言,委實是一件不得已的事情。此前,儘管袁世凱麾下兩員大將趙秉鈞和胡惟德成天進宮督催逼命,但是,作為孤兒寡母的隆裕太后和小皇帝溥儀,並沒有馬上投降。還在召開御前會議,跟滿人親貴們商議,能否做最後的抵抗。

只是,開了一次御前會議,老成的大臣,諸如奕劻、那桐這些人一言不發。而一乾兒少年親貴,根本沒人敢上前線。前軍諮使(總參謀長)載濤,號稱知兵,但被點名之後,卻說自己只會練兵,不會帶兵打仗。末代恭親王傅偉倒是想去,但這個紈絝子,從來沒有沾過兵事,誰也不敢相信他。說來說去,主意只有一個,就是指望漢人馮國璋。此人剛剛在武漢打了勝仗,對滿人王朝還挺有感情。但是,此時已經被袁世凱換掉,賦閑在家。就算沒有賦閑,指使人家也得花錢呀,隆裕太后想了想,宮裡也沒有錢了,原來那點積蓄,都被袁世凱要走了。

第二次再開御前會議。由於此前革命黨人彭家珍扔炸彈炸死了前御林軍的協統良弼,此人是滿人中少見的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將才,他一死,把此前唱高調的滿人親貴都嚇走了,全都去了天津租界躲起來了。所以,御前會議,竟然流產,滿朝文武都不見了。隆裕和小皇帝,枯坐朝上,半籌莫展。

這種時候,山窮水盡了,隆裕只好答應退位。哭求趙秉鈞和胡惟德,能保住袁世凱許諾的優待條件,就阿彌陀佛了。

退位,要草擬退位詔書。按說,此時的滿人朝廷,應該還是能找出幾個能寫文章的人的。即便是退位,最後的臉面還是得要。可是,人都跑光了,想找也沒地方找去。幾乎不識字的隆裕當然自己辦不了這事,而小皇帝才六歲,當然也辦不了。沒辦法,退位詔書,只好交給袁世凱去辦。袁世凱呢,則把這事兒交給了老朋友,此時已經進入南方臨時政府的張謇(以清朝的立場,應該是叛黨)。當然,此時的張謇,雖說是當年的狀元,但不親操翰墨多年,最後,草擬者落在了他的幕僚身上,張謇只是修改了一下。

清帝退位詔書,是以小皇帝的口吻寫的,不過幾百字。但的確文采飛揚,寫的好。公布之後,其中“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以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膾炙人口,朗朗上口。退位多年之後,江南的學子,還可以誦讀。

但是,文字再好,也是漢人的手筆,作為當事者的滿人,在這個轉折的時刻,雖說沒有逆時局而動,拚死抵抗,但讓位讓得也不光彩。這個出過納蘭性德,出過曹雪芹的旗人族群,到了退出歷史舞台的時刻,居然連個起草悼詞的人都沒有,真是莫大的悲哀。曾經權傾朝野的慶親王奕劻,號稱晚清滿人中最聰明的那桐,在這個時刻,居然連影子都找不見了。

曾經顯赫一時的滿人,在退出歷史舞台的時刻,居然是這樣的尷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