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父親蹲在杭州火車站台邊抱頭痛哭 背後故事讓人不忍

臨近暑期結束,返程的”小候鳥“們逐漸增多。

昨天杭州直屬站發送22.37萬人,其中杭州站3.91萬人,杭州東站18.46萬人,像西南地區的成都、重慶,江西、陝西等地都是旅客出行熱門地,這其中就有不少“小候鳥”的身影。

這幾天,火車站的站台上演著一次又一次催人淚下的別離故事。

城站火車站的四號站台上,墨綠色的K529次列車停靠在那裡。十分鐘後,它將載著近千位旅客,奔向2270公里外的四川成都。

離開車的時間很近了。卧鋪車廂旁,陳師傅和妻子握著手機,望著車窗那一頭的兒子,眼角中已充滿了淚水。手機話筒中,傳來了兒子一句又一句“爸爸媽媽再見,想你們”,隔著一道窗,他們彼此都還想再聽一聽對方的聲音。

陳師傅和妻子握著手機,與兒子通電話

一聲長鳴後,列車緩緩啟動,陳師傅的妻子再也控制不住,一邊拚命揮手,一邊用左手捂住了嘴,淚水在這一刻傾瀉而下。站在一旁的男人回過頭,用手抹了抹眼睛。他算過,如果再次見到他們的兒子,大約還需要半年的時間。

杭州開往成都東的K529次列車上,不少小候鳥們與父母道別

九歲女孩,肩背60升登山包獨自回家

如果你細心觀察,就會發現這段時間,來火車站乘車的旅客中,有不少“小候鳥”的身影。

昨天早上十點,杭州城站火車站外車來車往。二樓進站大廳前,拎著大包小包、身旁還帶著孩子的旅客不在少數。

城站火車站候車室門口的“小候鳥”們

人群中,一位留著短髮、身穿條紋衫的小女孩特別顯眼。別的孩子大都由家長們背著行李,她一米二左右的個頭,卻背著一隻成年人使用的紅色登山包,邁著步子往候車室走去。登山包里塞得滿滿,下端幾乎已經和小女孩的小腿平行,她瘦小的身軀背著這樣的大包,顯得有些吃力。

小敏背著大大的登山包

等女孩坐了下來,錢報記者走到了她的身旁。

女孩名叫小敏(化名),今年只有九歲,老家在重慶,讀小學二年級。錢報記者仔細看了看小敏的登山包,足足有60升的容量,裝滿了各種行李,記者嘗試著拎了拎,剛開始一隻手沒拎起來。“這裡有媽媽打的鞋子,是留給我和三個妹妹冬天穿的。”抬頭說話間,小敏那雙明亮的眼中流露出一股與年齡不符的成熟。

和小敏同行的還有她的表叔。“孩子(小敏)的父母在上海打工多年,所以每年放暑假,孩子就會從重慶老家坐火車去上海團聚。”聽到爸爸媽媽這樣的詞語,小敏一下子高興起來。“這次我跟爸爸媽媽一起呆了兩個月的時間呢,只是爸爸媽媽每天都要上班,我就在家幫忙收拾家務,還可以照顧剛出生不久的小妹妹。”語氣中,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這不是要開學了,孩子要回去上學,上海到重慶的票沒買著,所以就來杭州轉車回去。”小敏的表叔說。

上午十點半,小敏乘坐的列車開始檢票了。她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雙手握住了登山包的兩條背帶,套在自己的肩上,手裡拿著車票,往站台走去。沒走多久,小敏的額頭上已經流下了汗珠,記者在一旁不忍心,表示願意幫她把行李拎上車,不過一旁的表叔婉言謝絕了。

小敏背著登山包準備上車

這一天一夜的回家路,小敏要和表叔一行坐著硬座回家。進入車廂內坐下後,小敏拿出一張十元的紙幣,緊緊拽在手裡。“這是爸爸給我的。”望著這張紙幣,小敏低著頭說“有點難過”。相隔兩地,每年只有等到暑假和寒假,小敏才有機會和父母團聚幾天,平時想爸媽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就是她享受父母關愛的紐帶。

好在,老家有兩個八歲和一個五歲的妹妹,還有一個表妹,在爺爺奶奶和這些同齡的妹妹中生活,小敏的童年也並不孤獨。

列車開動的那一刻,一個父親蹲在地上抹起了眼淚

上午10點45分,由杭州開往成都東的K529次列車即將發車。三號車廂外,一位身穿短袖的男人不斷朝著車廂里揮手,時不時又在人群中轉過頭,悄悄地用手抹去眼角的淚水,希望讓這場站台上的別離不那麼沉重。車窗里,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女孩坐在媽媽的腿上,望著窗外的男人,快要哭了出來。

發車的鈴聲響了,列車員緩緩關上了車門,女孩隔著車窗再次和男人揮手道別,女孩的媽媽則不忍對視。一聲長鳴,列車啟動加速,望著與火車一同遠去的家人,男人忍不住蹲下了身,抱頭哭了起來,留下他身旁那輛孤獨的手推車。許久之後,男人凝視一眼火車離去的方向,拿起了手中的拖車,朝著火車相反的方向走去,步履沉重。

等他稍稍平靜,錢報記者走了過去。男人姓丁,今年30多歲,老家在江西弋陽,自己則孤身一人在餘杭工作。他說,剛才車上坐著的是剛滿八歲的女兒,這次和妻子一起回江西老家。“他們才來杭州沒幾天,現在回去了,心裡一萬個捨不得,其實家裡還有個孩子,因為暑假要補課,乾脆就沒有過來。”說著說著,丁師傅有些哽咽。他說,為了養家糊口,他孤身一人在杭州打拚,一年中和家人團聚不過兩三次。而隨著暑假接近尾聲,經歷了短暫團聚的他又要和妻兒告別了。“我現在很難過,什麼也說不出來了。”沒等記者提出下一個問題,丁師傅擺擺手,出了站。

車站中,還有不少“小候鳥”們等待著下一班回家的列車。在其他同齡孩子還生活在父母羽翼之下,還不需要“飛”的年紀,他們“飛越”了幾千公里的距離,只為了到父母的身邊過個暑假。現在,即便懷著千般不舍與惦念,他們也不得不向父母以及這座城市道別。飛來複飛去,只願下次團聚能更快一些、更久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