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太多「傷口」 太少鹽

一九六七年香港共產文革暴動,針對英國管治者及政務官和警察,愛國的中國人大罵「紅燒白皮豬,生劏黃皮狗」,極盡種族仇恨。英國人和「港英餘孽」不答理半句,因為一答理,你的身份便下降到跟這種人一樣層次。五十年後,白皮豬走了,特首換來換去,中國最終覺得,還是白皮豬教養出來的黃皮狗比較可靠。

網路通行,在那些資訊和言論自由半開化的地區,暴民橫行,罵來罵去,不是左膠投訴法西斯,就是太多的弱者聲稱遭到侮辱,“傷口撒鹽”,或開不得玩笑,或缺乏常識,一點雞毛蒜皮的事就人來瘋集體嚎叫。

英國喜劇家、演Mr. Bean的路雲艾堅遜,為第三世界和許多中國觀眾追捧。二〇一二年,這位牛津畢業的豆先生在報紙刊文,認為自由世界,最應該包容的,是“互相侮辱的權利”(We must be allowed to insult each other)。

艾堅遜此說,是針對英國的“公安法”之第五條,此法禁止對宗教、文化、族裔一切被視為“侮辱”的言行,但何謂“侮辱”,艾堅遜說,定義越來越空泛,警方據“投訴”而辦事,也越來越頻繁。這樣下去,英國不再有喜劇,因為連差利的流浪漢形象,走路八字腳,形相詼諧,以今天板起面孔的文革左膠標準,一樣可以是對貧民階層的嘲笑,往他們的困境傷口上撒鹽,所以是“侮辱”。

艾堅遜嚴正指出:“批評、嘲笑、諷刺,或只提供與主流正統不同的見解,可以被視為侮辱。”(Criticism,ridicule,sarcasm,merely stating an alternative point of view to the orthodoxy,can be interpreted as insult.)

有時警察不知是你侮辱了我,還是我侮辱了你。譬如曾經有一個同性戀組織,抗議阿拉伯裔的伊斯蘭團體壓迫同志、婦女、猶太人,英國警方拘捕了同性戀組織的抗議者。

越弱小的民族,覺得受“侮辱”的死穴越多、神經越脆弱。越強大而高貴的民族,越不怕嘲諷、笑罵,甚或歇斯底里的詛咒。李小龍的電影“精武門”,充滿對日本侵略者的民族仇恨,其中的日本軍閥形象猥瑣可笑,但日本沒有禁映,還很賣座。

一九六七年香港共產文革暴動,針對英國管治者及政務官和警察,愛國的中國人大罵“紅燒白皮豬,生劏黃皮狗”,極盡種族仇恨。英國人和“港英餘孽”不答理半句,因為一答理,你的身份便下降到跟這種人一樣層次。

五十年後,白皮豬走了,特首換來換去,中國最終覺得,還是白皮豬教養出來的黃皮狗比較可靠。一場颱風,更證明白皮豬領導的黃皮狗們留下的基建工程更堅固。倚賴這群豬狗留下的城市建設,打十號風球時,風景這邊獨好,反而一個當家作主吐氣揚眉的中國人也沒有死掉。

自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文藝復興、工業革命、登陸月球到科技網路革命,哪一方是勝利者,看看全球移民潮的方向,就很清楚。網路世界越來越喧嘩,因為世上平庸和失敗的人總是多數,而我同意他們的主人,他們沒有資格享有西方人的投票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