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大唐終結者:亂世梟雄朱溫

今天,我們來講講朱全忠的故事。全忠這個名字,倒真有些電視里演的那些狗腿子氣質。不過,你可別誤會,這不是人家爹媽給取的名字,這是當時的皇帝的賜的,叫個“全忠”,倒也有些褒獎的意思。

只是這免費給改名,不見得人人都願意的,後來這個人就把這透著鷹犬意味的名字給改了,叫做“朱晃”,名字這東西嘛,改了一次,就有可能改第二次,何況這在那個時候不是什麼費力的事情,不費銀子,他就改成了個更響亮的,“朱溫”——當然,這個名字,是在後來才出名的。

在現代人看來,“朱溫”通“豬瘟”,難免有些忌諱,但這卻能算是梁太祖朱晃一生中最為明智的決定。朱晃(公元852年-公元912年),別名朱全忠,亦名朱溫(本文中若無特別需要,無論他生命的哪個階段,皆稱朱溫),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驚天動地的人物,不可一世的梟雄。他是宋州碭山(今安徽省碭山縣)人,母王氏佣食於蕭縣。朱溫早年曾經參與黃巢起義,後脫離大齊投入唐,就是在這裡,得了“朱全忠”這三個字。“全忠”,其實不忠,就在公元907年,也就是唐開平年間,朱溫犯上作亂,廢了唐哀宗,自立為帝,遷都開封,建立大梁朝。他意氣風發,終結唐朝的姿態,就像當年李淵自太原進關中攻洛陽建立大唐時一般的不可一世。

開一世皇朝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試想,開江山的,哪一個不需要文或武之上有著超越天下英雄的實力?像武則天那樣通過政治建起大周,李存勖那樣幾乎完全依靠軍事實力征服四方的人畢竟不多,更多的開國之君文武雙全——朱溫尤其如此。

五代十國是個混亂的時代,那個時代的王朝,許多甚至還來不及實施改革就已經垮了下去,這大概也是五代這段時期的君王看起來不如歷史上其它時代的君王給人們的印象深的原因。朱溫野蠻得來的天下,卻並不以野蠻的手段來治理,他是個有著聰明頭腦的君王,至不濟,那也是個亂世梟雄。他懂得要保住自己的勢力和地位,馬背、刀口上的那一套,並不適合用在農田裡,史載他非常重視農業的發展,並曾經下嚴令,禁除兩稅之外的配科,違者處以重罰。不過梟雄嘛,大多有個比較凄涼的下場,這朱溫雖然一世精明,能力壓天下英雄,卻防不了自己的兒子,於乾化二年(公元912年)六月間,為其親生兒子朱友珪所殺,享年六十一歲。朱溫身為“猛男”的時候,能壓著李存勖之父好漢李克用打,就算最後妄圖一舉擊破劉仁恭,可惜晉軍之中出了個李存勖,最終並沒有實現各個擊破的計劃。但梁軍在爭奪天下前期,可是一直壓種各方勢力打的,朱溫凜冽之處,天下英雄,無人敢正攖其鋒。毛澤東曾對朱溫進行過這樣的評價:“朱溫處四戰之地,與曹操略同,而狡猾過之。”

朱溫之父,名朱誠;他是朱誠的第三個兒子,年少時是一個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無賴。《舊五代史•梁太祖本紀》曰:“太祖神武元聖孝皇帝,姓朱氏,諱晃,本名溫,宋州碭山人。”傳說朱溫出生之時,他家所住的房屋之上,有祥雲湧現,時人詫異,後朱誠死去,朱溫三兄弟不及成年,遂從其母,借居在蕭縣劉崇家裡。朱溫寄人籬下時,正是不知四六的年紀,自負孔武有力,為劉崇不喜,但劉崇的母親對他很是照拂,經告誡家裡人說:“朱家的三兒子不是一般的人呢,你們應當好好地對待他。”家裡人問她說這話的緣故,她回答說:“我曾經看見他在睡熟了的時候,變成了一條赤色的蛇。”《舊五代史•梁太祖本紀》:“唯崇母自幼憐之,親為櫛發,嘗誡家人曰:‘朱三非常人也,汝輩當善待之。’家人問其故,答曰:‘我嘗見其熟寐之次,化為一赤蛇。’然眾亦未之信也。”

唐僖宗乾符年間,關東地區連年饑荒,成群的盜賊呼嘯相聚,黃巢趁機崛起於曹州、濮州地區,饑民們自願追隨他的有數萬人之多。乾符四年(877年)朱溫辭別劉崇家,跟他二哥朱存一同投入黃巢軍中。朱溫屢立戰功,很快升為大將。大齊政權建立後,朱溫任同州防禦使。朱溫自丹州南下,攻馮翎群,進而佔全群,正式嶄露出頭角。但不久屢次敗給手握重兵的河中節度使王重榮。朱溫屢次求援,被黃巢左軍使陣楷阻撓,遂斬隨軍監軍嚴實,率部投降王重榮。唐僖宗知悉後大喜,授朱溫左金吾衛大將軍之職,充河中行營副招討使,並賜名“全忠”。朱溫反攻黃巢,所過之處,無不披靡。

唐中和三年三月,朱溫被授予宣武軍節度使之職,並令他伺機收復長安。四月,黃巢軍敗退,長安被收復,朱溫一路打將過去,到了十二月,已到鹿邑附近,又遇黃巢軍,激戰一場,斬敵兩千餘,聲名大振。

龍紀元年(889年)朱溫斬黃巢余部蔡州節度使秦宗權,被封為東平王。黃巢覆亡後,唐帝國已名存實亡,各藩鎮擁兵自重,其中以宣武節度使朱全忠、河東節度使李克用、鳳翔節度使李茂貞、盧龍節度使劉仁恭、鎮海節度使錢鏐、淮南節度副大使楊行密等人勢力最大,史載“郡將自擅,常賦殆絕,藩鎮廢置,不自朝廷”,“王室日卑,號令不出國門”。

唐中和四年春,朱溫與晉軍李克用結怨,雖被李克用逃脫,但斬其部下數百,結成不解之仇。

李克用亦能常人所不能,但較朱溫之能,卻是差了一籌,兩人在之後偶有交兵,朱溫漸漸佔得上風。李克用都不是朱溫的對手,其他人就更不用說,朱溫對李克用之子李存勖評價甚高:“生子當如李亞子”。但好虎架不住群狼,朱溫雖然強煞,想要一口吃掉眾人也是不行,只得先圖大唐的天下。

朱溫挾昭宗回長安,昭宗從此成了他的傀儡。昭宗也深知自己的境遇,他對朱溫說:“宗廟社稷是卿再造,朕與戚屬是卿再生。”因此他對朱溫唯命是從。不久,朱溫殺第五可范等宦官數百人,廢神策軍,完全控制皇室。唐代中期以來長期專權的宦官勢力受到了徹底的打擊。朱溫則被任命為守太尉、兼中書令、宣武等軍節度使、諸道兵馬副元帥,進爵為梁王,

天祐元年(904年),朱溫殺宰相崔胤,逼迫昭宗遷都洛陽,八月壬寅夜,他指示左龍武統軍朱友恭、右龍武統軍氏叔琮、樞密使蔣玄暉等人,以入宮奏事為名,率兵進入內宮,昭宗身穿單衣繞殿柱而逃,被追上殺死,年僅三十八歲。本來還要殺何皇后,經其苦苦哀求,才免於一死。朱溫另立昭宗第九子李柷為帝,時年十三歲,史稱唐哀帝。天祐二年(905年),在親信李振鼓動下,朱溫於滑州白馬驛(今河南滑縣境)一夕殺盡殺宰相裴樞、崔遠等朝臣三十餘人。李振意猶未盡,對朱溫說:“此輩常自稱是清流,應當投入黃河,使之變為濁流!”朱溫大笑,立即命人把這些屍體投入滾滾黃河,史稱“白馬之禍”。

朱溫將昭宗身邊之人斬殺乾淨,暫時“挾天子”。這個時候,他已經從實質上控制,或者說是終結了李氏大唐皇朝。至此,李唐已是名存實亡。

開平元年(907年)朱溫廢唐哀帝,自行稱帝,改全忠名為晃,建都開封,國號為“梁”,史稱“後梁”,後人稱為後梁太祖。《新五代史•梁本紀第二》:“開平元年春正月壬寅,天子使御史大夫薛貽矩來勞軍。宰相張文蔚率百官來勸進。夏四月壬戌,更名晃。甲子,皇帝即位。戊辰,大赦,改元,國號梁。封唐主(李柷)為濟陰王。”第二年又殺李柷,自此大唐結束289年的統治,中國進入五代十國的紛亂時期。

據《五代史補》記載,朱溫為節度使時,用法苛嚴,大軍交戰時,如將軍戰死,所部士卒則一律斬首,稱“跋隊斬”,自是戰無不勝。而且士卒逃匿州郡,不歸者甚眾,為防士卒逃亡,朱溫命軍士紋面以記軍號。

朱溫這個人,雖然勇武過人,更賦韜略,但為人,其私生活的荒淫,行同禽獸,即使在封建帝王中也罕有其匹。

朱溫為黃巢同州刺史時,娶碭山富室女張氏為妻。張氏“賢明有禮”,朱溫“深加禮異”,“每軍謀國計,必先延訪。或已出師,中途有所不可,張氏一介請旋,如期而至,其信重如此”。天祐元年張氏病死後,朱溫開始“縱意聲色,諸子雖在外,常征其婦入侍,帝往往亂之”。

乾化二年,朱溫再次遭遇兵敗,並在路途之中染病,停張全義會節園避暑,並在此迫其妻女,淫辱之。張全義之子憤極要手刃朱溫,為張全義苦苦勸止。更令人不恥的是,他的兒子們竟為博取他的歡心將妻子送上以取嗣位,真是亘古之醜聞!

但是,朱溫最終死於這樣的醜聞之中。養子“朱友文婦王氏色美,帝(朱溫)尤寵之,雖未以友文為太子,帝意常屬之”。朱溫病重時,打算把朱友文從東都召來洛陽付以後事。其親子“友珪婦亦朝夕侍帝側,知之,密告友珪(朱溫第三子)曰:‘大家(指朱溫)以傳國寶付王氏懷往東都,吾屬死無日矣!’”朱友珪聞之心生怨恨,同樣是戴父皇的綠帽子,但皇冠卻可能會戴到養子頭上。於是朱友珪在朱溫病重時密謀發動宮廷政變,幹掉這個不可一世、荒唐淫邪的老男人。

朱友珪夜裡三更帶領左龍虎軍五百人進入宮中,斬關入萬春門,至寢宮,朱溫嚇得坐起大喊說:“我懷疑此賊很久了,恨沒早點殺掉,逆賊忍心殺父嗎?”朱友珪親吏馮廷諤用劍刺朱溫,朱溫圍著柱子轉,劍三次擊在柱上,朱溫身體疲乏,撲倒床上,馮廷諤以劍刺中,穿過腹部,腸胃都流出來了。一世梟雄被親子弒殺於深宮之中。然後朱友珪嫁禍於朱友文,並將朱友文殺害

但是,這朱友珪也不是什麼擁有大才幹的人,登基後不久便被其他兄弟弄死——梁朝內亂,當然是後唐庄宗李存勖的機會。朱溫的後人,也的確如他所言,遠不是“李亞子”的對手。後梁自太祖朱溫開國之前就長期與後唐前身即河東的晉國爭霸,後梁共歷三帝,前後僅16年,便亡於後梁李存勖之手。

大唐終結者朱溫在滅掉了李氏唐朝僅僅16年,其政權就被另一個李姓的唐朝滅掉了。歷史在這裡畫了一個小小的圓圈。因果報應,屢試不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