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陸再爆興奮劑醜聞 2運動員取消全運會成績

內蒙古田徑運動員張瑩瑩(左)和貴州田徑運動員丁常琴(右)因查出使用興奮劑,被取消全運會成績(圖片來源:* Images圖片合成)

大陸體壇頻爆興奮劑醜聞。天津全運會舉辦期間,中國田徑協會在官網發布通報,指兩名田徑運動員因被查出興奮劑陽性,取消全運會馬拉松比賽成績,並分別被禁賽2年及4年。

多家大陸媒體報道顯示,中國田徑協會分別於8月27日和9月6日在官方網站發布上述通告。通告指內蒙古田徑運動員張瑩瑩和貴州田徑運動員丁常琴在4月16日的賽外葯檢中被查出利尿劑(呋塞米)陽性。

經過聽證會等相關程序,兩人提交的材料均不能有效說明其陽性產生的原因,因此違規成立。

通告決定取消二人在天津全運會女子馬拉松比賽中的成績和名次,並對丁常琴處以禁賽兩年、並負擔20例興奮劑檢測費用(20000元)的處罰;由於張瑩瑩是第二次違規,故今次處罰加重,張瑩瑩將被禁賽4年,並需負擔40例興奮劑檢測費用(40000元)。

丁常琴的主教練趙小立、張瑩瑩的主教練王詠梅也將遭到處罰。

大陸體壇頻爆禁藥醜聞。就在上月末,國際體育仲裁庭(CAS)剛剛駁回中國女子舉重運動員劉春紅和曹磊就服用禁藥處罰的上訴,並維持取消其北京奧運會金牌的處罰。2016年8月,劉春紅、曹磊與另一名中國舉重運動員陳燮霞共同被國際奧委會查出葯檢呈陽性。

對於運動員爆出的興奮劑醜聞,大陸官方往往會將責任歸咎於運動員或其教練員,並“義正言辭”的稱反對使用興奮劑。

但日前逃亡至德國的原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對海外媒體表示,使用興奮劑是國家行為,1978年起,中國體育已進入興奮劑時代。

薛蔭嫻透露,中共官方甚至專門派醫務人員出國學習,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官員靠興奮劑催生出的成績獲得升遷,在利益與官職的驅使下,使用興奮劑大行其道,反對者則遭到排斥和報復。薛蔭嫻特別指出,舉重、游泳、田徑、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是興奮劑重點使用領域。

《時代》雜誌去年8月份的一篇報道指出,中國運動員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服用禁藥。該雜誌東南亞負責人Hannah Beech曾在中國目睹教練員讓年齡幼小的運動員食用“強身健體”的藥丸,教練將這些藥丸描述成“天然草藥”,但卻不敢讓Beech靠近這個藥丸。

報道說,雖然其他國家也有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但這與中國家體育系統中、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屬於自己的運動員,有很大區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