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制度性殘酷迫害 楊偉東全家流亡

楊偉東夫人杜興和德國前總統高克合影(楊偉東提供)

楊偉東和母親薛蔭嫻女士在德國(天溢攝)

楊偉東主編的著述《立此存照》(楊偉東提供)

五十一歲的當代中國著名藝術家楊偉東及夫人,和七十九歲的母親中國著名反興奮劑醫學專家薛蔭嫻女士今年六月到德國,走向艱難的流亡之路。

生於一九六六年的中國當代著名藝術家楊偉東先生,二〇一二年以來在香港陸續出版了多卷本的記錄當代中國社會及思想文化歷史的著作《立此存照》。他的母親薛蔭嫻女士是共產黨中國建立後的第一代著名鉛球運動員,第一代運動醫學專家,八十年代在擔任國家隊隊醫時因為抵制使用興奮劑而開始受到迫害。二〇〇七年,楊偉東的父親楊克同遭到國家體育總局來人上門圍攻,於同年十二月去世。二〇一五年七月,楊偉東到國家體育總局抗議,被拘捕關押三個月。由於他的母親薛蔭嫻二〇一六年以來重病在北京得不到醫治,今年六月在多方人士的幫助下,他們得以到達德國。在到達德國後,楊偉東及夫人杜興和母親薛蔭嫻女士選擇了流亡之路。關於他為什麼會走向流亡之路,記者採訪了楊偉東先生。

他首先對記者說,“走向流亡道路,因為我們現在在國內無法進行正常工作了。現在比我最困難的時候,一二年的時候還要困難,現在的博弈方式跟一二年的時候宋庄的警察那種跟我們博弈的方式不一樣了。現在是安全局關注我們,安全局關注你,那壓力大多了。安全局警察說,我就是共產黨門前的一條狗,讓我咬誰就咬誰。”

關於安全局,他具體介紹說,“安全局是沒有任何法的,比公安局權力要大得多,違法程度也大得多。它現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它想抓你,說抓就抓了,說讓你消失就消失了。它比六一〇還甚,它打你,是以危害國家安全的名義來整你,放你也很容易。”

流亡現在意味著顛沛流離、艱難困苦的生活,他們一家三口為何選擇這樣的道路,楊偉東先生說,“困難再大,我覺得首先是自由是第一位的。第二是我父親不能夠白死。這種不明不白的死,我覺得我們絕對不能夠接受。這就說我們再困難,這裡面我們是要報仇,還不光是真相問題。但報仇肯定首先要從真相開始。”

對此楊偉東先生認為,造成他父親死亡,以及對他一家二十多年迫害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大陸的制度。他說,“報仇就說,你怎麼報?我把打死我爸爸的人殺了?這種我認為是沒有智商的人的做法,而共產黨正是想逼迫我走向這條道路。它把一個體制給一個個體造成的傷害,最後想讓我們個體對個體的對決。如果你這樣做,那等於說搭上我父親的命,包括我們全家的命最後全都搭上了。這麼做完了後,真相就沒有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