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薛寶釵為何稱王鳳姐為「鳳丫頭」?

《紅樓夢》87版電視劇,薛姨媽之女薛寶釵。(網路圖片)

在《紅樓夢》中,王子騰、王夫人、薛姨媽,還有鳳姐的父親,都是金陵王家嫡親兄妹。在“王家”這條線上,鳳姐和寶釵應該是“姑表”姐妹關係,按照家族規矩和倫理,二人應該以“表姐”、“表妹”相稱。但是在小說中,寶釵卻不分時間、地點和場合,一概稱鳳姐為“鳳丫頭”,讓人覺得非常疑惑和不解。

寶釵稱鳳姐為鳳ㄚ頭

第三十五回:寶玉想吃荷葉蓮蓬湯,鳳姐趁機多做了一些討好眾人,賈母說她“猴精”,寶釵在一旁笑著對賈母說:“我來了這麼幾年,留神看起來,鳳丫頭憑他怎麼巧,再巧不過老太太去。”

《紅樓夢》87版電視劇,王夫人侄女王熙鳳,人稱“鳳姐”。(網路圖片)

第四十二回:眾姊妹們在園中玩耍嘻笑,當林黛玉把劉姥姥比作“母蝗蟲”時,寶釵笑道:“世上的話,到了鳳丫頭嘴裡也就盡了。幸而鳳丫頭不認得字,不大通,不過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顰兒這促狹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將市俗的粗話,撮其要,刪其繁,再加潤色比方出來,一句是一句。”

第四十四回:賈璉趁鳳姐過生日和鮑二家的偷情,平兒因此受了些委屈,寶釵寬慰平兒說:“你是個明白人,素日鳳丫頭何等待你,今兒不過他多喝了一口酒。他可不拿你出氣,難道倒拿別人出氣不成?”

此外,第四十二回中,在議論惜春繪畫的事情時,寶釵當著眾姐妹的面,凡三次稱鳳姐為“鳳丫頭”。第五十七回,在邢岫煙面前也把鳳姐稱為“鳳丫頭”。

丫頭的意思

“丫頭”,是對丫鬟和女孩子的泛稱,是主子對丫鬟,年長的哥哥姐姐對年幼的妹妹,或是長輩對晚輩女子的一種稱謂,是有嚴格界限的,是不能隨便用的。但是寶釵不論是半開玩笑,還是順接話頭;不論是對思想單純、年齡尚小的眾姐妹,還是對王熙鳳非常賞識的賈母;不論是在王熙鳳的心腹丫頭平兒面前,還是在王熙鳳的婆婆的侄女邢岫煙面前;不論王熙鳳在場還是不在場,一概稱鳳姐為“鳳丫頭”,而且叫的那麼自然,那麼隨便,那麼公開。作為一個長期寄居在賈府,年齡不算大,而且尚未出閣的姑表妹妹,薛寶釵憑什麼敢對賈府事務的管理者王熙鳳如此戲謔和不恭,居然明目張胆的直呼其為“鳳丫頭”呢?

寶釵為何稱鳳姐為鳳ㄚ頭

首先,鳳姐不是寶釵的丫鬟,也沒有伺候過寶釵,所以“主子對丫鬟”的情形應該被排除。其次,根據小說提供的線索,鳳姐的年齡明顯長於寶釵,寶釵應該稱王熙鳳為“鳳姐”或“表姐”,但寶釵卻稱鳳姐為“鳳丫頭”,所以“年長的姐姐對年幼的妹妹”的情形也應該被排除。如果這樣,寶釵為何稱鳳姐為“鳳丫頭”就只剩下了一種情形,那就是寶釵的輩份比鳳姐的輩份高,寶釵是鳳姐的長輩,寶釵稱鳳姐為“鳳丫頭”是長輩對晚輩的一種和藹稱謂。要弄清這樣一個問題,還應該從薛姨媽令人奇怪的身份說起。

薛姨媽的身份極尊

第四回:薛姨媽帶著薛蟠和寶釵來投奔賈府時,希望能夠在這裡長住,自己的親姐姐王夫人還沒有表態,還沒有來得及勸留,賈母就派了人來說:“請姨太太就在這裡住下,大家親密些。”這就表明了賈母對薛姨媽積極的歡迎態度,賈母希望薛姨媽留下的心情比王夫人還要迫切,還要強烈。

第七回:周瑞家的送走了前來打秋風的劉姥姥後,來到薛姨媽的住所找王夫人彙報工作,剛要走,薛姨媽笑道:“你且站住!我有一宗東西,你帶了去吧!”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是王夫人的奴才,一切唯王夫人之命是從。按照常理,即使薛姨媽想讓周瑞家的跑腿辦事,也應當爭得姐姐王夫人的同意,然後再安排。薛姨媽的這句“你且站住!”,不但非常突兀,而且有點放肆,似乎無視王夫人的存在,這不像是一個初來乍到的寄居者口中所能說出來的話。

薛姨媽與賈母同享待遇

第四十回:賈母帶領劉姥姥等人暢遊大觀園,在藕香榭安排吃飯時,“上面二榻四幾,是賈母和薛姨媽;下面一椅兩幾,是王夫人的,余者都是一椅一幾。”社會尤其是大家族中,是非常講究吃飯時的“座次”的,先長輩後晚輩,先年長者後年少者,不能亂坐。薛姨媽是王夫人的妹妹,王夫人又是賈母的兒媳,按照順序薛姨媽應該坐在王夫人之下。雖然薛姨媽是客,但在禮節上也不能超越王夫人,頂多與王夫人平起平坐,同坐在“下面”進餐,而不能沒有任何推辭,就心安理得的坐在了“上面”,與賈母享受同一級別的待遇。

第四十三回:賈母要變著花樣為鳳姐過生日,便把眾人都請來開會,聚了滿滿一屋子人。“只薛姨媽和賈母對坐,邢夫人、王夫人只坐在房門前兩張椅子上。”在大家商量“湊份子”時,賈母先道:“我出二十兩銀子。”薛姨媽笑道:“我隨著老太太,也是二十兩。”邢、王二夫人笑道:“我們不敢和老太太並肩,自然矮一等,每人十六兩罷了。”在這樣一個隆重的場面,薛姨媽居然能和賈母一樣,都在主席台前排就座。再者,邢夫人是鳳姐的婆婆,王夫人和薛姨媽都是鳳姐的姑媽,按理她們三個輩份相同的人的“份子”也應該相同,可是薛姨媽偏偏是和賈母一個等次,隨著賈母,和賈母“並肩”。有的讀者可能認為這是賈府對遠來客人的一種尊重,其實不然。薛姨媽如果剛來,賈府對她客氣讓她坐上座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薛姨媽在賈府一住就是好幾年,賈府不可能天天把她待為上賓,尤其是在家庭全體人員會議上,硬要爭風頭與賈府的最高領導賈母“對坐”,薛姨媽也不會那麼不懂事。

此外,第七十一回中,賈母八旬大壽這麼隆重的宴會上,除了老壽星賈母外,“首席便是薛姨媽”。可見薛姨媽在賈府的輩份是非常特殊的,地位是非常尊顯的。她能夠得到賈母讓其住在賈府的極力懇請,能夠旁若無人的指派王夫人的陪房跑腿辦事,能夠在各種大小宴會上與賈母平起平坐享受同一待遇,能夠在給鳳姐過生日時拿出與賈母同樣多的銀子並且風頭蓋過了邢夫人和王夫人,種種跡象表明:薛姨媽與賈母的關係非同尋常,她在賈府的輩份是與賈母旗鼓相當的,甚至可以說是平級的。

雖然在“王家”那條線上,薛姨媽和王夫人是同胞親姐妹,是同輩人,但是拋開“王家”,單就“賈府”與“薛府”兩個家族而言,可以推斷:當年榮國公和紫薇舍人薛公的某種關係,促成了賈母與薛姨媽是同輩人的現狀。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身份為妹妹的薛姨媽倒成了姐姐王夫人的長輩。這樣論起來,寶釵就是鳳姐的長輩,寶釵把鳳姐稱為“鳳丫頭”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新浪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