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面試官一聽我在美留學1年沒實習經歷 就沒下文了

據新華網9月26日報道,留學一年取得美國高校商學碩士學歷的張晴,沒想到回國後找工作居然會四處碰壁。她原以為找個上萬元的工作是底線,但投了無數簡歷後發現,僅靠留學文憑在招聘市場上根本吃不開。

“新華視點”記者採訪發現,把留學當“鍍金”輕鬆溜一圈回國的“洗澡蟹”式海歸,在激烈的競爭中面臨淘汰,留學生年收入從幾萬元到超過百萬元分化嚴重。

留美碩士月薪4000多元,不少海歸薪酬收入低於預期

“應聘時,面試官除了考察英語水平外重點看海外經驗。一聽我在美國留學1年且沒啥實習經歷,往往就沒下文了。”張晴說,經過努力她才找到月薪4000多元的一份工作。

張晴的遭遇並非個例。近日,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等機構發布的《2017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44.8%的海歸稅後月收入在6000元以下。近七成海歸認為實際工作收入遠低於個人期望工資。

北京因私出入境中介機構協會會長齊立新說,自費留學生付出高額學費、生活費,必然對就業薪酬期待較高。

齊立新說:“純粹算筆經濟賬:現在,美國留學每年起步花費在4萬美元,摺合人民幣接近30萬元,留學3年總投入在90萬元左右。即便回國找到月收入過萬元的工作,也得7年多才算收回留學投入。”

受國內發展機遇與政策吸引等影響,海歸人數激增。教育部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出國留學人員54.45萬人,同比增長3.97%;留學回國人員總數為43.25萬人,同比增長5.72%,較2012年增長15.96萬人,留學回國人員增長率首次超過出國留學人員。

據媒體此前報道,繼上世紀50年代初和90年代初的兩次留學生“歸國潮”之後,中國留學生回歸的世紀拐點已經到來,第三輪歸國潮已經開啟。若以一個留學生在外求學3年為均值,即以當年留學回國人數與3年前出國留學人數做比較,早在2011年,我國就已經進入拐點期,即“進大於出”。

研究報告顯示,54.8%的海歸主要看重國內經濟形勢發展好,還有超過40%的人認為家庭、朋友圈都在國內,因此選擇歸國發展。該報告還顯示,導致留學生回國的另一個因素是美國、英國以及澳洲移民政策收緊,留學生畢業後難以留在留學國家繼續發展。

資料圖圖片來源:都市快報

不少海歸坦言,放平心態、理性調整預期成為必然。據跨國職業教育平台“職優你”與Boss直聘2月底發布的報告顯示,2016年畢業的美國留學生,在國內求職的平均期望月薪為8395元,同比下降6.3%;實際平均薪酬為7085元,低於預期值15.6%,實際薪酬與期望薪酬的落差幅度同比縮小1.9個百分點。

此外,有媒體將“國內應屆生起薪”與“留學海歸起薪”進行了比較。據悉,2016年國內高校畢業生數量達到765萬。BOSS直聘與看準網共同發布的《2016年應屆生就業競爭力報告》顯示,2016年全國應屆生平均期望薪酬較去年回落5.6%,至4421元;起薪在3000-3500元區間的國內應屆生最多,佔到總數的14.1%;有七成的應屆生薪水不足5000元。

“大海歸”“小海歸”薪酬差距逾10倍

據悉,不少企業的人力資源部門將“是否掌握獨特技術或技能”作為分割線,將海歸群體劃分為“小海歸”與“大海歸”,其薪酬分化日益顯著。

畢達教育諮詢總監徐傳海說:“僅有普通文憑,缺乏技術與經驗的‘小海歸’競爭力明顯較弱。能拿到高薪酬的,大部分是有名校過硬文憑或者多年實際工作經歷,處於人才金字塔塔尖的‘大海歸’。”

湖北省一家國企負責人稱,在普通社會招聘中,留學生與本土畢業生薪酬水平相當,“企業不可能獨為海歸打破薪酬公平體系”。相較“小海歸”與國內畢業生同台競爭的失落,“大海歸”的發展則如魚得水。在德國留學8年、入選國家“千人計劃”的楊治國,2009年歸國後在武漢創立了一家地理信息科技公司,企業發展勢頭迅猛。

楊治國說,在軟體信息行業,無論海歸還是國內畢業生,碩士的起薪為8000元左右。若是掌握全球領先成熟技術的海歸人才,年薪則能達到80萬元左右,如懂經營更是能達到上百萬元。

目前,“小海歸”群體比例明顯偏高。《2017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51.2%的海歸在海外生活時間不足3年,29%的海歸在海外生活時間在3年至6年。海歸中,碩士研究生佔61.5%,本科佔31%。

據悉,根據歐美學制,熟練掌握先進技術或成熟技能,一般要讀完博士學位,或者有海外多年工作歷練經驗。而我國過半海歸都是攻讀兩年制或一年制碩士。此外,隨著留學“低齡化”,留學4年的海歸中不少人僅讀完本科。

激烈競爭將淘汰“洗澡蟹”式海歸

“去光環化”倒逼留學從“鍍金”轉為“煉金”。一些海歸介紹,海外留學是一個自我挑戰的過程,但不少留學生不努力克服語言、文化障礙,這種安逸、逃避的“鍍金”式留學,最終能收穫的也僅是一張文憑。

兩個月前,齊岳結束5年的留學生活,獲得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博士,在上海一家大醫院當醫生。讀博期間,齊岳每天都是早上不到8點趕到研究室,一直加班到晚上8點後才離開。

齊岳說,不加班加點實驗,很可能研究成果就會被其他研究組搶先完成並發表論文,此前的辛苦白費。此外,在學習基礎、語言文化都存在劣勢的情況下,不付出更多努力很難得到導師的全力推薦。

此外,留學生專業扎堆,與國內人才需求出現錯配。《2017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海歸主修科目中,商科佔比達到46.3%,人文科學和社會科學兩項佔比約20%,應用科學與自然科學佔比分別為16.2%、7.4%。

國家“千人計劃”創業人才、廣州邁普再生醫學科技公司董事長袁玉宇說,“洗澡蟹”式海歸肯定會遭遇淘汰,海外留學生應充分把握各種實踐機會不斷“煉金”,才能真正學有所成。

楊治國認為,留學生起薪高低不代表市場悲觀或不悲觀。個人價值總是在社會實踐中回歸的,不是有什麼樣的學歷就應該拿什麼樣的工資,自身價值應該靠個人的努力奮鬥來證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