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外媒:中央和地方 哪國解不開的死結?

中國開始面臨經濟放緩和債務飆升問題,然而解決之道卻難以推行。中央政府加大對地方政府的控制,是解決方法之一,但地方政府官員仍然有某些動作。地方一級的阻礙不一定削弱北京的改革意志,但顯然會使前路更加艱難。

美國《地緣政治的未來》網站發表該刊分析員馬西(Matthew Massee)的文章說,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取消了軌道交通項目,包頭市取消了已經開建的地鐵項目。這是北京竭力控制地方政府債務的最新舉措。但由於中央政府的利益往往和地方政府不一致,北京將面臨後續的問題。

2015年,中央政府為保持經濟增長,鼓勵城市建設鐵路線等新的基礎設施。但北京當局後來開始淡化經濟增長的重要性,並代之以新的戰略布局——要求城市優先控制財政風險,為日益成長的中產階級創造更高的生活質素。為兌現新戰略,北京將更嚴格地審查固定資產投資,貫徹現有的環境規章,推行年度物業稅等。

但絕大多數地方官員更關心自己的升遷,而不是治理所在的城市。因為過去三十年來,中共官員最可靠的升遷之途,主要仰賴其治理地區的經濟表現和增長率,而不是靠民意。支持中央政府平抑急速增長的債務,無助於這些官員在黨內的爬升。

但這個機制充斥貪污賄賂,而且長期受到容忍,和經濟增長並行不悖。現在,不惜代價快速增長的時代已經結束,財政風險管控成為首要任務。中共已經修訂了黨員提拔條件,集中考察社會和諧、生態保護、生活質素等方面的政績,這些都是很難量化的東西。

代表中央政府的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一向批准大規模交通運輸基建項目,現在卻開始打擊固定資產投資。發改委的新措施,令那些靠交通基建項目推動經濟發展的地方政府氣餒。武漢、襄陽、煙台的官員對《財新網》說,他們不可能在短期內推動自己計劃的項目了。

發改委之所以能夠對地方政府的大規模交通基建實行某些控制,是因為項目需要向國有銀行系統融資。但在治理污染方面,北京就難以控制地方政府了。例如四大直轄市之一的天津,地方政府操控空氣質量數據,堵塞污水排放使水質達標,偽造會議文件瞞騙北京當局。地方稅收來自於生產,這就迫使地方政府為保穩定的稅收而忽視環境污染。

中國的發展商購入土地時,根據土地的租期償付土地稅。當發展商出售土地上的物業後,則由業主償付土地稅。這就是說,地方政府租出土地後相隔兩到四年,可獲得兩大筆稅金。這種稅收機制最引人注目的問題是,鼓勵業主囤積房產待價而沽。地方政府從這種機制大獲其利,因為高房價意味著更多的稅收。2016年,土地發展的收入佔中國地方政府總收入近30%。在某些城市,更達到總收入的50%。

2017年,評級機構穆迪估計,中國GDP的25-30%,與房地產和建築業的最終需求有關。大量工作職位也仰賴房地產和建築業。中國官員照例要調到不同的省份和城市工作,他們對地方政府財政的長期穩健並不關心,更感興趣的是迅速銷售土地,以及保持穩定的就業率。因為這些才有助於為他們的個人表現增光。

中國開始面臨經濟放緩和債務飆升問題,然而解決之道卻難以推行。中央政府加大對地方政府的控制,是解決方法之一,但地方政府官員仍然有某些動作。地方一級的阻礙不一定削弱北京的改革意志,但顯然會使前路更加艱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萬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