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NPR:數十年來 中國農民工進城 現在他們被趕走

據《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12月6日報道,北京南部的九宮鄉的街道上堆滿了被拆毀建築物的廢墟,還有一堆堆廢棄的衣服和家居用品。

當局在本周停水斷電之前,只給了這裡的農民工幾天的時間搬離。

在一條背街的小巷裡,兩個女人,她們的衣服和頭髮滿是灰塵,正努力把沉重的傢具從搖搖欲墜的家中搬到街上,然後堆放在推車上。在她們附近,蛋殼,菜刀和一點蔬菜還殘留在臨時戶外廚房的砧板上。這裡是一個由小型的一室住宅組成的庭院,租戶都是農民工。

其中一名婦女嘆了口氣說:“這對我們老百姓來說太不公平了。”她不願透露姓名,因為擔心政府會懲罰她。

她說:“我們遭受了太多的痛苦,這些年來我們在這裡工作,現在我們必須拋下一切,回老家。”

這名婦女來自中國北部河南省的貧困地區。她和丈夫十多年來一直在北京出售建築材料,從事房屋裝飾。

北京從上個月開始驅逐外來人口,當局採用的高壓手段引發了巨大的爭議。除了北京之外,外來人口也被趕出了如上海和廣州這樣的其他大城市。這樣做的結果是,當局正在將過去四十年裡帶來經濟發展的外來人口從城市趕回農村。

驅趕之後,路邊的早點攤,修鞋匠,鎖匠和快遞員都不見了,因為他們的家園已經被夷為平地。一些常年住在北京的居民,剛畢業的大學生和白領也流離失所。

儘管他們是中國人,但是因為中國的戶口制度,他們被視為外來人口。在中國,戶口由一個人的出生地決定。

政府的藍圖是把北京的人口限制在2300萬,比現在大約多一百萬,並將非必需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如製造業和批發業轉移到城外。

北京南部大興區上個月發生的一起火災,造成19了人死亡,似乎加速了這一進程。火災之後,北京市政府規定在12月底前,拆除非法,不安全的住房。外來人口使用的商店,工廠,倉庫和公寓樓也正在成為被拆除的目標。

已經退休的清華大學歷史學家秦暉(音)表示,中共當地政府通常對這些貧民窟視而不見,直到有火災或者需要征地。突然之間,農民工的家變成了“非法建築”,被夷為平地。秦認為,這樣做,政府實質上是將城市中的農民工聚居區定為非法。

這位來自河南省的婦女則認為,“如果他們能夠修好消防出口,那麼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不會有什麼(火災)隱患。”“他們這樣對待農民工不公平。”

雖然政府說已經舉辦了求職招聘會來幫助流離失所的外來打工者,並幫助其他人返回家鄉農村,但是該名婦女表示沒有人幫助過她。

這位婦女在挽救了最後一些物件之後,將它們放進塑料袋裡,然後放在她的摩托車上,駛進了寒冷的街道。

目前尚不清楚,北京的800萬農民工中有多少人已經被驅離。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人口專家易福賢(音)認為,當局的大規模驅趕其實沒有必要,因為北京的外來人口數量已經達到了頂峰。

他說:“即便政府不趕他們走,外來人口凈流入趨勢也會逆轉。”

他表示,外來人口已經在離開北京了,因為北京生活成本太高了,他們在 大陸的家鄉已經開始有了工廠工作,通了高鐵,有了互聯網。

易福賢表示,如果外來人口離開北京,北京就可能最終淪落為中國的鐵鏽地帶。北京的人口在老化,外來人口現在佔北京20歲到39歲居民人口的一半以上。

易福賢認為:“如果你再在北京呆上十年,將目睹這座城市的衰落。”

因為戶口制度剝奪了他們受教育,醫療等城市人口擁有的福利,很多農民工將孩子和父母留在農村。

這種生活現在越來越難以為繼。很多農民工說,他們寧願少賺一點,也不願意遠離家鄉。

易福賢認為:中國的經濟中心正在經歷歷史性的轉變,正在遠離大城市和沿海地區,向西南轉移,那裡工資更低,工人更年輕,生育率更高。

與此同時,中國的知識分子請求政府停止北京的驅逐運動,稱其為侵犯人權。甚至一些官媒也對此進行了批評。

易福賢說,讓很多人憤怒的是,政府把農民工稱為“低端人口”,其實就是暗示他們是劣等的人。

他說:“ 中共當局不只是這麼說,而且把它寫進了政府文件。”“這真是荒唐。”

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批評驅逐農民工做法的討論受到嚴格的審查。

另一名正在努力留在北京的農民工婦女逃離了一個又一個店面的拆遷。現在,她和她的丈夫正在九宮鄉作最後的逗留。

近七年來,他們在北京辛勤工作,養活六口之家。她也要求匿名,擔心被當局處罰。

像許多外來打工者一樣,她想起十年前北京奧運主題曲“北京歡迎你”時,感到很生氣。

她回憶說:“2008年,北京歡迎我們。”“今年,他們要把我們統統踢出去。”

原文For Decades, China's Laborers Moved To Cities. Now They're Being Forced Out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博談網記者鄭皓然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