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投身NGO指導網民突破封鎖 廣東甄江華因涉嫌煽顛被監視居住

2017年12月12日,湖南省多名公民在甄江華32歲生日當天,頭戴印上他肖像的面具,用慶生的方式聲援甄江華。(“小彪”提供)

3個月前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事拘留的廣東維權人士甄江華,現轉為監視居住,但仍不準與律師會面。甄江華作為網路專業人士曾親自指導網民突破互聯網封鎖,並參與非政府組織協助民間爭取權益。

律師任全牛周三(12月13日)接到廣東珠海市公安來電,通知其當事人甄江華已轉為“指定住所監視居住”。任全牛以往多次前往珠海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接觸當事人,均遭拒絕,雖然經過多番交涉,但任全牛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當局至今仍然不允許兩人會晤。

任全牛:我個人的認識是,在國內目前的環境下,他(當局)一直不想讓律師去見(當事人),變相對被羈押的當事人在思想上、精神上給予鼓勵或肯定。

2005年中國頒布“非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備案管理辦法”,當時在網路公司任職技術主管的甄江華對中國的互聯網審查有切身體會,他經常收到公安部門通知要求其單位即時處理一些網站。因此甄江華以自己的網路技術,指導網民突破互聯網封鎖把消息放上外國網站,並參與非政府組織協助民間以法律途徑爭取權益,結果被公安多次問話與警告。

“709律師大抓捕”後,甄江華出任民間維權網站“權利運動”的執行理事。劉曉波逝世後的“頭七”,廣東江門海祭多人被捕,甄江華也到看守所存錢給被捕人士,結果在9月1日被廣東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

律師任全牛相信,甄江華的經歷使他失去被捕者一般應該享有的權利。

任全牛:即使是按照他們判斷的,他屬於政治犯類的,他也應該享有法律上的權利,這樣才能體現真正的“依法治國”。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的。這種民間組織NGO,包括一些有民主想法的人,一旦這些人被控制,很多時候都採取一種違法手段去羈押、偵察。他(甄江華)一被捕就提供了他想請的律師的名單,但是好幾個月了,他的這一想法沒有給他轉達。可能是不逮捕,先監居,監居滿了以後再取保,然後不了了之。

湖南省多名公民在周二(12月12日)甄江華32歲生日當天,頭戴印上他肖像的面具,用慶生的方式聲援甄江華。有份參與的“小彪”譴責當局對待甄江華的手法荒唐。

“小彪”:甄江華作為年輕的人權捍衛者、一個社會運動參與者,他能積極關注這些社會事件。當局通過抓捕甄江華其實也是恐嚇民間其他的的一些人權捍衛者和社會活動參與者,意圖警告這些人士不要跟當局對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