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古德明:立法會引刀自宮

當年宦官橫行,天下「綱紀大亂」;新香港還有沒有綱紀可言,則不妨看看《基本法》第七十五條:「立法會會議的法定人數為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二分之一。」但是,據立法會通過的議事規則修訂,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由至少三十五人一減而為二十人,使《基本法》的規定頓成虛文。

新香港法庭竄改立法會民選結果之後,立法會在朝派乘民主派議席大減,由主席梁君彥率領,開會才三十六小時,就把監督政府的百年成規廢盡。從此,議員拉布、調查行政奸弊等權力大削。行政長官鄭月娥見立法會引刀自宮,欣然稱善。

這個自宮故事,使人想起《後漢書》卷七十八宦者列傳序言:漢明帝以後,宦官獲君主倚重,“委用漸大”,不少更獲賜爵封侯。於是奸佞之徒“腐身熏子(或自宮,或閹割兒子)”,求為宦官。他們既以富貴為務,自然“剝割萌黎(百姓),競恣奢欲,構害明賢,專樹黨類。漢之綱紀大亂”。

後漢之外,宦官權勢,以明朝最盛。正德皇重用宦官劉瑾等“八虎”,於是有人“盡閹其子孫以圖富貴,有一村至數百人者”。明末權臣魏忠賢就是憑自宮而得為宦官,而得“毒痡(病)海內”(《萬曆野獲編》補遺卷一、《明史》卷三零五)。後漢、朱明這兩段歷史,立法會在朝派三十九位議員現在重演了一次。

當年宦官橫行,天下“綱紀大亂”;新香港還有沒有綱紀可言,則不妨看看《基本法》第七十五條:“立法會會議的法定人數為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二分之一。”但是,據立法會通過的議事規則修訂,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由至少三十五人一減而為二十人,使《基本法》的規定頓成虛文。大律師吳靄儀主張由法庭複核這修訂,但新香港法庭除了判處民主派議員入獄、革職等,向來“尊重三權分立原則”,怎會逆在朝派旨意行事。吳靄儀應是知其不可為而為者。

今天,遵循綱紀,往往反遭見斥。民主派議員據議事規則拉布,固然被鄭月娥斥為“荒謬”,就是市民依法向監警會投訴,也會被監警會斥為“虛假不實,只因被警方控告,而反告警方,藉此上法庭自辯”。有小民郭卓堅求司法複核在朝派亂綱違紀事,申請法律援助,更被法律援助署斥為“濫用法律援助服務,未來三年不準再申請”。總之,保障民權的綱紀,都已變成“要堵塞的法律漏洞”。立法會議事規則之修改,無非“堵塞漏洞”的一例。

而立法會監督行政當局,的確並無必要。鄭月娥十二月十二日指出:“有人說,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之後,將無力防止政府損害市民。這說法完全不能成立,因為我們這個政府不會做損害市民的事。”然則立法會不如解散算了。今天,香港樓房價格之高,貧富之懸殊,工人每天工作時間之長,都居發達世界第一位,無疑可作“這個政府不會損害市民”的明證。

明朝仁宗皇帝初即位,有長沙府民自宮,求為宦官。仁宗說:“游惰不孝之人,忍自絕於父母,豈可在左右?”把那人發配邊疆充軍。那是明朝閹黨亂政之前的事。新中國不會有這樣的事了。習近平左右,只要腐身熏子之徒,否則梁君彥和在朝派諸君子怎會相率自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