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共產黨如何讓西方變成共產主義社會

——專訪章天亮(二):什麼人和組織讓人背離神?

比如有一個叫安東尼奧格萊姆西(Antonio Gramsci)的人,他是一個義大利的共產黨員,他也是共產國際中一個高官,他就提出一個概念,叫做體制內的長征,也就是在現行的自由社會的體制之內,他要像搞長征一樣,一步一步的把這個西方社會變成像共產黨社會。這是在義大利。

章天亮博士(圖片來源:Tianliang Zhang視頻截圖)

(接上期)章天亮:我們知道最後永遠都是神贏了,這個結局是定的,關鍵的問題說,我們每一個人在面對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們是怎麼選擇的。也就是說正邪之間的選擇,會是永生和永遠毀滅之間的選擇,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事情非常非常重要。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把這個事情提出來呢?就是我談到不同的民族,他們都等待神的歸來,這個之前是有預兆的,比如說優曇婆羅花的開放,以色列的復國,水晶頭骨等具體這些事情都發生了。所以你要看到不同民族的預言,都在指向歷史的今天,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代,而這個時代說到正邪較量,那就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組織讓人背離神。

反神的共產黨在西方以另外的面目出現

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一個組織,從來都不隱諱它反神的,這就是共產黨。而且共產黨在出現之後,系統的破壞著中國的文化。因為中國的文化它的歷史淵源很深,對神的信仰很深,所以它要想讓人背離神,它只能夠採取暴力的方法,強制性的去拆廟,去燒毀經典等等。

西方的文化根基沒有那麼深,它就採取了一種漸進的滲透方法,讓人逐漸的背離神。所以當時馬克思在提出暴力革命這一套之後,在世界各地相繼成立了一些組織,這些組織他們也提出了一些漸進的方法,所謂漸進的方法就是step by step,一步一步的去侵蝕,去滲透到西方社會裡面去,在你的體制之內反體制。

比如有一個叫安東尼奧格萊姆西(Antonio Gramsci)的人,他是一個義大利的共產黨員,他也是共產國際中一個高官,他就提出一個概念,叫做體制內的長征,也就是在現行的自由社會的體制之內,他要像搞長征一樣,一步一步的把這個西方社會變成像共產黨社會。這是在義大利。

在英國,成立了一個組織叫費邊社,費邊社的成立是當時一對夫婦叫韋伯夫婦,再加上我們中國人非常熟悉的一個戲劇作家叫蕭伯納,知道的人不少。他們成立這個費邊社,他也是希望這個社會就像一個自然發展的有機體一樣,最後一步一步的演進到這個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嘛,所以也就是說在向共產黨這方面過渡。

在德國,出現了法蘭克福學派,代表人物是馬爾庫塞。這個馬爾庫塞,他和馬克思、毛澤東並稱為3M,因為他們的姓全都是以M開頭的。

馬爾庫塞就是通過在大學講學,包括著書立說等等,也是想把自由社會變成像共產黨的社會。他們都是搞這種漸進改變的路徑。這些東西在上個世紀60年代的時候,幾乎是一次總的爆發。在上個世紀60年代的時候,在這個美國發生了很多新思潮,一個系列的新思潮,在60年代集中爆發。比如說搖滾樂,女權運動,反戰運動,環保運動,性解放運動等等,很多跟共產黨有關的那些運動都在60年代集中爆發。

60年代從理論上來講,它並不是一個共產黨爆發的時代,為什麼呢?因為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的這種制度會造成工人的貧困,然後會造成工人的革命,最後會出現革命,造成這個制度的改變,變成社會主義。

但實際上,在二戰以後,全世界出現了一個長達25年到35年的經濟繁榮大周期,當時歐洲的GDP每年增長是5.5%,美國是3.7%,當時歐洲的失業率只有0.7%,美國是1.5%,遠遠低於現在的失業率。就是幾乎人人都有工作,而且這個工人的工資在不斷提高,大家生活得很好,也就是說工人們並沒有一個想要造反革命的動力。

馬克思主義者進入了西方三個重要領域

在這種情況下,那些馬克思主義者,那些要把社會漸進改良,所謂的漸進改良就是向社會主義過渡的這些人,他們就把目光投向了學生。這些學生在60年代的時候就被煽動起來了。當時在60年代不光是美國,在歐洲同樣在很多大學爆發的學生運動,包括反戰示威,性解放運動等,這些運動都是共產黨在背後推動的。但是因為我們知道,因為美國並沒有這種革命的土壤,那些暴力的這種街頭運動,包括一些極端分子,他們的行動在美國不可能持久。因為這些人畢竟也要畢業,也要養家糊口,他一旦有工作之後,他就不見得去搞這種暴力活動了。所以這些人就怎麼樣呢?他們就進入到了一些非常關鍵的社會領域,對這個世界影響非常深遠的一些領域。比較突出的三個領域,一個就是大學,當時的一些極端分子成為了大學的教授,比較典型的比如說那個比爾艾耶斯(Bill Ayers),這個人是跟奧巴馬在同一個機構工作過的。這個人在70年代的時候,他到處搞爆炸。當時他炸過國防部,炸過美國的國會山,炸過紐約的警察總局,還炸過舊金山的警察局。因為這些都是犯罪行為,所以他後來就逃匿了,逃匿了若干年之後他自首。自首之後,當時他很順利地逃脫了法律的懲罰,因為當時指控他的一些證據是通過不合法的手段收集的,所以他就是很幸運的,所謂幸運的就逃脫了這個司法的審判。

在80年代的時候他又跑到大學裡當教授了,他幹什麼?他做的就是教育。我只是拿他舉個例子,也就是說很多當時的左翼極端分子進入了教育領域,然後從幼兒園開始就給孩子們洗腦,讓他們去接受左派那些思想,教育決定著人類的未來和下一代的思想。

馨恬:他們給孩子們教些什麼東西呢?

章天亮: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在2015年的時候,加拿大就有家長反對加拿大對幼兒在小學裡邊做性教育,這性教育非常可怕,小學三年級就開始識別性器官,到了4、5年級的時候就要懂得什麼是手淫啊,什麼類似於這種東西,

馨恬:在我們加州,去年也開始在小學生裡面實施這種新的教材,聽起來挺類似的。它裡面還包括同性戀的性行為等內容。

章天亮:對,比爾艾耶斯(Bill Ayers)當時就是講,從小學的時候就告訴他,比如說某一個小孩他有兩個爸爸,某一個小孩他有兩個媽媽,也就是說承認這種同性戀家庭,就類似於這種東西。

當時在加拿大寫這個教材的人是加拿大教育司的副司長,這個人曾經因為兒童色情活動被控有罪。就這麼一個人,他寫這種所謂的性教育的教材,實際上是在整個導向就是共產黨想推的那個性解放那一套。

在50年代的時候有一個前FBI的職員,他曾經寫過一本書,叫做《裸體的共產黨人》,其中他列出了45個目標,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讓性解放泛濫起來,為什麼呢?因為神給人規定了一套做人的標準。當這個性在泛濫的時候,人也就背離了神,神覺得這種人,不貞潔的人他是不要的。當神不要你的時候,你就會被魔鬼所控制,這就是他們當時做的這個事情,其實是非常非常的系統。

其實像聖經一開始就講所多瑪城(Sodom)的毀滅。就是當時上帝看到所多瑪城已經太淫亂了,所以降下天火毀掉了所多瑪城。SODOM(所多瑪)這個詞變成了現在的男同性戀的一個稱謂,也就是這個詞就從聖經故事中來的。也就是說神是痛恨同性戀,反對同性戀的,但是現在已經堂而皇之地從小學時候就教這個東西。

(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