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房峰輝罪名引聯想 刑期或上看郭伯雄

目前房峰輝已被軍事檢察院起訴,若以現有信息猜其量刑,不日宣判或步其老領導郭伯雄後塵,即上看無期徒刑。

今年首隻公開落馬軍虎是1月9日被移送軍檢的前總參謀長房峰輝,至此,中共十九大閉幕76天已有2名上將涉貪落馬。

新聞回看2017年11月28日,官媒新華社報導軍委政工部原主任張陽被調查,並證實他於受查期間的2017年11月23日在家中自縊身亡。如是張陽成為十九大後軍老虎落馬第一人。

張陽落馬及死訊公告後兩天,2017年11月30日官方一場例行記者會上,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在被問到有傳聞指房峰輝亦接受調查時表示:“這個情況我不了解”。通常說不了解是有不清楚的意思但不表示完全不知情,也不表示否定提問的事情。

就在這場記者會後40天,2018年1月9日官方宣布房峰輝被查。由此房峰輝成為十九大後軍老虎落馬第二人。而衡諸前例,凡大案要案官方慣例都會在一定級別的範圍內提前通報下去。

房峰輝落馬公開後,1月15日黨刊《環球人物雜誌》在〈房峰輝落馬記〉一文中有這樣一段敘述:軍中知情人士告訴《環球人物》記者,兩人(房、張)應該是2017年同一天在各自家中接受調查的。

據新華社通稿、官方傳媒等報導,中央軍委對張陽進行談話的具體起日是在2017年8月28日。若就上述文章而言,這個時間同樣是房峰輝被“雙規”的時間。

而舊的新聞顯示,2017年8月21日在八一大樓,房峰輝還以中央軍委委員、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身份,與泰國武裝部隊最高司令素拉蓬舉行會談。按常情推理,當局對房峰輝這類高階將領的“雙規”不會是一周時間的草率決定,再說如周永康案例等,落馬前照樣回到母校石油大學參加校慶並題字等,當時也被媒體廣為報導,所以大老虎直到被公布前一刻還在做什麼實在不重要。

順便一提,軍報1月18日在《用練兵熱潮作答勝戰之問》的文章中提到范長龍名字的這部分內容是:在2016年6月中共軍方的一次座談會上,“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許其亮出席並講話”。這反而讓人想起2014年5月,房峰輝訪問美國在五角大樓談到東海問題時撂硬話說:“老祖宗留下來的土地,一寸都不能丟!”誰能說得比房峰輝霸氣但如今他落馬了。

軍報文章真正值得尋味的還是1月10日評論房峰輝落馬這篇,八股文中不乏幾個亮點,其中“政治變質”一詞,文章沒有加以詮釋,外界有一說是相比“政治腐敗”輕度。但筆者個人認為這詞用得容易引人聯想,去掉兩個字就是“政變”。

姑且不論這一廂情願的推論,截至目前,公開披露的落馬上將已達7人,而房峰輝一個人就直接連繫上4人:是郭伯雄、徐才厚流毒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張陽的老搭檔,還是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曾任副總參謀長時的頂頭上司。

徐才厚已病亡,張陽已自殺,王建平被傳2017年4月監禁期間以一根筷子畏罪自殺,唯一領刑的是郭伯雄。目前房峰輝已被軍事檢察院起訴,若以現有信息猜其量刑,不日宣判或步其老領導郭伯雄後塵,即上看無期徒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