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佛系素可泰 佛系的你一起去看看吧

節慶當天,煙花白晝,千燈縹緲,人群中的笑顏在燭光下閃爍,黑色石柱、灰色佛像,剎那被染成金色。素可泰王朝的黃金年代,得以復活。

夕陽中的素可泰。本文圖均為三三攝

“有水皆有魚,有土皆有米。”這句話出自700年前素可泰王朝遺迹中的石碑上。泰史記載中的素可泰,似桃花源般真實存在。明君帶領人民驅逐異族,在密林深處建立家園,黃髮垂髫皆怡然自樂。百姓稱君主為“大父”,稱官員為“小父”,寬厚城牆內,河道縱橫,巨大宮殿聳立,大小佛寺裊裊。午後日光熾烈時,背靠大樹陰涼小憩,一旁佛像微笑守護……

一張十年未改的遊覽圖。

這張素可泰古城遊覽圖,至少已使用了十年。上世紀末泰國即立法保護遺迹,現代城市距老城十幾公里外。古城牆與眾遺迹坐落一片山野間,由自行車道一一串聯,無高樓電線阻礙視線,也無商賈叨擾清凈。中央以及北側分別是瑪哈泰寺群(Wat Mahathat)以及西昌寺(Wat Si Chum)全泰最大卧佛,西邊高地上的沙潘欣寺(Wat Saphan Hin)看日出可俯瞰全城。

素可泰瑪哈泰寺殘存的佛像。

瑪哈泰寺是現存最大主寺。前有蓮湖,後連數個佛塔平台。主建築是蓮苞泰式,周圍小塔則帶高棉風格。極盛時期,這裡曾是209座磚石佛塔群,後接皇城。如今寺廟木製天頂已不存,走過巨大廟基殘台,左右黑色石柱身上滿布風孔。在古廟下方自順時鐘方向繞行,可以找到立、行、坐不同姿態的佛像、異獸、神怪與僧侶泥塑。千姿百態,體態柔美。除不可攀爬,古舊之物皆可親近,帶上麵包與水,騎著自行車,很多人只是找個舒服地方,坐下來,發獃而已。

“無畏之神”坐鎮的西昌寺。

停留素可泰兩日足矣,精彩之處,是往佛寺路上的一片碧綠,牛群、河道、巨樹、湖泊、山川,田園風光里佛像與殘柱靜靜矗立。出城西,西北方是西昌寺(Wat Sri Chum),坐佛阿迦納(Phra Achana)在那裡棲身,意為“無畏之神”。

張眼坐姿巨佛在中國也很多,寺廟內、洞穴中、山巔處,但是這尊泰佛居於一方高15米、長寬各32米、牆壁厚3米的巨大蒙朵式無頂神龕中,地位與姿態都非常特別。高大的阿迦納,左手施禪定印,右手結觸地印,手指修長垂向地面,並由信徒貼滿金箔。

仰望巨佛,頭頂有圓錐火焰狀髮髻伸向頭頂一方藍色天空,偶有斑鳩飛過,野鴿憩於肩上。他的臉,神態安詳望向遠方,目光一路灑落在我身上。無論從哪個角度,普通相機都無法收納阿迦納全身,大家索性也就收起相機,三三兩兩隨意席地駐留。每隔十二年,月亮會行至阿迦納頭頂,那是西昌寺內最大點燈祈福盛世,最近一期還有十年。

素可泰的食物大多鮮香辣爽,想到就有口水分泌。

從佛寺出來便去覓食。整個泰國大約有5種菜系。一為曼谷周邊,有潮州人與葡萄牙人的影子,再加近代泰國兼容並包、樂天樂活,餐飲水準已是世界一流;二以普吉往南,接壤馬來,有濃重伊斯蘭與海島風格;剩餘其三在泰中北,以不同時期政權和農耕偏重為分割,大城、素可泰、清邁,三城鼎力。

素可泰極小。一條主幹道穿城過,小城唯一的市集里,咖喱、香草、漬肉、烤魚,要麼裝在手掌大小塑膠袋中,放在大幅芭蕉葉上。就在這間小小菜場,亦能看出留存了千百年的素可泰王國身影。

千奇百怪的香草與食材,同清邁相似,十步之內嘗遍百草。一對老夫妻專賣椰汁西米糕,5元一盒。即使在泰國時天天捧著嫩椰老椰喝不停,當我初次嘗到這家椰汁糕,香味濃到裹舌淹喉也不由幾分驚艷,再用冰涼蘇打水沖開喉頭,爽到毛孔大張。菜場入口有家僅營業至下午3時的小館,就是老城自封的“米三”,每天中午人滿為患。一張菜單上20道菜,全部有中文名,主打則是金面與酸肉。

椰汁西米糕椰味香濃。

小攤井井有條。

酸肉碎是加了熟糯米、辣椒、大蒜、糖、鹽,包在蕉葉里發酵出來的,當地人來光顧,幾乎都叫一碗酸肉蓋飯。肉碎加上火蔥、姜、鳥眼椒和青蔥,炒一大盤,澆在米飯上,擠瓣青檬汁,上桌再來一勺魚露,和冰水一起吞。入口先是酸辣,隨之而來是甜、鮮、香,大熱天吃,精神一振。金面更易接受,就是雞蛋面,豪華版加些雞肉、牛肉和椰奶燒成湯麵。天熱澆黃姜咖喱汁,加香蔥、腌辣椒,一角青檸,一勺增香花生碎,做成拌面。同清邁招牌菜“Pad Thai”酸辣炒粿粉,類似又彼此區別。吃飽喝足坐在日光下發獃消食,思緒胡亂飛逸,便忽然想起幾天前抵達時路過護城河,看到有人拿大片麵包餵魚。湄公河內清一色赤鯰,烏青黑亮在水中爭食,陽光下魚口利齒閃亮。轉身進市場,同樣的赤鯰,串在竹籤上,整條燒熟售賣。當下便想,原來這小城生得安逸,逝也隨意。這個冬天朋友圈都在流行“佛系”,可我覺得,想要理解“佛系”的意思,不如就去素可泰走一遭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