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秀才將軍吳佩孚

1922年新崛起的奉系軍閥派遣最精銳的12萬主力殺入山海關,試圖同直系決戰,這就是第一次直奉戰爭。當時奉系來勢洶洶,軍隊人數多,裝備光大炮就有150門,機關槍近200挺(當時還沒有輕機槍)。此次奉系領軍的大將為孫烈臣,楊宇霆,他們也都是當時全中國最厲害的戰將。而直系可以使用的部隊僅有七個師、五個旅約不到10萬大軍,裝備上遠遠不如奉軍。消息傳到北平,直系軍閥內部大受震動,曹錕等人大驚失色,紛紛要放棄河北南撤。

但此時一個書生氣十足的人卻從容不迫,毅然阻止直軍南撤。當時曹錕表示奉軍勢大,難以對付。這個人卻不屑的說:張作霖手下的土匪部隊有什麼了不起,你給我一個月時間,我保證能擊破奉軍。果然,短短一個月後,直軍在這個人的領導下,將奉軍全線擊潰,還險些攻入山海關外,抄了奉軍的老巢。這個用兵如神,又文質彬彬的將軍,就是著名的秀才將軍吳佩孚,他也是民國軍閥中少有的文武雙全的大人物。

秀才遇到兵

吳佩孚字子玉,1874年4月22日出生於中國山東省蓬萊縣,和張宗昌是老鄉。

吳佩孚父親名叫吳可成,是當地一個小商人,依靠祖上的安香雜貨店維持全家的生活。

在吳佩孚的母親懷孕期間,這個沒什麼文化的婦女做了一個夢,夢到著名抗倭名將戚繼光到她的家裡來。吳母醒後將夢告訴吳可成,吳可成大喜過望,認為孩子是戚繼光轉世。

所以吳可成從小不惜血本的培養這個孩子,還用戚繼光的字佩玉給其命名。

吳佩孚在6歲時候就被父親送到當地私塾學習,因為聰明好學,深受私塾先生的器重和喜愛。

6年後他讀完四書五經,完成了啟蒙教育,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神童。

1890年吳佩孚15歲的時候,父親吳可成不幸因病去世。還是少年的吳佩孚和母親相依為命,依靠祖傳雜貨鋪艱難生存。

在父親去世之前,吳佩孚娶父母指定的女孩王氏,王氏比吳佩孚大三歲,人相當賢惠。結婚以後,夫妻兩人一起經營雜貨鋪。

當時已經是清朝末年,山東到處都是一團混亂,政府壓榨,兵匪橫行,民不聊生。吳家的小生意備受政府剝削,逐漸入不敷出,吳佩孚雖然還沒有成年,也不願意在家裡吃閑飯。

當時蓬萊的清軍水師營招收年齡16至20歲的學子當學兵,要求每隔5天集訓1天,每月發餉二兩四錢白銀。吳佩孚虛報為16歲到水師營,成為一個年輕的學兵,藉此賺一些生活費用。

吳母心疼兒子,不願意讓他當兵。在母親的苦勸下,吳佩孚在1891年離開軍隊,到登州府著名儒家學者李丕森處學習。

在吳佩孚學習期間,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清軍北洋水師全軍覆沒,山東被日軍全部佔領。日本人在山東搶劫姦淫,無惡不作。甲午戰爭的失敗,對曾經當過水兵的吳佩孚刺激很大。他認為國破家何在,國家到了這種地步,讀書還有什麼用處,難道給日本人做奴才官去嗎?讀書還不如投筆從戎呢。

可是吳佩孚非常孝順,架不住母親希望他考取功名的殷切希望,只得繼續學儒。不過吳佩孚此時已經無心讀書,所以他的學習成績平平,不再像以前那麼優秀。

雖然學習一般,以吳佩孚的聰明才智,考取一個功名還是沒有問題的。1896年,吳佩孚參加了登州府的科舉考試,輕鬆高中丙申科第三名秀才。

可惜當時剛剛是清政府甲午戰爭後最凄涼的狀態,吳佩孚這個秀才的含金量也大大降低。

期間吳佩孚家裡又有不幸事情發生,他的新婚妻子王氏過門後不到三年就因病去世,沒有孩子。吳佩孚非常悲痛,之後13年沒有續娶。

家庭悲劇,國家更悲劇。

在這種悲慘的國情下,當地的土豪劣紳卻更為肆無忌憚,聯合官府壓榨老百姓。1858年中國簽訂了《天津條約》,煙台作為通商口岸之一對外開放,外國商船可以自由出入,鴉片作為合法的商品大量傾銷到山東。

山東到處都是販賣鴉片的大煙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這個家破人亡。

當時山東文人抽煙片的很多,剛剛20歲的吳佩孚由於喪妻之疼,正急需要東西緩解。他被一個開大煙館的富商翁某引誘,也加入了吸毒大軍。

抽了幾個月以後,吳佩孚花了不少血汗錢。他清醒過來以後,非常憤怒,一再找那個翁某要錢。

這個翁某自然不可能退錢給他,於是吳佩孚經常上門去鬧,有時候還帶著幾個學文的朋友。

一次他再次上門要錢,遇到翁某手下的阻攔,雙方激烈爭吵,隨後廝打起來。吳佩孚藉機沖入這家大煙館一頓亂砸,這下就捅了老虎鼻子。

這個富商立即聯合官府抓捕吳佩孚,吳佩孚在親友的掩護下趕忙逃往北京。見吳佩孚逃走了,富商還不解氣,花錢讓官府以“行為不檢,有辱斯文”為名革除了吳佩孚秀才的功名,吳佩孚一下子落到自己人生的第一個低點。

由於家中本來就沒什麼錢,此次吳佩孚幾乎是身無分文的逃到北京。僅有的一點錢很快就花光了,至於其他謀生的手段又完全不會。好在他寫的一手好字,無奈之下,吳佩孚只得在大街上擺了個小攤,以賣字為生。賣字的生意不能湖口,吳佩孚又學了些江湖騙術,開始替人算命。

這樣胡亂混了半年,實在混不下去了。當時山東河北的窮人一般只有兩條出路,一是闖關東去東北討生活,另外就是從軍。

吳佩孚本人秀才出身,從沒做過重體力活,也幹不了重體力活,他知道就算到了東北也肯定是餓死。

實在沒有辦法,吳佩孚最終決定去投軍,因為他畢竟做過水軍,多少有點經驗。

1898年春,口袋空空的吳佩孚找到堂兄吳亮孚,向他借了一筆錢,然後趕到天津,加入了當時清軍精銳部隊武衛左軍聶士誠部,成為一名普通的勤務兵。

吳佩孚當過水兵,可實際上仍然是一個文弱書生。剛剛加入軍隊時候,他極不適應,行動也非常笨拙。他常常因軍訓動作不合格,被教官懲罰示眾。

一向自傲的吳佩孚深感羞辱,只好沉默寡言,不怎麼和戰友聊天,所以戰友們都戲稱他為“吳傻子”。

武衛軍雖然是精銳部隊,但軍中幾乎是清一色的文盲士兵。秀才出身的吳佩孚在裡面就是完全的異類。一日,身為勤務兵的吳佩孚為巡警營幕僚郭緒棟送一份公文。他無意中看了一眼公文,發現郭錯用了一個典故,就隨手改正。郭才得知吳佩孚是個秀才,遂與吳佩孚結為把兄弟,並時常把吳佩孚叫到家裡吃飯。在郭緒棟的推薦下,吳佩孚很快就從勤務兵升為團裡面的文書。

軍隊的文書是很清閑的,平時抄抄公文,幫著戰友寫寫家書就行了,薪水還挺不錯。

此時的吳佩孚胸中已經有大志,他不會甘心這種小吏的生活,開始努力學習,準備報考軍校。

3年後的1901年2月,吳佩孚憑藉優異的成績考入開平武備學堂步兵班,開始了軍校生涯。

當年9月,北洋大將袁世凱擔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而開平武備學堂正是袁世凱培養種子軍官的學校。袁世凱很快將開平武備學堂遷到保定,成立“北洋武備學堂”,吳佩孚也跟著學習了1年多的測繪科。

吳佩孚對所謂的測繪不感興趣,他想要轉學指揮又被一再拒絕。在上級軍官看來,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秀才,還扛什麼槍呢,老老實實學學畫圖好了。

吳佩孚一氣之下離開軍校,回到天津應聘成為了一名陸軍警察。

吳佩孚的能力出色,很快被提拔,先後被授予准尉、少尉、中尉銜,成為一個警察頭目。

通過特工出名

沒想到僅僅一年之後的1904年,日俄戰爭就爆發了。當時東北基本是俄國人的地盤,日本人猛龍過江,急需要得到一批中國人為其提供情報。特別要提供東北準確的地圖,因為日本人還沒有這樣一份地圖。日本人找到關係很好的袁世凱,要求他提供一批情報人員潛入東北。袁世凱從北洋武備學堂挑選出20個年富力強的學員交給日本人。

而這些學員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是學測繪的,潛入東北是為了繪製地圖。在這些老同學的推薦下,在天津擔任警察小隊長的吳佩孚也有了機會,他成為這些人中的一員,跟隨同學們多次潛入東北。

日本人將這20個學員和30名日本情報人員混編,然後全部派到大連、旅順進行諜報工作,目的是刺探俄軍遠東艦隊的情報。

此時,吳佩孚的精明強幹就很好的表現出來。

他可能是個蹩腳的勤務兵,平庸的文書,巡邏都巡不好的警察,但他卻是一個出色的軍人,也是一個出色的特工。

他幾次成功的潛入東北,完成了大量的情報工作,沒有一次失手,也給日本人提供了巨大的幫助。

一同工作的日本特工對吳佩孚非常欽佩,認為吳能力卓越,心理素質極為過硬,關鍵時候從不驚慌,並且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

日本人說:吳溫和良順,舉動不苟;交人圓和而不露圭角;任事處變而不急近功和不邀虛名;所自信以為是者,則行之以漸。

越是艱難的情況下,越是要依靠有能力的人。吳佩孚不自覺的成為這群特工中的領袖。很多日本人都向吳佩孚請教工作應該怎麼做,吳佩孚出的點子幾乎百發百中,因此也得到一個“總有法子先生”的外號。

最後一次進入瀋陽的時候,因為其他特工被捕出賣,吳佩孚本人也被俄國人抓住。

俄國人對他拳打腳踢,命令其交代出組織的情況。吳佩孚咬緊牙關,一言不發,根本不承認自己是特工,就說自己是個小販。

俄軍見撬不開他的嘴,通過軍事法庭對其宣判,以間諜罪處以死刑,押送哈爾濱槍決示眾。

這一次是非常兇險的,好在吳佩孚本人夠機靈。

他在押送的火車上尋找機會,在發現看守的兩個俄國兵喝的醉醺醺的時候,他突然一腳踢翻其中一人,然後冒死從疾馳的火車上跳了下去。

俄國人隨即停車,大群俄國士兵罵罵咧咧的下來找人。由於已經是深夜,吳佩孚又滾到了鐵路兩邊的長草中,俄國人根本無法看到吳佩孚在哪裡。

俄國兵們就用刺刀向長草中亂捅,其中一刺刀扎在離吳佩孚不到20厘米的地方。最終沒找到人的俄國兵大罵著走了,吳佩孚則拚命用牙齒咬斷捆綁的繩索,也逃走了。當時正是東北的2月份,吳佩孚躲著咬斷繩索的時候,全身幾乎已經凍僵了。

吳佩孚回到部隊以後,還將諜報網被破獲的情況及時彙報,幫助日本人消除了隱患。

負責情報工作的日本使館副武官青木宣純對吳佩孚非常讚賞(青木號稱日本近代間諜戰鼻祖),授予其六等“單光旭日勳章”一枚,並且將其推薦給當時的北洋陸軍第三鎮大將曹錕。

這段時間,吳佩孚娶了第二個妻子周佩蘭。

由於喪妻的悲痛,加上生活艱難,第一任太太去世後的13年時間,吳佩孚都是一個人度過的。

直到他31歲,成為了一個中尉。

此時吳佩孚月薪已經高達50多塊大洋,當時雇一個保姆僅要5塊大洋,所以這算是高收入。吳佩孚本人對奢侈享樂沒有任何興趣,他平時省吃儉用,結果幾個月時間就用薪餉、出差費、特支費,存了三百兩銀子。

期間由於在東北諜報工作表現出色,日本指揮官恩准吳佩孚回家省親。

吳佩孚回到老家以後,把積攢的幾百兩銀子全部交給母親。

母親對這個獨身13年的兒子非常心酸,加上長子吳道孚早夭,目前吳佩孚就是老大。老太太很想早點抱上孫子,就四面籌劃,想讓吳佩孚續娶一個。

由於母親急著要抱孫子,孝順的吳佩孚也就沒說什麼,在回家的一周內,就和同鄉李氏結婚。

李氏本是蓬萊有名的富家千金,只是因為父親突然去世才家道中落。當時吳佩孚也是年輕有為的軍官,加上吳本人儀錶堂堂,非常拿得出手,被李氏的母親一眼看中。

兩人結婚時,李氏二十四歲,吳佩孚是三十一歲。

可惜吳佩孚在家只有短短的一周,兩人結婚以後僅僅同住了2天3夜,吳佩孚就回到東北繼續工作。

成為直系第一人

被日本人推薦到曹錕手下以後,曹對吳佩孚的膽識和智慧極為滿意,因為曹錕本人是推小車的布販子出身,沒什麼文化,他對吳佩孚高雅的談吐也非常喜愛。

很快曹錕將吳佩孚當做知己,讓他成為自己的心腹。

由此吳佩孚剛一進部隊被升為上尉軍銜,還被任命為炮兵第三標第一營管帶(營長),不再是一個小嘍啰了。

吳佩孚當上營長以後,仍然將幾乎全部軍餉寄回家裡給母親妻子。讓吳母不滿的是,吳佩孚和妻子結婚也有好幾年了,兒媳婦卻從沒懷孕。

吳母認為肯定是兒媳婦肚皮不爭氣,此時吳佩孚已經30多歲,在當時30多歲還沒有孩子的男人是很少的。

吳母再次找到吳佩孚,要求他再娶一個夫人張佩蘭為二房。

對此吳佩孚堅決不同意,其實他對女色本來就沒什麼興趣,加上軍人生涯危險,也不想多一個女人可能做寡婦。

可惜兒子一旦孝順,肯定就拗不過媽媽。吳母給他兩個選擇,要麼跟李氏離婚,然後跟張佩蘭結婚。要麼娶張佩蘭做二房,保留兩個太太。

在當時的中國社會,離婚是不得了的大事,讓女人一輩子抬不起頭來,有的女人因此自殺。吳佩孚不願意離婚,被迫同意娶了二夫人張佩蘭。

由此家庭就出了矛盾,李氏是大家閨秀,對吳佩孚娶二房極為不滿。兩個太太鬧過好幾次,吳佩孚也拿她們沒有辦法。最後李氏自己要求前往保定居住,依靠吳佩孚每月給的錢生活。李氏在保定基本處於隱居中,每年吳佩孚去見她幾次。由於生活愁苦,李氏還染上了嚴重的鴉片癮,最終在1920年9月9日死在保定,年僅41歲。她跟吳佩孚結婚17年,沒有生一個孩子,甚至兩人在一起的時間都不超過半年。吳佩孚一生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李氏。

家庭一團糟,事業上卻是一帆風順。1911年底,清王朝搖搖欲墜。第三鎮第三標中也有革命黨人,他們在標統(團長)的帶領下準備起事,先殺死曹錕,然後奪取部隊。結果這件事被吳佩孚及時發現,並且向曹錕告密。曹錕對此非常感激,這等於救了他的命。由此曹錕徹底將吳佩孚視為心腹,許諾一有機會就提拔他。

1912年清王朝被辛亥革命推翻,孫中山派特使去和袁世凱談判。在袁世凱的示意下,曹錕派吳佩孚等人在北京進行假叛亂,試圖嚇走孫中山的特使。

吳佩孚此次表現的很完美,他的出色演技將這四個特使完全嚇倒,他們沒有敢於完成任務就回到南方。

事後,曹錕大誇吳佩孚是個人才,將他提拔為炮兵第三團團長,這樣吳佩孚也就成為高級軍官,當時他38歲。

隨後的一系列戰役中,吳佩孚表現了自己出色的軍事才能,幾乎沒打過一場敗仗。

1916年,吳佩孚跟隨曹錕圍剿護國軍,再次救了曹錕一命。曹錕由於輕視護國軍實力,被高洞場的護國軍引誘包圍在峽谷中不足一里的範圍,性命危在旦夕。吳佩孚率領幾十名騎兵冒死殺入重圍,將曹錕救出來。曹錕對吳佩孚非常感激,再次提拔他為第六旅少將旅長。

1916年6月6日,袁世凱病死,北洋軍由此分裂形成直系,皖系,奉系三大派別,爭奪中國的領導權。亂世出梟雄,此時就是曹錕和吳佩孚的好機會!

1917年,吳佩孚部參加圍攻張勳復辟軍,吳佩孚旅一馬當先,領兵由彰儀門進攻天壇,駐守天壇的三千辮子軍全線潰散,大部投降。張勳部隨即土崩瓦解,吳佩孚戰後被提拔為第3師師長,中將軍銜。

1918年,吳佩孚率領第3師去湖南討伐護法軍,在短時間內擊敗護法軍大將黎天才,劉公,連續攻佔岳州,長沙,衡陽,獲得輝煌的勝利。此戰中,曹錕已經不再實際指揮戰鬥,他將吳佩孚任命為前敵總司令。其實曹錕心裡清楚,吳佩孚的軍事才能比他強多了。此戰之後曹錕基本將直系軍權交給了吳佩孚,自己專管政治方面。

1919年直系一號人物馮國璋病死,曹錕就成為直系的頭號人物,而吳佩孚成為直軍的實際領導人,這一文一武成為直系的掌舵人。直軍在吳佩孚的控制下,有了大規模的發展,一舉從5個混成旅擴大為9個旅,成為中國第二強大的軍閥。

1920年,規模空前的直皖戰爭爆發,當時中國最強大的皖系軍閥先發制人,全線進攻直系軍閥。

此時的吳佩孚堅持忠於曹錕,拒絕了皖系的拉攏,並且率領所部從湖南急行軍趕到河北。吳佩孚還是很厲害的,他一舉擊潰皖系大將段祺瑞,活捉皖軍名將第1師師長曲同豐。

可以說,這次直皖戰爭中,吳佩孚毫無疑問的立了頭功。皖系軍閥經過此次打擊以後一蹶不振,段祺瑞也通電引咎辭職,直系軍閥開始成為中國頭號軍閥團體,兵力猛增到10多萬人。

戰後,曹錕被任命為直、魯、豫三省巡閱使,吳佩孚為副使,並受封上將軍銜,成為中國軍閥中的領袖人物。

1922年,吳佩孚再次立大功,他在第一次直奉戰爭中大敗奉軍。

之前直系內部面對奉軍優勢軍隊,都大為恐懼,甚至出現本文開始那一幕。

吳佩孚從容不迫的行為穩定了軍心,曹錕將信將疑的將大軍交給吳佩孚,戰爭結果讓所有人都非常吃驚。

吳佩孚像古代的諸葛亮一樣運籌帷幄,他了解奉系大軍的弱點,知道他們雖然兵精糧足,裝備很好,但中低級軍官多是土匪馬匪,都沒有受過正規戰爭的訓練,戰鬥力其實是有限的。

吳佩孚認為奉軍這種部隊只能打順風仗,不能打逆風仗。他命令直軍一部主力在正面戰場和奉軍激戰,目的是吸引奉軍的注意力,另外一部精幹部隊則包抄奉軍後路,切斷他們的補給線。

於是正面戰場直軍經過固安戰鬥、永清戰鬥、長辛店戰鬥、霸縣戰鬥等戰鬥,雖然傷亡不輕,卻成功的將奉軍主力吸引過來。

那邊直系精兵迂迴數百公里,一舉擊潰奉軍虛弱的後衛部隊,切斷了奉軍補給線。奉軍大將第十六師鄒芬見事不好,立即臨陣倒戈。

此時奉軍主力其實並沒有太大損失,只因為他們中低級軍官大多無能,發現補給線被切斷以後,奉軍立即全軍自發崩潰。

張作霖放棄河北河南全線潰敗,吳佩孚率領一路緊追,還命令直系海軍和空軍在渤海灣沿岸猛烈攻擊撤退的奉軍,打得撤退中的奉軍人仰馬翻,連張作霖也差點在秦皇島被海軍火炮炸中。

奉軍狼狽潰敗回山海關外,建制還保存完好的僅有2萬多人,剩下10萬大軍不是被殲滅被俘,就是一窩蜂的衝出山海關跑得沒影子了。

直軍繼續追擊,卻被奉軍中最有戰鬥力的郭松齡部阻擋,暫時不能前進。

按照吳佩孚的意思,只要再激戰幾天肯定能擊潰郭松齡,隨後直軍攻入東北,就可以佔領東三省。

此時直系後台老板英美列強和奉系後台老板日本人紛紛反對,當時直系大部分軍火物資都依賴於英美秘密提供,如果英美停止供應他就無法打仗。吳佩孚被迫停止追擊,沒有繼續進軍關外,這也是民國歷史上罕見的以弱勝強的大勝。

此戰讓吳佩孚的名望達到頂點,也毫無爭議的成為直系軍閥的領袖。

此後,直系成為中國最強大的軍隊,僅僅直屬部隊五個師和一個混成旅十餘萬人,控制著直隸、陝西、山東、河南、湖北等省地盤。

吳佩孚的司令部設在洛陽,這個地方也成為中國的行政、軍事中心。

當時全國有18個省的督軍、總督的代表機構就設洛陽,洛陽成為各方所仰望的中心,被時人稱為西宮。

吳佩孚五十壽辰時,全國各地來洛陽向他祝壽的達官顯貴、文化名人及各國駐華使節就有六七百人之多。由於吳佩孚當時已成為北方實力最大的軍閥,洛陽實際上成為了北方的政治、軍事中心。按曹錕所言:只要洛陽打個噴嚏,北京天津都要下雨。

如果說吳佩孚之前都是一帆風順,那麼下面就開始走霉運了。

利欲熏心,大勢已去

1923年2月他鎮壓了共產黨領導的京漢鐵路大罷工,處死了共產黨員施洋、林祥謙。為此,吳佩孚背上了一個屠殺工人的罵名。

10月,一心想當民國合法總統的曹錕先擠走了徐世昌,又嚇走了黎元洪。吳佩孚對這個老長官的所作所為非常不滿意,他認為奉系還沒有被消滅,隨時可能進攻關內,這種情況下更應該整軍備戰。所以直系內部一定要團結,不能自相殘殺,不然就是重演太平天國的歷史。

可惜此時曹錕已經被大總統的美夢沖昏了頭,他再次不顧吳佩孚的強烈反對,以每個議員5000大洋的賄賂,買通了大量的國會議員,又以40萬元的高價,收買了國會議長。曹錕共用去賄賂款1350餘萬元,成為大總統。

此件事情很快被媒體曝光,全國輿論都起來嘲笑攻擊直系。吳佩孚對此非常憤怒。雖然他仍然支持這個老長官,不過對曹錕的信任已經下降。

沒想到曹錕還接二連三搞出花樣來。他為了沽名釣譽,再次通過賄賂,讓國會通過一部曹錕憲法。這部曹錕憲法本身倒是一部非常優秀的民主憲法,但關鍵這是曹錕使用賄賂才搞出來的東西,自然又被輿論大肆攻擊。

隨後,曹錕居然又莫名其妙的認為天津話是中國最優美的語言,準備立法將天津話定為國語(曹錕是天津人)。

在曹錕倒行逆施,胡亂施政的情況下,直系的財力軍力受到極大消耗。

而此時奉系已經卧薪嘗膽2年之久,購買和製造了大量武器。甚至張作霖為了增加中低級軍官能力,特別辦了一個東北講武堂,可謂用心良苦。

此消彼長,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了。

此時的吳佩孚也犯了一個錯誤,表面上他有20萬大軍,張作霖入關的只有15萬人,似乎直軍佔優。實際上奉軍此時的戰鬥力已經遠遠超過直軍,更讓吳佩孚無法估計到的是,他麾下大將馮玉祥已經暗中被張作霖收買,而之前被擊潰的皖系軍閥也同意和奉系聯手。

兩軍開始在熱河省境內激戰,吳佩孚親率10萬大軍血戰張作霖15萬軍隊。由於奉軍上下對吳佩的威名都深感恐懼,不敢過度的進攻,主要以防禦為主。兩方激戰近一個月,不分勝負。

此時吳佩孚的後方卻出了大問題,在長城一線奉命北上增援的馮玉祥先是按兵不動。隨後馮突然率領他的3萬多西北軍離開長城口南下,宣布背叛直系。

當時控制北平的又是馮玉祥的大將孫岳。這樣一來,直系老巢被馮玉祥一下子抄掉了。通過行賄上來的直系大總統曹錕也被馮玉祥活捉囚禁。

在熱河前線激戰的吳佩孚得知北平被馮玉祥佔領,補給線也被切斷,大驚失色。他立即率部返回河北試圖奪回北平。

張作霖豈是吃素的,奉軍隨即全線追擊,在熱河的直軍已經無力抵擋,奉軍從冷口殺入長城,將大部分直軍包圍在關外。

而此時直軍回到河北的部隊又被馮玉祥的西北軍迎頭痛擊,站不住腳。

見吳佩孚大勢已去,四面的軍閥都來撿便宜。山西軍閥閻錫山出兵京漢鐵路,占石家莊,山東皖系將領鄭士琦出兵津浦鐵路,佔德州,阻止鄂豫直系援軍北上。

吳佩孚受奉軍,西北軍,皖軍,晉軍四面夾攻,在華北的主力全部覆滅。

此時以前的敵人皖系軍閥頭子段祺瑞還算講點情面,他派人給吳佩孚送了一封信,要吳佩孚趕快從塘沽離去,他已經安排了戰艦讓其逃走,並且許諾會救出曹錕。

11月3日上午11點,吳率殘部兩千餘人自塘沽登軍艦南逃,回到長江流域,盤踞湖北湖南幾省。10多萬直系大軍就像風吹落葉一樣,一下子覆滅了。

這是吳佩孚人生第二次遭受重大打擊,直系經過此次決戰也一蹶不振,再也沒有恢復到全盛時候的樣子。

好在1926年4月9日,曹錕被馮玉祥部下鹿鍾麟釋放,他趕忙到河南投奔吳佩孚。兩個幾十年的老朋友見面,面對凄涼的現狀都無言以對,由於當時北伐軍已經全線北上,吳佩孚也朝不保夕。曹錕隨後前往天津老家寓居,1938年5月17日因病去世。

敗退到湖南以後,吳佩孚並不死心。他派人向張作霖遊說,指出馮玉祥的種種擁兵自重行為。張作霖此時也對馮玉祥漁翁得利,佔領河北,河南幾省極為不滿。

於是奉系同意和直系聯手,兩軍夾擊馮玉祥的西北軍,幾乎將其全部殲滅。西北軍全線潰敗出中原,馮玉祥也被迫下野。

這樣一來,直系的光景又開始扭轉,似乎有復興的希望了,可惜這只是水中樓閣而已。

1926年7月9日,以蔣介石為總司令的國民革命軍在廣州誓師北伐。這個北伐軍是擁有三民主義信念的革命軍隊,不再是以前那些軍閥部隊了。

北伐軍的首要目標自然是盤踞華中的直系殘部,他們的口號也是“打倒吳佩孚,聯絡孫傳芳,不理張作霖”,北伐軍首先攻入湖南湖北。

此時的直系已經是日薄西山,吳佩孚勉強組織了10萬大軍對抗北伐軍。

吳佩孚只為軍餉作戰的軍閥部隊,根本不是抱著統一全國,復興中華信念的北伐軍的對手。

直軍在湖北和北伐軍激戰1個多月,最終直軍慘敗,湖北全境被北伐軍攻佔。

吳佩孚無奈,率領殘部退往河南。經過此戰以後,直軍主力基本被北伐軍殲滅,直系也完蛋了。

隨著張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死,吳佩孚也宣布下野,從此脫離軍界,當時他54歲。

晚年

1932年1月31日吳佩孚到北平定居什錦花園頤養天年。由於當年的名氣,吳佩孚受到當時控制北平的張學良的優待,他卻已經沒有復出的興趣,平時以種花、養鳥、著作、研究佛學安度晚年。

吳佩孚同第三個妻子張佩蘭的感情非常好,奇怪的是張佩蘭也始終沒有生育。1923年,吳佩孚在洛陽過五十大壽的時候可謂風光無限,但吳佩孚回到卧室中長吁短嘆。別人不知道什麼原因,張佩蘭卻知道吳佩孚是痛感沒有孩子。此時的張佩蘭也有38歲了,兩人在這十幾年來打針吃藥,看完中醫看西醫,吃盡了民間偏方,甚至求神拜佛,都全無作用。

很多人認為吳佩孚的三個妻子都沒有懷孕,可能是吳自己身體有問題,但經過檢查並沒有發現吳佩孚有任何不孕不育的癥狀。

在1928年被北伐軍擊敗轉為隱居以後,吳佩孚不關心政治,開始很想要個後代。1929年3月8日,吳佩孚在大興寺做五十六歲大壽,夫人張佩蘭這時也已經四十四歲。張眼見自己不可能懷孕,親自挑選自己一名丫環,勸吳佩孚收房做了小妾,這也是吳佩孚第四任夫人。

此時吳佩孚的年紀已經很大,在和這個小夫人最後的10年時間也始終沒有讓她懷孕。

最後吳佩孚終於放棄有自己的孩子,他決定以胞弟文孚的兒子吳道時為嗣,承續煙火。

一個顯赫一時的軍閥,最終也沒有留下自己的後代。

30年代日軍逐步入侵華北,北平的局勢也非常動蕩。當時日本人已經開始暗中扶持傀儡政權的計劃,曾經是中華民國頭號人物的吳佩孚和曹錕自然成為首選。

吳佩孚和曹錕兩人雖然都是軍閥頭子,幾根硬骨頭還是有的,他們對日本人的拉攏熟視無睹。

日本特務頭子荒木曾經提出提供步槍十萬支、機槍二千挺、大炮五百門,子彈若干,此外並助款百萬現款幫助吳佩孚東山再起。

其實只要吳佩孚願意,他隨便召集一下舊部,組織個幾萬人是沒有問題的。

但吳佩孚卻冷冷回答:我已經退休,還想多享幾年清福,你們找其他人去吧。

吳佩孚一生比較清貧,從不貪污腐敗,晚年家中沒什麼錢,主要依靠張學良贈送的房子和撥款為生。

九一八東北軍不戰而退以後,吳佩孚卻毫不留情的當面問張學良:你在東北為什麼不抵抗?

搞得張學良下不了台,隨後再也不敢和吳佩孚見面,每月的撥款只讓部下送過去。

日本佔領東北以後,很快扶持溥儀建立了偽滿洲國。吳佩孚立即通電痛罵偽滿洲國和溥儀:偽稱滿洲獨立國,實際為日本附庸,陽辭佔領之名,陰行掠奪之實。

吳佩孚是老軍閥,並不像新軍閥一樣唯利是圖,有奶就是娘,他有很強烈的民族氣節,也有民族榮譽感。

吳佩孚一生以關羽、岳飛和戚繼光為榜樣,他一再對家人說,中國人關起門來,怎麼打都可以,但絕對不能忍受異族的侵略和侮辱。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日軍很快佔領北平,也控制了華北很多地區。此時日本人急需要在華北扶持一個偽政權來控制局面,但他們手中只有齊燮元,王克敏,梁鴻志這類小角色。

日本人再次去拉攏吳佩孚和曹錕,並且開始威逼。

吳曹兩人還是一個鼻孔出氣,對日本人不理不睬。

1938年6月,偽華北臨時政府與偽南京維新政府合併,迫切需要一個大人物來主持大局。

當時華北的漢奸中,地位最高的齊燮元不過是一個過氣的江蘇督軍,跟吳佩孚無法相比。所以日軍再次請吳佩孚出來當官,這個時期,吳家門口每天都是車水馬龍,軍警林立,日軍高級軍官及形形色色的漢奸說客絡繹不絕,門前經常水泄不通。

在日本人強大壓力下,吳佩孚沒有絲毫屈服。他痛罵上門遊說的大漢奸江朝宗“老而不死”,齊燮元“死無葬身之地”,還斥責汪精衛是“著名漢奸”“無恥下賤”。一旦日本人逼急了,吳佩孚就拍桌子,擲茶碗,盛氣凌人,日本說客見此只好灰溜溜的逃走了。

1939年12月,吳佩孚因碎骨頭嵌進牙縫引發牙痛,由一日籍牙醫替其拔牙,引發細菌感染,於12月4日逝世。

關於吳佩孚的死因有兩種主要的說法:被日本人害死;自然疾病死亡。(參見《是誰謀殺了吳佩孚?》)

1940年1月21日,國民黨中央執行監察委員會公祭吳佩孚。1946年12月16日,國民政府為吳佩孚舉行國葬,葬於北平玉泉山,由軍事委員會北平行營主任李宗仁主祭。民國軍政要員等近萬人參加,並且追贈吳佩孚為陸軍一級上將。

花絮:吳佩孚是個相當有內涵,也是相當自律的軍閥。他遵從儒家的道德規範約束自己,

吳佩孚一生清廉,沒有什麼存款,也沒有什麼值錢的不動產和珠寶首飾,連晚年居住的房子都是張學良贈送的。他晚年僅僅依靠張學良每月饋贈的4000大洋維持一大家子的生活。董必武稱:吳氏做官幾十年,有過幾省地盤,帶過幾十萬大兵,他沒有積蓄,也沒有田產,相比與同時軍閥腰纏千百萬,總算難能可貴。

吳佩孚於1924年9月8日首次亮相美國《時代》周刊,是第一個上時代周刊封面的中國人。上海英文雜誌《密勒氏評論報》的主編、美國人約翰·鮑威爾評價道:這個有著一嘴短短的紅鬍子,長臉高額,鼻相很好的直系軍閥是中國最強者,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統一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