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五四:‌‌「地獄空空蕩蕩 魔鬼都在人間‌‌」

——可以卑微如塵土 不可扭曲如蛆蟲

一個社會,不僅連基本的正義感都蕩然無存,而且人們開始害怕提起正義,好像正義是什麼不穩定的東西一樣,人們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一切輿論都需要引導,引導者卻像禍國殃民的商人。高度的現代化當然應該包含高度的文明建設,而高度的文明不是刻意遺忘殘酷的存在,不是學著去習慣不文明的現象,而是要與他們鬥爭。

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年華無傷,似水流年。下文中將出現大量四字成語,所以開頭先說幾個溫暖的中和一下整體氛圍。

多年前一起疑點重重、聽上去慘無人道的多名親屬強姦幼女案,最近被記者報道出來了,引起軒然大波。現在事件發展到什麼地步了呢?一群‌‌“人‌‌”在指責記者不尊重他人隱私,在質疑媒體的監督權,在批判媒體報道左右司法倒逼司法……,而該關心的重點問題,比如這個案子被揭露出來的那麼多疑點和漏洞,以及涉案人員和家屬多年來的喊冤,大家避而不談,視而不見。這感覺像什麼呢?一群流氓正在調戲婦女,圍觀群眾有人指責婦女穿得太少,有人關切地告訴婦女下次晚上不要一個人出門,有人指責圍觀者盯著婦女裸露的部位,有人抱怨市政部門這個地方的路燈太暗也不管管,就是沒人上去阻止流氓作惡。安全的拔刀相助,廉價的仗義執言,遇事好算計,流氓假仗義。

紙媒快死光了,剩下的幾個要麼性情大變換了個姿勢活著,要麼舉步維艱清貧度日,還時不時的被人喊打,稱之為無良媒體。有良無良不好說,只是,什麼時候輪到你們這些大五毛、小癟三來指指點點了?可事實是,真輪到了,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黃鐘毀棄,瓦釜雷鳴,讒人高張,賢士無名,雞鴨亂跳,豬狗胡叫。

我以前也經常會諷刺幾句傳統媒體,不過大多針對某些媒體人的具體言論,比如說那些總是販賣‌‌“新聞專業主義和新聞理想主義‌‌”的前輩,新聞專業主義和理想主義本身沒什麼問題,但是請不要拿著被別人強行閹割過又被你自我閹割過的貨,來蒙蔽青年人,並為自己深諳此道得意洋洋。我不反對活得卑微如塵土,但反對活得扭曲如蛆蟲,太監就別談戀愛了。

在個案上,媒體的權利和作用毋庸置疑,但有些人卻打著各種各樣高大上的幌子給記者和媒體潑污戴帽,比如說資深五毛‌‌“占豪‌‌”,他是這麼評論這次事件中媒體的表現的,‌‌“想通過利用大眾的獵奇心理、對相關部門的不滿情緒,製造一波輿論,從而通過網路‌‌”人肉‌‌“之前未成年的被性侵受害者‌‌”湯蘭蘭‌‌“,通過雙方的輿論上的對質來達到吸引眼球的目的。按照過去的網路邏輯,在媒體、意見領袖一窩蜂的推動下,這必然是一個輿論事件,相關炒作的人會因為這樣的事件炒作獲得關注度、獲得在媒體領域的能量,從而名利雙收。‌‌”現如今的媒體可謂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哪裡還敢炒作,哪裡還敢想什麼名利雙收,他們自己都過的戰戰兢兢,那些在困境中依然堅持自主發聲的媒體,不僅沒能贏得敬意,反而還要被這些小癟三潑污。

對於當地政法機關的表現,‌‌“占豪‌‌”是這麼評論的,‌‌“這一案件,當地可以說處理得非常嚴肅與人性化。從開始調查到判刑,用了4年時間,最終包括其父母在內的11人獲刑,罪涉強姦罪、嫖宿幼女罪,其父母還被判強迫賣淫罪。這個如果沒有詳細的證據鏈,這樣的案件不可能這麼判。‌‌”從各方(媒體、律師)反饋的情況來看,這個案件恰恰是沒有詳細的證據鏈,漏洞疑點很多,很多證據站不住腳,處理得恰恰很不嚴肅和人性化。張口就敢胡說八道,張口就敢妄下結論,這種渣子已經成了輿情引導的主力軍了。我就想問問相關人員,你們所謂的輿情引導,就是赤裸裸的金錢交易下的顛倒黑白、混淆是非、草菅人命嗎?追求正義和真相在你們眼裡就是要搞亂社會嗎?我好像聽到了回答:是。

輿情監測和引導,已然被那些利欲熏心者玩成了利益交換商業變現,他們不解決任何實際問題,只負責掩蓋按壓,然後個人從中獲利,卻置整個社會於危險之中。2016年中國教育報記者劉盾、劉博智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甘南縣興十四鎮中學暗訪營養餐問題時,接連受到該校工作人員的圍堵、警察毆打,引起廣泛關注。輿情公司清博大數據副總裁傅文仁在微信群中謾罵被打記者為‌‌“SB‌‌”,並給當地政府部門出主意,‌‌“當地有關部門不再理會此事是對的,也不要再發什麼聲明,不要接這個記者的東東……,把火引到記者身上,把輿情長尾引向記者的職業規範和尊重法律敬畏法律上來。‌‌”如果你們要找一個社會敗類和國家罪人,這就是一個。本來沒多大的事,本來很清楚的事,本來是為孩子好為學校好為管理部門好為社會好的事,硬生生被一個為了自己錢包好的人扭曲了。

‌‌“占豪‌‌”在微信公眾號里正義凜然地說,‌‌“在占豪看來,這事背後其實涉及的是公眾對新聞倫理的一次嚴肅拷問。‌‌”我想冷笑但笑不出來因為太冷了。甚至還有人說記者侵犯他人隱私已經‌‌“涉嫌違法‌‌”了,一群自己沒有隱私也從未捍衛過自己隱私的人開始關心他人隱私了,這也可以,只不過澎湃新聞記者的稿子我看過了,真沒看出哪裡侵犯人家隱私了,反而處處用化名,人物用了化名,地點用了化名,照片打了馬賽克,名字打了馬賽克,地址打了馬賽克,她泄漏了什麼隱私?反倒是五大連池官方那篇水準不高、態度強硬的通報,泄漏了當事人的隱私。熱愛維護他人隱私的人們,你們怎麼不去指責一下?

我已經習慣了一個公共事件只有兩三天熱度,但至少在那兩三天里大家抓得住重點,現在大家就像在荒野求生一樣,都在找安全點了,這也沒問題,但別反咬一口,把矛盾焦點對準揭開此案、追蹤此案的記者和媒體,更別打著正義和法律的幌子。你們此刻就像一群正義感爆棚的人,還不是自發的,是被引導的,指責那個從地下挖出一具屍體的人,‌‌“你亂挖什麼?死者為大,入土為安!‌‌”這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你就想著入土為安了,本應給受害人一個公正,你卻非要給她一個寧靜,你的眼裡能放得下司法機關的梁木,卻放不下新聞媒體的那根細刺。打著保護他人隱私的旗號,其實是隱藏保護自己那顆弱小而不願擔責的心,不敢面對現實的惡,不願承擔生活賦予的職責,一味稱頌生活的美好,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心安理得的過一個得過且過的生活。

‌‌“地獄空空蕩蕩,魔鬼都在人間‌‌”,一個社會,不僅連基本的正義感都蕩然無存,而且人們開始害怕提起正義,好像正義是什麼不穩定的東西一樣,人們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一切輿論都需要引導,引導者卻像禍國殃民的商人。高度的現代化當然應該包含高度的文明建設,而高度的文明不是刻意遺忘殘酷的存在,不是學著去習慣不文明的現象,而是要與他們鬥爭。

對於這起案件,我有過很多設想,但這都不重要,我沒有資格做判決,只是希望各方能認真對待這件事情,暮年的中國媒體已經在做他該做的了,希望司法機關也能如此,希望那些販賣輿情技倆的公司也能良心發現,但這是屁話,重要的是我們不要被他們蒙蔽。我真心希望當年的少女沒有經歷那一幕,當年的大人們沒有做那些事,但這只是希望而已,最好的希望是希望現在能給各方一個趨近真相的說法。不論是窮人還是富人,不論是鄉下人還是城裡人,他們都能幹出壞事,有些時候,越落後的地方越殘酷。

不知道是曼德拉還是季業亦或是魯迅說過,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中國數字時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