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劉曉慶自曝演美劇版武則天:中國沒幾個女演員能做到

劉曉慶採訪拍攝圖

採訪的當下,劉曉慶正在準備北京衛視大型京劇文化傳承節目《傳承中國》的錄製。除了偶有小歇,她已連續工作了近50個小時,彼時又戴著近6斤重的京劇頭飾錄製到凌晨一點,但見到新京報記者時卻沒有絲毫疲憊。她說,她並不願接受專訪。“節目組安排採訪,這是我的工作。但我並不喜歡拿自己的私生活博眼球,我喜歡用作品說話。”

近兩年,劉曉慶所到之處,外界無疑都在打量她容貌的真實度。大家對她本人的好奇,遠遠大於她的作品。她不喜歡被外界誤讀,但也並不在意。“我不會管別人說什麼。生命只有一次,我希望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除了計划出版自己的第五本新書,她透露未來最重要的工作是與《權力的遊戲》團隊籌拍美劇《中國女皇》(受訪者口述,未最終確定),並將在劇中第五次出演武則天。

拒絕把自己的故事搬上銀幕“許多歷史是很難訴說的”

武則天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女皇帝,付出的代價是後世萬人對她“離經叛道”的評判。曾經飾演過四次武則天的劉曉慶,似乎也在用過往的經歷詮釋當代社會中的“離經叛道”。

劉曉慶(資料圖)

1980年,劉曉慶主演了新中國第一部動作片《神秘的大佛》。在當時電影票一張0.25元的時代,據不完全統計,該片票房達億元;1983年,她主演了電影《火燒圓明園》,成為第一位與香港導演合作的大陸女演員。

她是唯一一個在伊麗莎白·泰勒訪問中國大陸時與之有過交流的大陸電影代表;她也是第一個在美國辦電影展的大陸女演員……但在演藝事業風生水起時,劉曉慶卻選擇了下海經商,成為國內第一個“億萬富姐兒”並進入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直到隨後經歷了破產、牢獄之災,劉曉慶從沒對任何事妥協,包括她自己。她在自傳里寫道,當了第二被告,她不服,“怎麼也得當第一呀”;進了秦城,她給自己提氣,“坐牢就得去大牢”。

她從獄中出來,為了生存,不顧外界冷嘲熱諷成為“橫店第一漂”。曾經一場走穴就有上萬人圍堵的女演員,當時只要給錢,什麼戲都拍,“一年多,我拍了二十多部戲,都是丫鬟、老媽子,配角。一天50塊、100塊、300塊,台詞多一點,價錢就會高一點。”

多年後,有不少導演找過劉曉慶,希望拍攝她的傳記,但都被她一一回絕。“將來會同意嗎?”“很難!許多歷史都是很難訴說的。我拍過很多人物傳記,但我演的只是我理解的她們。她們到底什麼樣,後人永遠也不可能知道。”

在不同年齡演好武則天“中國沒幾個女演員能做到”

電視劇《武則天》

曾有人評價劉曉慶是“時代的弄潮兒”,她也毫不掩飾自己對於這一切成就和經歷的驕傲和淡然。她說,她一點也不想重生在現代,即便當初的所謂“叛逆”在如今可以被更好的包容。“在電影時代,我在拍電影;如今的電視劇綜藝節目時代,我在做電視劇及綜藝。我從來都在時代中”。

但她也說,如今的時代太焦躁。“我們那個時代是真正的電影時代,演員不僅演技好,作品也好。現在這個時代其實就是在實踐我之前說過的話,比如‘我是中國最好的女演員’,當時受到很多批判,但正是這些打擊使我的演技一步步地向前。今天的社會,很難沉下心來去研究。”

如今執著於請劉曉慶拍戲的劇組依然很多,有些是如武則天一樣的角色,也有些是如電影《尋龍訣》《快手槍手快槍手》中的配角。她將這些歸為市場需求,“我確實比較挑劇本,尤其是挑剔我要扮演的角色,我喜歡突破,淘汰了很多項目。”

正在籌備中的美劇《中國女皇》是她未來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是由《權力的遊戲》團隊參與拍攝,全英文對白。我擔任監製,也會在劇中出演武則天。”說這話時,劉曉慶有些驕傲。劇中,她依然會從少女演到老年。但她並不認為這是在“裝嫩”,“都是別人請我來拍這種角色的。我從《小花》開始就演媽媽了,武則天也都是從小演到死。別人一般都是扮老、扮丑來超越自己,但我能在不同年齡飾演同一個角色,並獲得認可,我很自豪的。中國沒幾個女演員可以做到。”

新鮮問答

新京報:曾經在綜藝節目中挑戰過高空跳傘,這次又在《傳承中國》中挑戰京劇,沒嘗試過的事是不是更吸引你?

劉曉慶:對,我喜歡做沒人做過的事。以往這個角色(《鳳還巢》中的程雪雁)基本沒有女人演過,因為她本身是一個特別丑的人,如果是個男的演,他扮丑、扮滑稽會比較容易,所以我這次要把這個女性丑角演好。

新京報:有沒有曾讓你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時候?

劉曉慶:目前還沒有。我自己不能超越的事,肯定不會去干啊,比如說登月。

新京報:作為容貌“凍齡”的女演員,你的心理年齡也“凍齡”嗎?

劉曉慶:這個我倒沒想過。其實我非常成熟,而且我(內心)非常的豐富,同時我也非常有胸懷。其實就是很全面吧,我個人認為。我並沒有活成所有女人想要的樣子,我只是活成了我想要的樣子。

新京報:你平時是如何保養的?

劉曉慶:看書和健身。但我不是為了維持這個狀態,只是因為我的習慣一直就是這樣的。我並不太講究大保養,我不吃魚翅,不吃燕窩,不吃海參,也不怎麼喝大家覺得有營養的東西。

其實我覺得就是心態,真的,我現在很快樂。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活得很陽光、健康。我在跟別人打交道時,都會先把人往好的方面想,雖然現在中國人很容易有防守心理。而且我說話很真誠,說出來的都是真話,我從不撒謊。

新京報:如今,你還認為自己是“最偉大的女演員”嗎?

劉曉慶:幾十年前我說過這話。直到現在,我也一直認為我是最好的。

扮“丑”是自己選的

劉曉慶“扮丑”

臉上塗滿白色的水彩,兩頰相稱著極重的腮紅,一顆芸豆大的黑痦子在嘴邊叫囂。很難想像時刻保持美美的劉曉慶會丑著臉到處吆喝著“恨嫁”。《傳承中國》的導演原本安排她在節目中扮演旦角,但她卻偏偏要挑戰《鳳還巢》中的丑角程雪雁,“因為丑角的表演幅度比較大,發揮空間上也會更大一些。雖然不漂亮,但這個角色有個性,敢於去追求。”邊說,劉曉慶邊對著鏡子來回“欣賞”自己。“我喜歡扮演不同年齡段的角色,比如小花、少女慈禧、老年慈禧、16歲到82歲的武則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