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蔡奇又幹了件上頭條的好事:停止互助獻血

蔡頭又幹了件上頭條的好事。北京這次之所以又上頭條,是因為計衛委要求3月停止互助獻血,而北京是在2月10日停止的,這時候北京都快過節停擺了。病人叫天天不應。

停止互助獻血是全國範圍的統一布置

停止互助獻血並不只是北京市衛計委一家,而是全國範圍的統一布置,是國家衛計委《關於做好十九大期間醫療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國衛發明電【2017】53號)中提出的要求。之所以北京集中爆發出血液病患者用血緊張,大致來看有以下四個方面的原因:

1.新年放假和控制人口,使北京的學生、外來務工人員等常規穩定血源出現斷檔。我國實行的是無償獻血制度,獻血群體主要為學生和工人。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有償鮮血制度孳生了很多社會問題,缺乏監管的采血和賣血活動,導致艾滋病泛濫,華北地區出現了整村感染艾滋病的情況。在此情況下,我國於1998年實行了《獻血法》,確立無償獻血制度。無償獻血制度實施後,僅用7年,無償獻血率從5.5%,上升到84.7%。獻血主體以青年學生和外來工人為主,北京市大量的高校和外來務工人員為血站提供了穩定持續的血源。而隨著學校放寒假、各企事業單位放假和前期控制外來人口,北京短期內失去了最大的穩定血液供給。

2.無償獻血制度本有不足,互助獻血制度是無法保障血液供給情況下的無奈之舉,取消互助獻血,並未能解決血液緊缺的實際情況。在《獻血法》提交全國人大之初,就有可能會出現血荒的疑慮,當時衛計委提出的四條解決措施中,就提出了將公職人員、軍人和學生作為獻血主體和開展互助獻血以作補充(圖3)等對策。其實在2010年,北京、長春、威海、青島、南京、寧波、杭州、合肥、烏魯木齊、太原、蘭州、成都、重慶、昆明、南寧等地都出現過不同程度的血荒。互助獻血在這之後,有所加強。可以說,血荒是導致互助獻血泛濫,並孳生一系列問題的根源。停止互助獻血,看起來短期內解決了互助獻血帶來的問題,但是卻暴露了血液緊張這個更為棘手的問題。血,無法憑空產生。

3.大型城市集中了全國最優質的醫療資源,也集中了超出本地人口承載能力的用血需求。即使按照這些一些城市動輒幾百萬幾千萬的人口規模,義務獻血就算能夠滿足本地人口規模的用血,也無法滿足從各地農村、鄉鎮和下級地區源源而來的急重病人。尤其北京,幾乎集中了全國最好的各科醫院和各類病人,產生的血液需求,使本地本就並不充足的血液供應,雪上加霜。開展異地調血和互助獻血,才勉強維持了血液供應的穩定。停止互助獻血,打破了本就脆弱的血液供應。

4.我國的采獻血管理制度本身就有不足,並不能提供足額的血液供應(原因包括采血網點的設置、血站的管理、機構設置和人員編製、經費和設備投入等,不細講)。

由於所得到的信息並不全面,但目前看來,這個文件,至少有以下幾個問題:

1.在新年寒假血液供應不足時停止互助獻血,加劇血庫緊張。

2.停止能夠直接供應血液的互助獻血的同時,提出的補償措施,如宣傳和鼓勵義務獻血、加強采血等措施,並不能在短期內補充血源。

3.在不對現行采獻血制度、血液管理制度等進行改革,提高血液供應的情況下,突然停止互助獻血,無法解決血源供應不足的問題,只會重蹈覆轍,引發血荒。

4.一刀切的制度安排,未能考慮危重病人和血液病患者群體的實際需求。

疾病是不放寒假,不過新年的,不知道決策者在拍下腦門的時候,是否考慮過這些問題。

蔡頭又幹了件上頭條的好事。北京這次之所以又上頭條,是因為計衛委要求3月停止互助獻血,而北京是在2月10日停止的,這時候北京都快過節停擺了。病人叫天天不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