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律師聯署要求中共司法部停止運動式打壓

中共兩會前夕,大陸多位律師及法律人士聯署致信中共司法部長張軍,要求停止強制註銷律師執照的做法,呼籲終止對律師的運動式打壓。

2月28日,被吊銷律師執業證的雲南律師王理干、山東律師祝聖武,被暫停執業的廣西律師陳家鴻,至今無法執業的上海律師彭永和以及無法辦理律師實習證的廣州法律人士施平,發出一封題為“請終止對律師的運動式打壓”致司法部長張軍的公開信。

聯署人之一的彭永和律師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此次致信是希望當局能夠停止對律師的打壓行為,尤其是這種運動式的打壓迫害。

“張軍曾是最高法院的副院長,應該以法律視角看社會問題。以法律為第一,承擔身為司法部長應有的責任,不要把政治優先,更不要用法律手段實現政治目的。”彭永和表示,對於執法者、政府而言,他們的行為都應該在法律框架內。但是現在對公權沒有監督的機制,無法實現對權力的制衡。

對於此次聯署,彭永和表示並未抱很大希望,致信的結果可能換來的是又一次被打壓。但是他認為還是需要不斷抗爭,爭取尋找到一個突破口。他說,律師作為理性、秩序的代表,需要找尋到理性溝通的渠道。然而這樣的渠道在大陸基本是完全缺失的,“一旦民間跟官方發生觀念差異時,(官方會)讓‘不和諧’的聲音消失”。

公開信中提到,著名維權律師余文生,因給中共人大寫信提交關於人事任免和修憲的建議,代理“709”案,不但“丟了工作,還被以莫須有的妨礙公務罪拘留,最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指定監視居住,至今生死不明杳無音信”。

2017年10月,著名維權律師程海和福建律師鄒麗慧等給張軍寫了一份公開信,但在2018年年初,程海的律師事務所被強制註銷,也面臨著“此前其他很多律師經歷過的失去律師工作的威脅”。

山東祝聖武律師和浙江吳有水律師,只因他們在微博上發表了對社會問題看法的評論,卻被吊銷律師執照,並遭停業。

山東李金星律師、廣東隋牧青律師、湖南文東海律師,僅因為辦理了所謂“敏感”案件,在法庭上為當事人維權,同樣被以“擾亂法庭秩序”被處罰和調查。

雲南王理乾和王龍德律師、上海彭永和律師因對律協未能真正給律師維權,反而對律師進行打壓不滿,公開聲明退出各級律師協會,卻受到來自司法部的統一報復:“王理乾和王龍德被吊銷律師執照,彭永和被原律所解聘,新的律所在當地司法局壓力下不敢接收,以致彭永和律師至今無法執業”。

北京的李昱函律師因代理了“709”案以及和瀋陽警方存在一些糾紛而被抓捕。廣州申請律師實習人員施平在申請期間,僅因曾被公安部門以莫須有的理由刑事拘留(後釋放),遭到河南、廣東司法部門的各種刁難,不予辦理實習律師手續,至今仍處於失業狀態。

彭永和對記者表示,讓律師喪失本該有的職能,對中國法治來講不是一件好事。當大部分律師替案件或非案件發表聲音,看到了社會很多不足的方面,“用能夠使用的方式,為社會、當事人發聲,是律師的天職,也是被逼得沒辦法(後的選擇)。因為中共搞一言堂,一切在公權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他談到自己經歷過的一件事情。2012年,由於上海律協違法操作選取律師代表,彭永和通過法律手段投訴、舉報給各級相關機關,但是最終的結果仍舊按照中共的意志執行。

中共之所以這麼猛烈地打壓律師,彭永和認為這是為了消除“不和諧”聲音,無論是在野律師還是在朝官員,都必須“跟黨中央保持一致”,否則不是讓你閉嘴,就是從這個行業中消失,更甚者讓你徹底消失。

“這與中共的政治制度息息相關,它用暴力推翻國民政府,變成了共產黨一黨制。軍權、政權歸於一個政黨,集中於某一個人或某幾個人身上,對社會的打壓,可以實現的方式,就只有暴力。”

彭永和說,“希望通過我們這樣的行為(公開信)引起全社會、全世界,對人權律師的關注。任何一個公民都有對政府、政黨批評的正當權利。每個人都應該有尊嚴的活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