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首發】仲維光:當代華人受到了誰的詛咒及毀滅?

————聽「多麼美好的世界」感思之一

這下毒的人,一百年來竟然不僅有來自西方的消滅階級的階級鬥爭鼓吹者共產黨人、鼓吹雅利安人及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居然也有鼓吹全盤西化的東方人,百年後的今天竟然有從中國匍匐到歐美西方的華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qaT4do8kHM&feature=youtu.be

春節到了,這個純潔的女孩以演唱這首打動人心,震動人靈魂的歌曲“多麼美好的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祝願大家,它讓我們再次體會到,認識到人生的美好。可你在聆聽、在所謂感動,然後再次用那假大空的瘋狂歌頌西方文化的時候,難道你沒有聽到、看到、想到,這首歌在五十年前是為何產生的?它是誰,為了對抗什麼、追求什麼而唱,它為何能夠超越膚色、種族打動每個人的心和靈魂?

對此的回答不需要高智商,深奧的理論基礎,而只需要打開最通俗的《維基》你就能夠看到。《維基》上這樣說這首歌:

作為當時(六十年代)美國社會不斷攀升的種族主義政治氣氛的一劑解毒劑,這首歌顯示了對於未來,對於新生的嬰孩,以及對於所有可期待的一切的充滿希望和樂觀主義的態度。

這首歌的詞作者及作曲家說,這首歌特別是為Louis Armstrong而寫的。因為他們當時受到Armstrong那種把不同種族的人帶到一起的神奇能力的啟發。然而,這首歌並沒有在美國形成衝擊,它只賣出了不到1000張,原因是ABC Records的主任Larry Newton不喜歡這首歌而沒有去推廣它。但是這首歌卻在英國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它在英國單曲銷售的排行榜上一躍成為冠軍。它也成為1968年英國最熱賣單曲,在美國,此曲在Bubbling Under Hot100 Singles排行榜上卻只排在116位。

這個解釋讓我深切地感到,聽這首如今在世界各處流傳的歌,——別忘了它是黑人為了對抗、消解固有的種族優劣、文化優劣所發出的呼聲及奮爭;它是起自文藝復興的那種緩慢的,但卻是一直持續的為了掙脫、揚棄西方文化中的那種在二元論基礎上的排他性努力中的不可或缺的一環,一步。

而這就進一步讓我們看到:我們華人,作為黃種人,無論是移居還是流亡到西方的,今天在西方所享受到的自由、平等、民主的權力,是有可能被您認為比穆斯林信徒還低下的黑人的努力所致;是一部分白人,有可能就是你說的白左的奮鬥努力所致。他們五十年如一日地在解毒!

而這也讓我們看到,現在居然也有人卻還在下“毒”、散“毒”。

這下毒的人,一百年來竟然不僅有來自西方的消滅階級的階級鬥爭鼓吹者共產黨人、鼓吹雅利安人及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居然也有鼓吹全盤西化的東方人,百年後的今天竟然有從中國匍匐到歐美西方的華人。

明白那些散毒的華人的不智並非難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中國文化,我想也是西方有智之士在近代找到的,他們稱之為基本人權的根本內容,是任何一個人都應該有的品質。所以如果你聽這首歌曲受到感動,你就會同情黑人,而這就一定會讓你不再會蔑視伊斯蘭文化及穆斯林信仰者,你就一定不會追隨那些宣揚白人優越,西方文化優越於別的文化的人,不會接受無論在種族還是文化上的排他要求。

為此,聽歌、對比、反省,你也一定會開始解毒,對我們自己,我們華人的麻木不仁感到吃驚!

當黑人和有智的白人在解毒的時候,我們在搞文化大革命,而在十年文革結束後的又一個十年後,我們非但沒有解毒,居然出現了更惡毒的《河殤》,繼續瘋狂地痛罵自己的祖宗及文化。在經歷了劇毒的八九大屠殺且又過了近三十年後,我們竟然又在那裡,甚至在西方跟著鼓吹西方至上、白人至上,攻擊伊斯蘭文化及民眾,自認自己低下!這難道不是不可救藥了嗎!

這首歌難道沒有讓你看到:我們華人之所以如此,不是受到歷史、文化傳統的詛咒和阻礙,而直接就是受了這些人——這些五四以來喪失思維、喪失自我、匍匐在西方中心主義者腳下的人的詛咒及阻礙,乃至破壞所致。他們讓這個排他的一元論的族群至上、文化至上的毒素不斷在華人社會蔓延、滲入到骨髓及每一個細胞。

這首歌難道沒有讓我們感到,我們真的是到了必須解毒的時候了!真的是到了如果中國文化的良藥不足,那就同時就藉助黑人前輩的歌聲——阿姆斯特朗的歌聲,以及這女孩的歌聲來解毒吧!

這首歌帶來的對比、教育,甚至聽到它、唱著它,你就應該感到如一記耳光打在臉上!而實際上我們天天、處處,在很多事情上都在經歷著這類耳光。但是由於我們的麻木,很多人今天居然甚至會用這黑人的歌曲來歌頌西方至上,繼續詛咒不同文化,詛咒中國的歷史傳統。

唱著解毒的歌曲散毒的華人,繼續反傳統的人,他們讓我們更深切地感到:不是祖宗,而是這些人,是我們這兩代人無能、無知,甚至可說是不懂恥辱所致。我們是被我們自己的這幾代人所詛咒、懲罰,乃至毀滅的。

就為此,我深切地感到,什麼時候當在華人社會一提到《河殤》,就感到厭惡、恥辱,對如此的顛倒黑白、粗製濫造的作品感到不可容忍的時候,聽到這首歌曲的人,才可以說對這首歌有了人的正常理解,而那時,那無所不在的癌變於近代的西方世俗文化及政治之毒,才會在華人社會中開始解毒!

2018.2.14除夕於德國·埃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