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從洋女婿求學 看美國人家規

我的女婿喬,出生在一個典型的美國中產階級的家庭里,他的父親是一個高級工程師,母親是一個資深護士。一家人的日子,雖說不上榮華富貴,但卻舒適安然。

時光輕柔,流年悄然。轉眼之間,喬和他的姐妹們都相繼到了升入大學之際。倘若是在本州的州立大學求學,學費自然會相對便宜。故喬的父母立下的家規是:只有在本州州立大學就讀的子女,才能從父母那裡獲得部分學費。

按此家規,喬的姐妹們全都在田納西州立大學讀本科。唯獨喬在讀完大一之後,決定轉到馬里蘭大學。他當年轉學的主要原因是,我女兒正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讀書。對於熱戀中的兩個年輕人來說,空間距離的縮短,無疑是一件再美好不過的事了。但,由此一來,喬卻破了家規,斷了學費來源。

為了繼續學業,喬除了貸款之外,還需要打工。幸運的是,當時喬在肯尼迪中心找到了一份半職的電腦程序員的工作。然而,在支付了昂貴的學費之後,幾乎所剩無幾。因此,不得不精打細算地過日子。

喬和同學一起合租了一處地下室。地下室結構簡陋,房間狹窄,燈光幽暗,給人一種薄涼鬱悶的感覺。好在喬終日忙碌,只是晚上在此睡覺而已。然,睡覺亦有睡覺的危險,由於該地下室沒有直接通往地面的通道,如果夜間起火,便無法逃生。喬的母親建議他換一個住處,但喬卻支付不起。

喬的父母從安全的角度考慮,同意給他一點贊助,但前提是要求喬提交一份有關‌‌“為何喜歡大華府‌‌”的說明。為此,喬花了兩天的時間,將華府的名勝古迹一一錄下來,再配上文字說明,製作成一部短小的影視片,寄給他的父母。一個月之後,喬的父母回信說,經過反覆討論,決定每月給他二百美元。喬喜出望外,很快便換了一家相對安全的地下室。

除了斗室而居以外,平日里,喬更是以粗茶淡飯果腹。他的壁櫥里總是囤積著幾袋意大利麵,他的冰箱里總是儲存著幾罐番茄醬,到了飢腸轆轆之時,便煮上一大碗通心粉,和上醬,狼吞虎咽地吃下去。日復一日,無怨無悔。

為了節省車費,喬花了八美元買了一輛舊自行車。那輛舊車不是車閘失靈就是車鏈斷裂,喬便利用周末的時間,借來工具,自己動手修理。夏日,頂著驕陽;冬日,冒著風雪;喬始終如一地騎著那輛舊車四處奔波。

在喬求學期間,他的母親曾去華府看望他,喬當時需要一本教科書,便求母親給他買本書。他母親回答說,她從來沒有為喬的姐妹們買過教課書,所以也不應該為喬買。喬很失望,但也不計較。後來,喬在網上買到了一本廉價的二手教科書。

凡此種種,喬在歷經了求學路上的諸多艱辛之後,終於畢業了。現在的喬,是個事業有成的房地產商。喬的個性,亦在紅塵紫陌的闖蕩中,漸漸修煉而成,他豁達開朗,從容坦蕩,寬宏大度,淳樸執著,自強自立。

坦白而言,最初,我對喬父母的作法,並不理解且有異議。但日後,靜心細想,漸漸地明白了,其實,他們這樣做是有意識的,只是期望孩子們在年輕時節經受一些現實生活的磨練,從而懂得了世事並非完美,懂得了一切來之不易。學會了在困苦中淡定,在淡定中樂觀,在樂觀中勤奮,在勤奮中收穫,在收穫中感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