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少林寺的門規

少室山上發生了一起引爆媒體頭條的大事:十多個少林僧持棍輪仗,圍毆一個十八九歲的女遊客。

這位遊客就是雙鳥倚天時代,最著名的旅行家郭襄。

【一驢一劍,自北而南,又從東至西,幾乎踏遍了大半個中原。】

小郭姑娘隨身還帶著永遠也花不完的銀行卡。【……人既美麗,又豪爽好客,即是市井中引車賣漿屠狗負販之徒,她也一視同仁,往往沽了酒請他們共飲一杯……】

書中雖然沒提她一路扶貧救孤的事迹,但以郭二小姐的俠肝義膽,當一個播撒仁愛的陽光使者是順理成章的。不過依她的豪情,即便“風雨行程一萬里,好事做了一火車”,也不會接受記者採訪對外曝晒;更不會寫在日記里,等待狗仔隊挖掘整理。

漫步少室山,仰望少林寺,她是懷著朝聖心態的。寺外林立的石碑記載著古剎輝煌,工程宏偉的石級,飛珠濺玉的瀑布,讓她仰慕、驚嘆、陶醉。

少室山頂,正心曠神怡飽覽祖國大好河山,加分愛國情懷時,意外發生了,兩個少林僧人冒出來,很不客氣地要把她趕下山去。

【千年以來,少林寺幾不許女流擅入,姑娘請下山去罷,免得自討沒趣。】

在金庸的江湖裡,各大山頭在景區圈地收費的生意還沒有開始做。

岳不群阻擋劍宗上山,就遭到封不平的反唇相譏:

【華山是你岳師兄買下來的?就不許旁人上山?是皇帝老子封給你的?】

岳掌門也不得不承認:【各位要上華山遊玩,當然聽便……】

桃谷六仙作客嵩山,針對朝著遊客們指手畫腳的玉璣子,就狠狠地羞辱了他一頓:

【“難道你現下對我客氣得很嗎?這嵩山絕頂,又不是你玉璣子私有之地,我偏偏要邁邁方步,東走西行,你又管得著我?”】

宋末元初時代,沒有男女平權思想,少林寺是有權力不接待女客的。

可人家小郭是在外圍轉悠,光頭們的家規什麼時候延伸到寺外了?

郭二小姐年幼,只懂入鄉隨俗、嚴格遵守當地法律法規,不會象封不平一樣維權,也沒有桃谷六仙對強權叫板的實力。荒山野嶺的被兩個光頭黨一恐嚇,可能要灰溜溜地下山了。

但是另一個和尚提出的要求就有點欺人太甚了:

【“你把兵刃留下,我們也不來跟你一般見識,快下山去罷。”】

古人的佩劍,大約相當於現代人不可須臾離之的手機。是居家旅行必備之物。小郭再幼稚,也會懂得禁帶手機的只限於金太陽盤踞的碼頭;菜刀實名制也是幾百年以後的國度里。姑娘仗劍行天涯,還沒聽說寶劍要上交這種奇葩規定!

於是衝突在和尚與小妞之間發生了。這天下武學之源,維穩工作果然讓人稱道,對付小郭很快就擺出了強大陣容:

【忽見山坡下寺院邊門中衝出七八名僧人,手提齊眉木棍,吆喝道:“哪裡來的野姑娘,膽敢來少林寺撒野?”】

【只聽得背後山頂上吆喝聲響,又湧出七八名僧人來。】

【便在此時,下面邊門中又竄出四名黃衣僧人,颼颼颼的奔上坡來,手中都沒兵器,但身法迅捷,衣襟帶風,武功頗為了得。】

於是少林寺外,上演了一出十多棍僧毆小妞的狗血大戲。

如果你認為這是少林寺僱傭的一批法盲臨時工在越權執法,就大錯特錯了。這些身手敏捷的玻璃渣身後,就站著羅漢堂首座,負責少林安保的無色禪師。

在現場的領導態度很明確:【雙手籠在袖中,微笑觀斗。】

如果郭襄是個普通女子,被修理得鼻青臉腫,或如麗江女客,被毀容得慘不妨睹,也是求告無門的。少林寺只須下個文件澄清事實:《少林僧百般相勸無效,女遊客花樣作死受懲》,遊客損失再大也只有自認倒霉了。

但是小郭是將門虎女,決不屈服於光頭的,還放下了狠話:

【少林寺名頭越大,武功越高,恃眾逞強的名頭也越來越響。好,你們要扣我兵刃,這便留下,除非將我殺了,否則今日之事江湖上不會無人知曉。】

這一下說到了少林寺的痛處。本來死下狠手的光頭們也心生忌憚:

【……見她劍法精奇,始知她若非名門之女,便是名師之徒,多半得罪不得,出招時更有分寸……】

和尚打手們不能阻止她對外暴料,也不能滅口。事鬧大了,指不定結局會是什麼樣子呢。媒體宣揚開來,少林寺的門票收入無疑會大打折扣,碗里本就寡淡的青菜豆腐,會更加減味少量。

關鍵時刻,老和尚出手試探,終於認出對方是郭巨俠之女,神鵰大俠的摯友,三四年前還有贈送生日禮物的緣份。

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了。羅漢堂首座鐵面無私、嚴格執法的形象一掃而空。雙方你問我答,親如一家,一切矛盾都迎刃而解了。

身份尊貴的無色禪師還作出一個讓眾打手們瞠目結舌的決定:

【咱們找一家飯鋪,讓老和尚作個東道,好好喝一天酒,你說怎樣?今日光臨敝寺,若再不恭送三十里,豈是相待貴客之道?】

很多人都被電影誤導,以為少林和尚在唐代就蒙皇上恩准,不列酒肉之戒,這是流毒無窮的謊言。

天龍時代的虛竹被緣根毒打,就是想到他爛醉如泥的淫樂,壓抑不住衝天的怒火。他被少林除名受刑的130棍里就包含有對開酒戒的懲處。

羅漢堂的首座,想和漂亮MM對飲一天,而且當著戒律堂委派的眾打手毫不避諱,可見酒肉之戒對少林高層是網開一面的。

少林和尚從小接受的教育是:【少林寺是天下武學的總源,不論名望多大、本領多強的武林高手,從不敢攜帶兵刃走進少林寺出門。】

長期的灌輸,讓和尚們的自信膨脹了,以為這條規定在少林寺周邊勢力範圍也是行之有效的。而事實上,持刃入寺的大有人在。

天龍時代,一個名叫鳩摩智的歪果人,在寺內羅漢堂與一個小和尚撕逼大戰中,情急之下,從布襪中掏出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插入小和尚的肩頭。

這小和尚來頭不小,是方丈的私生子。按照少林寺規,怎麼也得關他個三年五年的,甚至象丁春秋一樣囚一輩子,也在情理之中。可全寺的光頭們,只敢在肚裡滴咕幾句,連公開譴責一聲都沒有。

話說白了毫不稀奇:人家老鳩是吐蕃國師,是友邦一言九鼎的人物,禮敬不到位,都會引起外交糾紛的。依法治寺這條就馬馬虎虎過去吧。

寺內接待女客也並非沒有先例。四大惡人光降少林時,老方丈就沒有下令阻止葉二娘的進入,那些摩拳擦掌、維護寺規的武僧倒也善解人意:

【“今日敵人眾多,相較之下,什麼不接待女客的規矩只是小事一樁,不必為此多起糾紛。”】

幕後真相,讀者們個個門清:葉二娘是方丈老大的情人,草木幽深的方丈禪房作為他們男歡女愛的聖地,進進出出,早已是輕車熟路。掀開冰山一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這幕後花絮,打手們就算心知肚明,也是不會宣之於口的。

數日後,小郭姑娘傍上了一位大佬,雙方聯袂出面,對少林寺不接待女客的規則進行了當眾挑戰。這位大佬就是崑崙三聖何足道。

何足道對天鳴方丈講的道理並不深奧:

【寶剎重男輕女,莫名其妙的清規戒律未免太多,晚生卻頗有點看不過眼。須知佛法無邊,眾生如一,妄分男女,心有滯礙。】

方丈立即被說服了,一副知錯就改的誠實相:

【“多謝居士指點。我少林寺強分男女,倒顯得小氣了。如此請郭姑娘一併光降奉茶。”】

何足道不是什麼舌辯之士,他講的這些道理,任何一個受歧視的女遊客,張嘴就能來上這麼一套,只怕比他的見解更能一針見血。

能讓少林寺退讓一步的,不是何足道的能言善辯,跟方丈的禪心明澈,寬博有容也沒一根毛的關係,起根本作用的還是崑崙三聖技壓全寺的武功,以及郭二小姐顯赫的身世。

最能直言不諱的還是達摩院首座無相禪師:

【“單憑何居士一言,便欲我少林寺捨棄千年來的規矩,雖無不可,卻也要瞧說話之人是否當真大有本事,還是只不過浪得虛名。何居士請留上一手,讓眾僧開開眼界,也好令合寺心服,知道本寺行之千年的規矩,是由誰而廢。”】

這話講的還是不夠直白,敞開了說就是:這條寺規已經行之千年了。你要是拳頭足夠大,身份足夠尊容,也不來約束你。可如果資格不夠,能力不行,只憑巧舌如簧,對不起,還是得依法辦事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凱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