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百歲老人眼中的大孝子再次身陷囹圄

乍暖還寒的春日,飽經滄桑的世紀老人正拄著拐杖、躬著身子,眼神凝重的透過窗欞仰望長空,不知思忖著什麼……

李廣遠

這家的女主人已於幾年前(因實名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非法判刑,至今刑期未滿。這家的男主人——李廣遠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在孟庄集講真相被廉庄派出所指導員祖軍帶隊被抓並非法抄家,短短七天就被批捕。

李廣遠、莫偉秋夫婦是天津市寧河區廉庄鄉廉庄村人,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煉功後,夫妻身心受益,修煉前的一身疾病不治而愈,他們深知大法的美好、純正與超常,夫婦倆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

他們平時和鄰里和睦相處、遇事忍讓,在家裡孝敬老人得到村裡人的公認。

李廣遠平時干一些安裝暖氣及室內的零活維持生計,因其服務態度好要價低廉,左右八庄找他幹活的人特多,看著困難的他還白給干,贏得了鄉親們的廣泛好評。

可是自九九年以來,夫婦倆多次被中共非法關押、勞教並被非法判刑,在被非法審判和監禁期間,夫婦倆多次遭到毒打和酷刑折磨,在這期間,家中的老人和孩子也都遭受著不同程度的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李廣遠被劫持到天津市雙口勞教所迫害,非法勞教三年,在這三年里,他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和折磨,被強制參加超負荷的奴役勞動。

在他被綁架到勞教所三大隊的第一天,就遭到惡警隊長佟秀和指使刑事犯人的棍棒毆打;第二天肋骨被惡人打斷了一根。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村幹部通知莫偉秋去鄉里問話,由於她堅持修煉,不寫“三書”,被非法押送到縣裡的洗腦班,被迫害四個月時間。

二零零四年,李廣遠被勞教所釋放回家,不到半年的時間,夫婦倆因粘貼“法輪大法好”等真相標語又被抓捕,被送到寧河縣看守所,參與迫害的惡警有:董增樓、李高豐等。同時,惡警抄了他們的家,搶走法輪大法書籍和一台複印機。

夫婦倆在看守所期間,被多次非法提審,莫偉秋被杜明遠抽了三個耳光,當時被打得頭暈,眼前冒金星,莫偉秋以碰頭抗議,杜明遠才罷手。

後來得知寧河縣法院將二人分別非法判刑四年。

李廣遠被關押六個月後,於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被非法送到天津市港北監獄五監區二分監區強制服刑,每天被強制洗腦,長時間奴役勞動,並被強制寫所謂的“思想彙報”,從而達到洗腦的目的。當時參與迫害的惡警有張士林、宋學森、祖黎明、邢成東等人。

莫偉秋於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強行押送到天津市女子監獄,入監後每天被逼做奴工,看邪黨電視,寫思想彙報,強行洗腦,為了達到逼迫其放棄修煉的目的,惡警指使刑事犯人打罵、關小號等手段進行轉化。

莫偉秋因控告江澤民,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被綁架,同年十二月二日被寧河區法院非法庭審,在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被寧河區法院冤判四年半。

因其丈夫李廣遠在庭上為其辯護,被關押二十九天並擄走現金七千元。

自中共與江氏集團九九年對法輪功的倒行逆施,這一家聚少離多,因中共的迫害,大女兒的婚禮現場不見其父母的身影,外孫子出生,母親又被迫不能在女兒身邊陪侍。因其中共的迫害,兩個女兒都很堅強且性格都很獨立,在沒人的時候,她們只能偷偷掉眼淚……

過了這個新年,正好是李廣遠父親百歲生日,在這中共疾風驟雨殘酷的迫害下,慈祥的老人見證了兒子、兒媳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一次又一次被抓、被抄家、被勒索錢財、被勞教、被判刑的過程。同時也讓老人更看清了中共的罪惡與江氏集團的無恥。

當老人見證了兒子、兒媳修煉法輪功後的巨大變化,也開始看大法真相期刊,真相資料,而且期期不落,難受的時候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晚年幸福應該是所有老年人的共同期盼,也是兒女們的共同心愿,而在中共這台暴政機器的運作下,骨肉不能團聚,做好人反而被抓,天理何在?

最後呼籲所有正義人士,共同關注這場迫害,制止迫害、解體中共,並圓百歲老人的心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