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為拒做犬儒的真北大人李沉簡教授打call

一言以蔽之,對於生活在共產黨專制暴政下的中國人來說,最難的不是別的,恰恰就是挺直脊樑拒做犬儒,因為共產黨最害怕最敵視而且打壓最狠的就是那些敢於挺直脊樑拒做犬儒的勇者。在這樣的險境里,在這樣的高壓下,李沉簡先生敢於公開呼籲挺直脊樑拒做犬儒,我以為這樣的人才是繼承了蔡元培先生衣缽的真正的北大人。我發自內心的為這樣的勇士打call

3月22日,就在北大即將迎來120周年校慶的前夕,北大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李沉簡在該院的微信公眾號“大帥直通車”上公開發表了一篇令網路炸鍋的熱文——《挺直脊樑拒做犬儒》。

這篇文章引現代教育之父、北大老校長蔡元培等人為例,呼籲北大人、元培人“挺直脊樑拒做犬儒”,引發了許多人的共鳴。

了解蔡元培的人都知道,他不僅是位謙謙君子式的思想領袖,同時也是一個挺直脊樑、拒絕做犬儒的男子漢。在任北大校長期間,他只認真理,不畏強權,曾先後八次辭職以示抗議:1917年抗議張勳復辟清朝而辭職;1919年5月營救被捕學生而辭職;1919年底和1920年1月支持北京市教職員為薪酬抗議政府而辭職;1922年8月/9月兩次為政府侮辱校長/拖欠教育經費而辭職;1923年抗議教育總長踐踏人權和司法獨立而辭職;1926年抗議政府鎮壓學生而辭職。

後人提及北大精神,都會說到蔡元培先生提倡的“相容並包,思想自由”,這固然不錯,但蔡元培先生踐行的只認真理,不畏強權,挺直脊樑、拒絕犬儒,其實也是北大精神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949年後,中共不僅壟斷了大學的管理權,還控制了全國人民包括大學校長的飯碗,你就是給大學校長一百個膽子,也沒人敢再像蔡元培那樣跟政府叫板了。

不過,雖然包括北大在內的所有中國大學再沒出過蔡元培式的校長,但繼承了他的精神,敢於在專制高壓下挺直脊樑拒做犬儒的北大人還是有的,比如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的林昭,文革後的焦國標、賀衛方等人。與蔡元培相比,他們因為挺直脊樑拒做犬儒而付出的代價不知大了多少倍,尤其是林昭,在萬馬齊喑的時代,她區區一個弱女子,挺身而出批判中共和毛澤東,不但因此被判重刑,數次入獄,最後連性命都丟了。

即便是在今天這個中共聲稱中國人權最好的時代,要想像蔡元培那樣挺直脊樑拒做犬儒付出的代價也仍比蔡元培生活的時代要大許多許多。毫不誇張地說,誰想在中共的專制高壓下挺直脊樑拒做犬儒,中共就會把誰視為它的敵人,輕則處處對你刁難,重則將你判刑入獄,甚至要了你的性命。

就說李沉簡先生吧,據媒體報導,他的《挺直脊樑拒做犬儒》一文是3月22日下午6:00由公眾號“大帥直通車”推送的,結果到6:40該公眾號就被要求關閉,北大元培學院還布置老師以微信語音、打電話等方式要求學生刪除轉發文章。目前,《挺直脊樑拒做犬儒》一文在大陸網路上已遭徹底刪除。不難想像,當局對李沉簡個人的處理也將隨之而來。

一言以蔽之,對於生活在共產黨專制暴政下的中國人來說,最難的不是別的,恰恰就是挺直脊樑拒做犬儒,因為共產黨最害怕最敵視而且打壓最狠的就是那些敢於挺直脊樑拒做犬儒的勇者。在這樣的險境里,在這樣的高壓下,李沉簡先生敢於公開呼籲挺直脊樑拒做犬儒,我以為這樣的人才是繼承了蔡元培先生衣缽的真正的北大人。我發自內心的為這樣的勇士打call(打氣加油、喝彩之意)。

誠如李沉簡先生所言:“我們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筆為旗與懦弱卑微做不妥協的抗爭,也至少做到不出賣人的起碼尊嚴和思想獨立。”什麼才是對北大校慶120周年最好的紀念,我想應該就是這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