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五十步笑百步:聊一聊「蘇聯政治笑話」

蘇聯克里姆林宮(圖:pixabay)

俄羅斯民族是一個幽默的民族,在蘇共的統治下,即使是處在高壓的政治環境之下,仍然會通過一種特殊的方式即通過編製政治笑話來娛樂蘇共及其領導人,為自己的苦悶、單調的生活添一絲絲樂趣,同時通過這種方式來發泄自己的不滿。

蘇聯的政治笑話主要內容大多是諷刺蘇共的政治統治,從斯大林時代這種政治笑話就層出不窮,斯大林將這種政治笑話歸於“反蘇維埃鼓動宣傳罪”的行列,致使了大量創作和傳播政治笑話的人被當作政治犯,1953年斯大林死後,當局釋放了“因政治笑話而被捕的大約20萬人”(此數據轉於郝宇青《蘇聯的政治笑話:類型及其功能》一文)。蘇聯的政治笑話的高產時期應該是赫魯曉夫和勃烈日涅夫執政時期,此時期也是中蘇關係的緊張時期,國人出於對蘇聯的敵視,因此這一時期的蘇聯政治笑話在中國廣為流傳。

蘇聯的政治笑話什麼時期傳入我國,開始娛樂中國的民眾的?這個沒有辦法考證,從蘇聯回國的留學生和工作人員也許會在私下裡傳播,但蘇聯的政治體制與中國的政治體制相類似,一些政治笑話的諷刺點完全也有可能戳中中國政治制度的痛處,因此,在文革前蘇聯的政治笑話不會大範圍在中國流行。筆者也查詢了一些資料,就目前公開出版物來說,筆者看到的最早的是1979年的《世界知識》雜誌刊登的通過日本媒體翻譯的三則蘇聯政治笑話。

不過,在文革中,為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旗幟,批判蘇聯所走的修正主義道路,一些紅衛兵組織通過編印一些蘇聯政治笑話來作為反修的武器,藉以說明蘇聯的變修和蘇聯的反動。就筆者所見,各地紅衛兵組織翻印了不少類似的冊子,筆者手中有一冊由“廣東石油學校《紅旗》造反團”印、“揭陽師範學校《戰地黃蒼》戰鬥隊”翻印的《在蘇聯流行的政治笑話》,在前面“翻印者的話”中講到:

【我們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教導我們:“……修正主義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潮。修正主義者抹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別,抹殺無產階級專政和資產階級專政的區別,他們之所主張的,在實際上並不是社會主義路線,而是資本主義路線,在現在情況下,修正主義是比教條主義更有害的東西。我們現在思想戰線上地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開展對於修正主義的批判。”

在蘇聯,從赫魯曉夫上台到勃列日涅夫、柯西金執政以來,他們是“山草驢”生“螞蚱”,一輩比一輩壞。他們背叛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他們背叛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他們背叛了廣大蘇聯革命人民的意願。在他們的統治下,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走上了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但是,偉大的蘇聯人民是革命的,他們是反對赫魯曉夫修正主義的,一直在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其鬥爭方式也是多種多樣,如“政治笑話”就是一種。我們翻印這些材料是為了幫助大家了解蘇聯人民為何用“政治笑話”這種形式和蘇聯領導集團進行鬥爭的,而不單純為了聽“政治笑話”。我們堅信,勝利必定是屬於蘇聯人民的,蘇聯領導集團必將被歷史車輪碾的粉碎。

為了防止資本主義在我國復辟,防止產生修正主義,我們必須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這本書最後有一註:上述材料大部分根據被蘇聯無理驅逐的我國留學生回國後報告記錄中摘要。)

這個“翻印者的話”已經將翻印的目的說的很明確了。在這本小冊子中共收錄了蘇聯政治笑話二十八則,大多數都是現在網上流行的“蘇聯政治笑話288則”所沒有收錄的。這28則笑話主要內容基本上都是諷刺赫魯曉夫的,只有極個別是諷刺勃烈日涅夫的,當然,當時中國以斯大林的捍衛者自居,因此在這些笑話中也包含了維護斯大林的內容。筆者從中選出幾則笑話:

怪胎

有人說:列寧生了個列寧主義,斯大林生了個社會主義,赫魯曉夫生了個“共產主義”,但這個“共產主義”是個怪胎,被毛澤東打掉了。

奪寶座

斯大林死了之後,在天堂受到了熱烈歡迎,後來就進了天堂。赫魯曉夫去見上帝,問他死了以後怎麼辦?上帝根本不睬他,也不離位歡迎他,他就自己拿了把椅子坐在上帝的對面,質問上帝為什麼不起來迎接他,上帝說:你是眾所周知的陰謀家,我一動你就把我的位子給搶去。

倒霉

赫魯曉夫指責哥穆爾卡說:你們波蘭搞得太糟了,有三個問題:1、西方的東西太多了;2、國家太窮;3、信教的太多。哥穆爾卡趕緊召集大臣們研究解決的辦法。一個大臣提議說:解決的辦法很容易。1、西方的東西太多,就把西方的門關上;2、國家太窮,只要今後不跟蘇聯做買賣,就不會窮了;3、信教的太多,這個問題也好解決,只要把赫魯曉夫的相片往教堂里一掛,保險誰也不進教堂了。

吹牛

赫魯曉夫和肯尼迪一起吹牛,肯說:我們美國醫學發達,有一種葯,死人吃了可以活過來。赫說:我們蘇聯體育發達,有人十分鐘就能從蘇聯跑到美國去。肯尼迪讓赫魯曉夫找人跑給他看,赫魯曉夫慌了,連忙召集文武大臣商量對策,討論說了許久,最後一大臣說:這很好辦,要肯尼迪把葯拿來,給斯大林吃了,要是斯大林一復活,你(指赫禿)用不上五分鐘就跑到美國去了。

蘇共領導的威信在哪裡?

都在收音機的開關上,一開都是威信,一關,就沒有了。

力氣大多了

現在蘇聯人民比過去力氣大多了。過去一個盧布買的東西一個人拿不動,現在五個盧布買的東西,一個人拿了毫不費力氣。】

這些政治笑話估計已經經過篩選,帶有一定的符合當時中國“反修”形勢的色彩,其目的就是讓中國人民通過這些笑話,看看在蘇聯變修後蘇聯人民的生活狀態,藉以樹立我們偉光正的光輝形象。其實,咱的偉光正不是也和笑話上所說的一樣,都在收音機的開關上嗎?其實就是一個五十步笑百步的情況。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後期和這個世紀初,中國的政治笑話也不少,最為著名的“木頭”和“草包”的笑話也多少反映出人們的心態(恕筆者因不能傳播“謠言”來詳細講這兩個著名的政治笑話,抱歉),不過,這種政治笑話畢竟在中國流傳的不如蘇聯的政治笑話廣泛,而中國人的聰明才智全都貢獻給了編“政治段子”,比如對於敬愛的周丞相,就流傳了很多很多他睿智對話的“段子”。

據說最後時期蘇聯的政治笑話能在六七個小時之內傳遍整個城市,從傳播的速度上來看,民眾對蘇共的統治的不滿是具有普遍性的,在這一點上,讓人在某種程度上就不會驚訝於一夜之間蘇聯就解體了的神奇變化。

現在,網上也流傳著許多蘇聯的政治笑話,並且讓人沒事時讀起來都忍不住笑上一下。也許,不少人和我一樣,在讀這些笑話時,已經不再會去嘲笑那時的蘇聯,而是腦海中總是聯想著中國的現實。我們沒有一個安全的條件敢於創作“笑話”,也沒有膽量“傳播”“笑話”,我們只有靠蘇聯的政治笑話來自嘲一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故紙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