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重讀唐詩三百首 看唐代詩人如何優雅的表達「他鄉遇故知」

古人曾說人生四大樂事: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而在這其中,他鄉遇故知應該是最難的,因為這要涉及到機緣巧合,還要看雙方各自的造化。畢竟在古代的時候,天下之大,人口之多,再加上極為不便利的交通和通訊條件,在他鄉遇到故知的概率實在是太低。

當然他鄉遇故知,不過是一種通俗的說法。這一種情感,歷來為人們所重視,尤其對於那些本就敏感、本就情感細膩的詩人們來說,如果真有這樣的經歷,不妨大書特書。且看:

天秋月又滿,城闕夜千重。還作江南會,翻疑夢裡逢。風枝驚暗鵲,露草覆寒蛩。羈旅長堪醉,相留畏曉鍾。

這首古詩題目就是《客夜與故人偶集》(或為《江鄉故人偶集客舍》),作者就是唐代詩人戴叔倫。這首古詩,就是一個完整的他鄉遇故知的故事。

作者戴叔倫在江南就職,因為工作的緣故,需要經常外出辦事,但是就在一個秋天的夜晚,在一個旅店當中,偶然碰到了多年未見的舊相識。無論作者還是朋友,倆人都滿心驚喜。然而,由於各自都還有事情要忙,第二天就要分別,兩人彼此不舍,尤其對於詩人來說更覺得滿心惆悵。這首古詩就寫於這樣的背景之下。

“天秋月又滿,城闕夜千重”,這兩句寫的是兩人相聚時的季節和環境。又是一個秋天,又是月圓之日,城中夜色已經越來越深了。作者從天氣從季節開始寫起,給這首古詩奠定了一種情感基調,那就是月華如水淡淡的憂傷。

“還作江南會,翻疑夢裡逢”,這兩句直接就寫出了詩人和朋友之間兩人的相遇。因為此地,遠離家鄉,而且兩人又多年未見,所以此次在江南相遇,在作者看來,幾乎就是就是在夢中。就是好友卻分別多年不得見,乍一相見實在是不敢相信,作者內心的苦澀是顯而易見的。

“風枝驚暗鵲,露草覆寒蛩”,這兩句還是寫的秋色,但是因為涉及到兩人要離別,所以詩中的情感基調十分的凄涼。秋風吹動樹枝,驚動了在樹上築巢的鳥。秋草之上都被打滿了霜雪,一片蕭瑟凄涼,更有吶苟延殘喘的小蟲在悲鳴。

此情此景,是詩人內心最真切的感受。多年未見,好容易相遇,卻又馬上就要分開,實在是不舍。因為不舍,是人的內心才會如此的悲涼,也才會注意到現實生活當中這些蕭瑟的自然景象,畢竟,這一畫面是作者此時此刻最想表達的內心所想。

“羈旅長堪醉,相留畏曉鍾”,這兩句歸到各自的生活境遇當中,兩人是同鄉兩人是好友,分別多年以後,兩人依然客居他鄉,身世飄零,宦海沉浮,兩人都不盡如人意。如此背景下兩人的相聚,可以,多少給彼此帶來一些安慰。至少兩人可以徹夜暢飲,不醉不歸!

遇到多年未見的一個老朋友,而雙方都還是原來的樣子,對於彼此來說都是莫大的安慰。因為在今天,我們見到了太多這樣的故事:兩人分別多年,再見時對方卻變的好像從來都不認識一樣。對於戴叔倫和他的朋友來說,擁有彼此的友情,其實比他鄉遇故知更值得讓人高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