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起底鴻茅掌門 成吉思汗後代身份被質疑

黃金家族的嫡傳後裔,一直成為鮑洪升除了鴻茅藥酒操盤者的身份外,最為顯赫的標籤之一。媒體稱,造概念、搞宣傳、做營銷,從二十多年前到現在,鮑洪升一直都是頂尖高手,且未曾失手。

“鴻茅藥酒事件”愈演愈烈

微信公眾號藍媒匯4月18日報道,2007年9月1日,成吉思汗第34代嫡系子孫、中國最後一位蒙古王爺奇忠義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逝世。而後有不少知名人士,比如巨人鮑喜順、作家鮑爾吉原野相繼表明自己是成吉思汗後代的身份。還有一位,便是來自鴻茅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的鮑洪升。

根據中國知網收錄的《優品》雜誌2009年11期刊發的《鮑洪升:我是個真正的蒙古人》一文,鮑洪升,標準的蒙古族男人,黃金家族的嫡傳後裔,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孫。

這段對鮑洪升的專訪介紹,很長時間以來,也被百度百科、互動百科中“鮑洪升”這一詞條收錄。黃金家族的嫡傳後裔,也一直成為鮑洪升除了鴻茅藥酒操盤者的身份外,最為顯赫的標籤之一。

鮑洪升的成吉思汗子孫身份,是真實,還是自我標榜以抬身價,放在眼下,也只有鮑洪升自己一人清楚。畢竟,造概念、搞宣傳、做營銷,從二十多年前到現在,鮑洪升一直都是頂尖高手,且未曾失手。

伴隨著鴻茅藥酒神話破滅,因為吐槽鴻茅藥酒而被跨省抓捕,在牢獄中吃盡了苦頭的醫生譚秦東終於重見自由,百度百科中的“鮑洪升”詞條也已將鮑洪升,黃金家族的嫡傳後裔,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孫的介紹刪除。取而代之的,則是鬧得紛紛揚揚的“藥酒事件”。

復盤鮑洪升的發跡史,還要從1995年北漂開始。在此之前,他已經下海經商成立內蒙古秦吉達企業集團公司多年,不過倒沒闖出什麼名堂。

而彼時正是吳炳新、烏力吉、許彥華等人的舞台,拿吳炳新來說,當時市場先後風行的“楊振華851”、“昂立一號”、“三株口服液”等保健品,皆與他的手筆相關。

這是蒙派營銷的第一代。

當時吳炳新等人的成功,對鮑洪升影響極深。1995年後者轉戰北京,成立了北京秦吉達企業集團。

這一年,中國保健品行業進入了第一個高速發展時期。

剛拿到內蒙古涼城縣“鴻茅藥酒”全國總代理不久的杜海軍,開始把這款神葯賣向全國,以“藥酒劑型的突破+背書的故事性+大組方+代言的權威性+主持人的權威”的營銷方法,創下了保健品行業的神話——1999年鴻茅藥酒的銷售達到10億元(1元人民幣約合0.1592美元)

鮑洪升也在尋找機遇。一年後,鮑洪升找到了腎病醫生、有國醫大師之稱的張大寧,雙方合作推出了“護腎寶”,鮑洪升喜提總代理,並首創“全程服務營銷模式”,短短三個月,“護腎寶”火爆全國,成為當年補腎類產品國內第一品牌。

藉著“護腎寶”,鮑洪升正式成名,此後成為蒙派營銷第二代扛鼎人物。繼補腎壯陽的“護腎寶”之後,鮑洪升還先後推出了立足於減肥的“美福樂”、解決男科雜病的“分清五淋丸”等產品靠小報、報紙、電台在全國走紅。

1996年之後,鮑洪升成為了保健品市場最為舉足輕重的角色。

1999年,鮑洪升與趙強、周楓做起了婷美內衣。婷美的原型叫英姿帶,是個坎肩式的穿戴保健產品,起初賣點是保護頸椎。

鮑洪升接手之後,將賣點由保護頸椎,改變為“變美”,大力開發女性潛在市場,針對女性愛美的天性,提出“婷美內衣,美體修形,一穿就變”,並簽了三線演員倪虹潔作為廣告代言,然後在各個電視頻道密集轟炸,很快便火爆市場。

2000年,鮑洪升被《動銷醫藥》、《銷售與市場》雜誌評為“新千年最優秀十大營銷人物”之一。

一年後,鮑洪升代理了“澳曲輕”減肥膠囊,產品上市5個月便完成了廠家全年的銷售預期,連續三年銷售過億。

但隨著管制的加強,廣告越來越難,渠道越來越窄,銷售額每況愈下。2001年,杜海軍不再代理鴻茅藥酒,鴻茅被上市公司收購。此後幾年,銷售額在2千萬徘徊。

2006年鴻茅藥酒捲土重來,鮑洪升開始操盤。

當年杜海軍聯合鮑洪升,以500萬的估值收購了鴻茅藥酒,兩年後,大股東杜海軍將股份轉給鮑洪升。鮑洪升的副手,是另一款爆款產品“哈慈五行針”的高管段炬紅。

接手鴻茅藥酒後,鮑洪升將當年婷美內衣的打法帶了過來。其先後與陳寶國、張鐵林、德德瑪、雷恪生、黃健翔等知名人物合作,借勢推廣鴻茅藥酒,這些名人,基本上也很符合大爺大媽們的審美喜好。隨後各種版本的鴻茅藥酒廣告片,在飯間和晚間時段密集播出,這正是老年人看電視的高峰期。

種種方法,就是為了讓老年人消費。

與當年做婷美不同,鮑洪升選擇了更接地氣的渠道模式,利用藥店網點廣闊的網路分布,策動精準的點對點會議營銷,先由業務員取得老人聯繫方式,邀請他們參加產品推介會,只要到場,就可獲贈雞蛋、肥皂、毛巾等贈品或組織義診。

據稱,銷售人員不怕你不買,只怕你不來。只要老年人一來,營銷話術加上銷售策略,錢包就很容易被掏空了。

鮑洪升本人在微博對鴻茅藥酒的吆喝也相當用力。

據報道,2011年6月26日,鮑洪升在微博回答網友關於喝鴻茅藥酒是否有年齡規定的提問時表示,“鴻茅藥酒沒有年齡限制”,而鴻茅藥酒藥品說明書中則明確寫明“兒童、孕婦禁用”。

2011年6月15日,鮑洪升再次回答網友關於每天喝多少鴻茅藥酒合適的提問表示,“每天喝三兩正好,決對(應為絕對)不上火,放心吧。”而根據鴻茅藥酒產品說明書規定,該藥品每次服用15毫升,一日2次,即意味著每天最多服用30毫升,即半兩左右。2012年2月9日,鮑洪升轉發了網友聲稱“老人堅持每天喝點鴻茅藥酒非常好,喝了酒就不用吃藥了”的評論,並跟評稱“我們的良心藥”。

當然還有懟媒體,為鴻茅藥酒辯護。

再加上鋪天蓋地地“風濕骨病怎麼辦,每天早晚喝鴻茅;腎虛尿頻怎麼辦,補腎強身喝鴻茅;脾胃虛寒怎麼辦,健脾養胃喝鴻茅……的”廣告密集轟炸,不難看見,鴻茅藥酒在市場的走紅。

據米內網2016年中國城市零售藥店終端競爭格局數據顯示,鴻茅藥酒2016年零售藥店終端(包含實體藥店和網上藥店兩大市場)銷售額約為16.3億元,在中成藥市場上僅次於東阿阿膠。

2017年6月29日,鴻茅藥酒正式入選“國家品牌計劃”;2017年7月27日,在住建部公布的第二批全國特色小鎮中,內蒙古烏蘭察布市涼城縣岱海鎮的老字號鴻茅藥酒產業出現在了入選名單上;2018年,鴻茅國葯再次入選“CCTV國家品牌計劃”。

鮑洪升還準備帶著鴻茅藥酒上市。

作為鴻茅藥酒的主體運營公司,鴻茅國葯(曾用名內蒙古鴻茅葯業股份有限公司)曾在2017年曾接受IPO輔導。證監會內蒙古自治區監管局2017年8月披露消息顯示,該公司擬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2017年7月31日與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簽訂輔導協議,並在2017年8月1日進行輔導備案。

鮑洪升還獲選了2017年內蒙古年度經濟人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