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賈躍亭藉助14億港元放債公司 曲線回國

香港,港灣道26號華潤大廈,賈躍亭旗下的法法汽車(Faraday Future)股權質押協議顯示,在這裡辦公的時穎有限公司(SEASON SMART Limited)過去幾天內被指是投資賈躍亭FF的幕後金主。

0.jpeg

4月8日,賈躍亭旗下的電動汽車初創企業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的關聯公司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以3.641億元拍下廣州南沙區萬頃沙保稅港加工製造業區塊,土地規劃用途為汽車製造。這一舉動被外界認為是“下周回國賈躍亭”藉助FF曲線回國。

在國內資產遭到凍結的賈躍亭,自2017年7月赴美後,專註在造車夢想中。但其投資的FF,與樂視相仿,在2017年度過了資金緊張、人才流失的艱難時期。直到今年2月14日,在FF供應商大會上,賈躍亭全程英文演講,宣布公司完成了15億美元的股權融資,足以滿足IPO前的資金需求。此後,FF宣布漢福德工廠開工,國內實體高調拿地。

2月份,有消息稱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是賈躍亭新的白衣騎士,但對此FF方面一直諱莫如深。4月17日,時穎有限公司被曝光在大眾的視野內,據稱投資了FF20億美元。

這家FF的幕後金主時穎公司,在2017年12月成為了FF的股權質押方,並制定了嚴格條款限制FF的新聞給,賈躍亭為獲得這筆股權質押融資,實際上是冒著失去FF實控權的風險。

更值得玩味的是,這家時穎公司背後的股東趙渡,擔任董事會主席的兩家上市公司中譽集團(00985.HK)及國際資源,市值加起來僅有三四十億港元,年營收僅千萬美元規模。此外,趙渡和香港“大D會”成員,即許家印、張松橋、劉鑾雄和鄭家純均有所關聯。

投資FF20億美元的時穎背後是一家香港放債公司

在香港公司註冊處查詢有關FF股權質押協議時發現,睿馳智能汽車背後的股東為註冊在香港的Smart Mobility,該公司的曾用名為FF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中文名為法法汽車生態(香港)有限公司(簡稱法法香港),即FF公司在香港的分支。

關於時穎投資FF一事,FF傳播部門在回復澎湃新聞時表示,“根據作為獨立第三方的FF戰略投資者與賈躍亭先生所達成協議的保密規定和法律約束,有關事項在適當時間才能予以披露。請諒解!” 

不過從法法香港在2017年12月簽署的股權質押協議中,可以看出其融資的端倪。

2017年12月1日,法法香港簽署了一份股權質押協議,出質人為法法香港,出質公司為法法汽車(中國)有限公司,質權人為時穎有限公司。資料顯示,時穎有限公司註冊於英屬維京群島,在這份質押協議中,質權人的授權簽字人名為趙渡。此外,時穎有限公司留下了一個在香港的地址——位於香港港灣道25號的華潤大廈45層,4503—4505。

141.jpg

在華潤大廈45層並沒有找到時穎有限公司,而與之相同門牌號的公司為香港上市公司中譽集團(00985.HK)。

189.jpg

中譽集團曾用名為網智金控集團有限公司,在開曼群島註冊成立。2016年5月17日由中科礦業更名為網智金控。2017年9月20日正式更改中英文名稱為中譽集團有限公司和CST Group Limited。公司創始人為趙渡,這個名字與質押協議上籤署人的名字相同。142.jpg

中譽集團2017年的年報資料顯示,趙渡現年61歲,中譽集團主席兼執行董事,持股比例10.08%。公告介紹,“趙渡為經驗豐富的行政人員及商人,在金屬業務、貿易業務、投資規劃、業務收購及發展以及企業管理方面擁有豐富經驗。”同時,趙渡還在國際資源集團有限公司(01051.HK)擔任主席兼代行政總裁及執行董事。

截至發稿時均未獲得任何證實性回復。

資料顯示,中譽集團為一家投資控股公司,與其附屬公司從事勘探、開發及開採銅及其他礦物資源、金融工具投資、物業投資、放債業務和電子物流平台。公司員工(包括公司董事)總數為36名。

兩重質押,時穎公司鎖死FF

時穎公司對FF的投資,是以成立合作公司的方式進行。從法法香港公司的股權質押文件來看,為獲得時穎公司的融資,FF將旗下公司股權質押給了時穎。另據樂視網的公告,在FF的融資中,賈躍亭並未出售股權。

綜合上述信息, FF的融資可能不是股權融資,而是通過質押貸款,並通過注資合資公司的方式,巧妙地避免了與賈躍亭在國內的債務產生聯繫。

或許是樂視發展步伐與資金鏈不相協調的前車之鑒在前,在時穎公司對FF進行股權質押時,出現了兩重質押行為,並詳細列出了違約情況及應對措施,極為謹慎。

第一重是在離岸公司中。FF公司註冊在維京群島的FF Top Holding Ltd.公司,與質權人時穎公司訂立股權質押協議,FF Top Holding Ltd.將持有的開曼控股公司中的股權質押給了時穎公司。開曼控股公司指的是Smart King Ltd。

第二重質押則以香港公司為中心。FF在香港的公司法法香港,將持有的法法中國95%的股權,質押給了時穎公司。而通過雙重質押的方式,FF可獲得時穎公司,或是時穎公司關聯方的融資。

雖然賈躍亭在融資中沒有出售股權,意味著巧妙地避免了與國內的債務產生聯繫,但以股權質押的方式換取融資,賈躍亭也為之付出代價,稍有不慎,賈躍亭方面將失去FF的實際控制權。
出質人FF向質權人時穎公司承諾,始終為股權的合法擁有人,在協議期內,只要擔保債務尚未全部清償,除非質權人時穎公司另行同意,不會允許任何人獲得公司任何股權。這意味著,時穎公司通過質押協議,徹底將FF公司的股權“鎖死”,FF無法再通過股權出讓的方式獲得融資。

當出現違約事件時,FF須立即通知時穎公司。雙方將對違約事件可能的補救措施進行友好協商,如果14天內沒能做出令質權人時穎公司滿意的補救,那麼友好協商立即終止,這時時穎公司或其代理人可以在無須進一步通知或獲得進一步授權的情況下,立即行使對股權的一切權利,“猶如其作為唯一實益所有人一樣。”

在補救期間,FF方面可以通過“合理努力”從第三方獲得對於股權的獨立估值,質權人時穎公司可以考慮是否需要出售部分或全部股權,協議還註明,質權人時穎公司其實並沒有處置股權的義務,並有權決定其享有的全部權利。

上述種種規定之下,只要FF出現任何時穎公司認定的違約行為,那麼FF將失去自己的主導權。
而協議中認定的違約行為,也極易觸發。

首先,質押協議中認定的債務人主體包括法法香港,FF在維京群島成立的BVI Peak(全稱FF Peak Holding Limited),以及FF principal 中的任何一方,這幾乎意味著把FF在香港和維京群島的公司全部囊括。

其次,債務人被認定為違約或即將違約的行為,也有明確的規定。具體包括任何FF方面在到期應付之日支付或清償,款項累計超過100萬美元時;以及FF方面就協議作出任何聲明或保證,被時穎公司認為是錯誤或誤導的,是的損失金額累計達到100萬美元時;FF方面結束業務、無力償債、重組、重整、解散或破產等;FF方面中止向債權人支付款項或是不能清償到期債務;FF方面意圖對股權進行抵押。

通過這份質押協議文件可見,FF的質權方時穎公司,雖然冒著風險成為了FF的質權人,但也對風險有了嚴格的防範。

年收入1413萬美元的放債公司

根據中譽集團披露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中報數據顯示,公司收益約為1412萬美元,同比下跌15.95%;毛利下降約447萬美元,跌幅33.11%。公司銀行結餘及現金共約2.02億美元,約4898萬美元的銀行存款已作抵押。

中報數據顯示,中譽集團的放債業務所得利息收入約為113萬美元,增加至2016年同期金額的約5.95倍,中譽稱這是因為公司更積極投入這項業務。截至4月19日收盤,中譽集團的市值為14.3億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媒體報道稱時穎向FF投資20億美元,目前已經向合作公司注資5.5億美元。而中譽集團的執行董事華宏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時穎為FF的單一大股東,時穎持股45%,賈躍亭個人持股比例為33%,FF管理層持股餘下的22%。

中譽集團在公告中提到,自2016年開展放債業務以來,已借出多筆貸款,放債業務取得顯著增長,為集團提供穩定的現金流和盈利。未來,公司將繼續採取謹慎穩健的策略,實現業務增長與風險管理相平衡。展望將來,本集團認為貸款需求將保持強勁。本集團將繼續以審慎信貸管理之方式發展此項業務,取得風險和收益的平衡,並擬此業務於下半年度繼續為本集團帶來穩定及可觀的收入來源。

澎湃新聞在查詢中譽集團的歷史公告後發現,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中譽集團曾密集向一家位於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成立的公司提供四筆貸款融資。

2017年11月17日,中譽集團向一家位於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成立的公司提供一筆金額最多為4億港元的貸款融資,年息為7%,未提及借貸時間;

2017年11月20日,中譽集團向一家位於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成立的公司提供一筆金額為2.5億港元的循環貸款融資,年息7%,未提及借貸時間。

2018年2月12日和15日,中譽集團公告披露,向一家位於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成立的公司提供一筆金額為3.5億港元的貸款融資,年息為7%,借貸時間1年;另一筆金額為3億港元,年息為7%,借貸時間1年。上述四筆貸款融資共計13億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中譽集團授出貸款的時間,恰好與FF獲得融資的時間有所重合。

2月14日,據美國商業內幕網站(business insider)報道,據接近FF商業交易的人士透露,FF已敲定獲得15億美元的新注資。該消息人士並未透露投資者的身份,僅表示這是一家香港的實體。報道稱,在上述15億美元的新敲定注資中,FF目前已收到5.5億美元。上述消息人士稱,大約3億美元已在2017年12月初到賬,本月早些時候,又收到了2.5億美元。其餘的9.5億美元取決於FF尚未公布的項目進程。澎湃新聞向中譽集團問詢授予貸款與時穎公司投資FF是否存在關聯,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復。

除了中譽集團之外,趙渡還是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國際資源集團的主席兼代行政總裁。中譽集團的執行董事華宏驥在該公司擔任董事一職。該公司主要從事投資業務、金融服務業務、放債業務及房地產業務。截至4月19日收盤,該公司的市值為17.85億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趙渡擔任主席的這兩家上市公司均從事放債業務。

儘管公司名為國際資源,但公告顯示,國際資源在2016年將旗下位於印尼的Martabe礦山已經出售。根據歷史公告內容,Martabe擁有7400萬盎司黃金及6900萬盎司白銀,一度曾是國際資源的核心資產。

2017年的中數據顯示,中譽集團為該公司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7.10%。截至2017年12月31日,該公司的資產凈值為13.9億美元,現金及現金等值項目為7.8億美元,持續經營業務的收益為3012萬美元。

“大D會”成員現身股東名單

澎湃新聞在查詢中譽集團多項公告時發現,趙渡及其實際控制的中譽集團,與香港“大D會”成員許家印、張松橋、劉鑾雄和鄭裕彤均有交集。

據市場傳言,新世界發展創辦人鄭裕彤熱愛“鋤大D”(一種紙牌玩法),經常與朋友“鋤D”,因此組織了“大D會”。“大D會”的成員包括中渝置地實際控制人、有“重慶李嘉誠”之稱的張松橋、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和華人置業創始人劉鑾雄。
中譽集團此前的公告顯示,劉鑾雄曾持有中譽集團11.34%的股權,鄭裕彤持股7.32%,張松橋持股7.8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澎湃地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