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天上人間」老闆受訪揭「京城第一名妓」內幕

曾盛極一時的“天上人間”。(網路圖片)

北京當年盛極一時的“天上人間”夜總會,多年來流傳其搞權色交易、揮金如土一擲千金的大款故事,而當年“京城第一名妓”之死,也至今在外界備受關注。在沉伏多年之後,“天上人間”的老闆、星美控股集團實際控制人覃輝日前首次受訪開腔揭開謎團。

據香港《蘋果日報》4月27日報導,覃輝近日再度現身,在香港接受大陸網媒“等深線”的專訪,他坦承自己是中國國家前主席李先念夫人弟弟的前女婿,同時又反駁傳媒對“天上人間”的“不實報導”。

覃輝表示:“到今天為止,我以天上人間的老闆感到非常自豪,我們不會幹那些骯髒的事情!那些對天上人間胡說八道的媒體,是對我人格的侮辱。”

報導稱,覃輝不但否認天上人間當時是北京首屈一指的最豪夜總會,美女林立,充斥色情服務,甚至稱天上人間當時實際只有980平方米,他們只是嚴格規範服務,高標準,讓人感覺很高檔。

覃輝表示:“我可以說當時沒有哪個夜總會比天上人間正規。”

覃輝(網路圖片)

對於傳說“天上人間”消費很高(據說一年盈利3,000萬元)時,覃輝說:“哪有什麼動輒七、八萬元(人民幣,下同)”,“最高一天是聖誕節活動,存20瓶酒,打多少折那種,那天收入80萬元”,“其實天上人間並不怎麼賺錢”。

在談到被指是“天上人間”紅粉軍團頭牌、凈出場就要人民幣5,000元(1元人民幣約合0.158美元)的“京城第一名妓”、“夜總會頭睡”梁海玲,覃輝指她是北京當地人,也沒有怎麼讀過書,非傳聞那樣。

覃輝稱,“她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她偶爾買票進入迪廳後,固定坐在一個地方,而且人也有點漂亮。她死之前一年多,已經沒有來過天上人間,聽說也是什麼原因坐牢了一年,出來大概沒有多久,確實是死了,但是跟天上人間沒有任何關係。”

覃輝直斥輿論在梁死後都要給死人抹黑,是不人道。2005年,這名曾是“天上人間”招牌的名女子遇害身亡。

此外,對於網傳覃輝是中國國家前主席李先念的親屬,覃輝也首次坦承,其第一任太太確實是李先念夫人林佳楣弟弟的女兒。

現年50歲的覃輝,是四川人,現為“卓京系”、“星美系”掌門人,有“民營傳媒富豪第一人”的稱號,在北京、上海等地擁有數十家傳媒公司。曾由他擔任主席的星美出版持有香港報紙《成報》的股權。

覃輝當年經營位於北京朝陽區長城飯店的夜總會“天上人間”。中共官方的《環球人物》雜誌曾報導,1995年,覃輝買下了京城著名娛樂場所“天上人間”夜總會,“天上人間”鼎盛時充滿奢靡之氣,美女雲集,貴胄出沒,被稱作北京城最著名的銷金窟。據說在那個年月里,進一趟“天上人間”最低消費都高達5,000元人民幣。而覃輝也借這一交際場,結交了大批權勢人物和社會名流。

2010年5月11日夜,北京警方突然清查天上人間等夜總會,查出4家豪華夜總會有償陪侍小姐557人,事件轟動全國。

香港《前哨》雜誌曾引述北京高層消息稱,這間夜總會的大後台是原江澤民的侍衛長、前中共中央警衛局局長由喜貴。

但北京警方清查“天上人間”後,並未繼續發力挖掘背後的保護傘,事件不了了之。

去年4月10日,《新京報》刊文披露,中共中央軍委金盾影視中心已決定拍攝以“天上人間”真實案例改編的二十集驚天反腐網路劇《天上人間》。

據說編劇走訪了大量與“天上人間”夜總會有關聯的人物,準備寫成一個反映十幾個“官二代”、“富二代”和“小姐”結黨營私、通敵賣國的故事。這似乎顯示當年的夜總會內部並不簡單。

《新京報》的報導並追問說:“天上人間”到底有沒有“後台”和“保護傘”?如果沒有,那麼“天上人間”為何能在京城“屹立”十餘年未倒?

報導還援引有北京警方內部人士曾證實了其中兩條內幕消息,顯示“天上人間”的後台有真實性。

其一,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北京某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在“天上人間”消費時,因糾紛與保安發生爭執。該副局長遂叫來警方防暴隊,可“天上人間”竟然也迅速調來了一支極其強力的隊伍,雙方劍拔弩張,最終,該副局長“未獲便宜”。

其二是2005年,被稱為“天上人間頭牌花魁”的梁某遇凶身亡。當時參與調查的警方人士說,在該“花魁”住所,除查獲千萬之巨遺產外,還有多個外省高官電話。

報導還稱,2012年因受賄罪、非法經營罪、誣告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的國家葯監局副局長張敬禮曾是“天上人間”的顧客,中紀委通報指張敬禮“生活腐化”,內部宣布處理決定時曾當場播放了張在“天上人間”被拍到的視頻,內容不堪入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