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陷退票門還被罵炒作?劉若英的電影不如她前半生精彩

小妹期待已久的《後來的我們》,前段時間終於上映了~

電影改編自劉若英早年寫的散文《回家,過年》,講述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在春運的火車上認識,自此產生了接下來十年的感情糾葛:相識、相守、相別、再相遇。

名字也很巧妙,包含了三首歌曲,劉若英最為讓人膾炙人口的《後來》、悲傷不聽陳奕迅的《我們》以及五月天的《後來的我們》。

而電影團隊也是十分吸睛,台灣金馬獎的團隊幾乎全部加盟。

監製張一白曾在 大陸拍了《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匆匆那年》等青春愛情劇↓

但是就是這樣一部寄予了無數期待的電影,似乎評價不是特別的好?豆瓣評分一路跌到6.0分,眼看著就要不及格了。

還涉嫌豆瓣鎖分、買大V和水軍刷好評。

緊接著上映當天,就被曝出現大量退票、疑似票房作假。

貓眼電影表示自已不背鍋,而國家電影局已經介入調查。

劉若英本人也回應退票風波,會積極配合調查,希望大家能夠回歸電影本身。

真·一出大戲,而電影情節的本身,讓小妹也有點看不懂了。

十年前的小曉,北漂時不停的換對象,從長得急了點的博士,到賣盤時認識的有婦之夫,無一都符合“有北京戶口”“有房子”的條件。請問你和隔壁的《北京女子圖鑑》有什麼區別?

十年後的見清,有妻有子,但是在見到前任小曉時,說出“我最想的還是你”,甚至有個瞬間想拉著小曉私奔。

嘿,考慮過現任的感受嗎?

消費前任已經成了電影界里秘而不宣的默契了。

唯一不失望的是,演員的發揮依舊穩定。繼《微微一笑很傾城》之後,小井再次飾演計算機系男生,小黃鴨依舊走缺心眼又有小心思的路線,小妹要被兩人之間的糖給膩歪死了。而田壯壯加盟,更是在片尾賺足了眼淚。

不得不說,周冬雨是真的很適合這樣的路線。

而劉若英曾這樣評價她,“在小曉的身上,總是能看到自己從前的影子,卻要自信得多”。

年輕時候的劉若英,又何嘗不是這樣一個靈動又叛逆,卻不失深情的“小曉”呢?

劉若英出生在台北的顯赫家庭里,祖父畢業於黃埔軍校,是陸軍上校。祖母則是名盛一時的大家閨秀,“不穿絲襪就不出門”。

按照家人的期待,劉若英的這一生應一帆風順,最後成為一個大家閨秀。

但是她偏偏不,骨子裡的叛逆開始表現。因為喜歡音樂,中學畢業後劉若英一個人來到美國加州州立大學“主修聲樂,副修鋼琴”。

這種行為在老派的家人眼裡,可以算得上是大逆不道了。

因此家人中斷了劉若英的生活費,她不得不成為了一個“美漂”:為了生存到餐廳打工刷盤子,到中國城推銷床墊。

回憶這段日子的時候,她說:“太苦了,經常哭到頭痛、甚至嘔吐。”

“美漂”的日子直到劉若英學成歸來後才結束,但也正是從此時起,一個如同見清之於小曉一樣的男人,進入了劉若英之後長達15年的人生。

1991年的夏天,劉若英在泳池邊遇到了陳升。彼時的陳升被譽為“滾石三教父”,與羅大佑、李宗盛齊名。

但是簽約教父並沒有讓她一炮而紅,年僅21歲的劉若英成了陳升的助理,每天的工作是端茶、倒水、打掃馬桶。

是的,陳升另一個小助理是金城武。兩個小助理,一個成了影后歌后,另一個唯一的缺點是帥,厲害厲害。

三年的助理生涯過去後,劉若英迎來了事業的轉折點。

1995年,在陳升的引薦下,劉若英出演《少女小漁》女主角,憑藉此片獲得第40屆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

同年,陳升也為劉若英打造了一批膾炙人口的歌曲,收納於專輯《少女小漁的美麗與哀愁》中。

其中主打歌《為愛痴狂》從1992年便開始製作,耗時3年、耗費300餘萬,一問世便火遍了大街小巷。

拿下了第32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獎,甚至到現在也是小妹在KTV中的必點歌曲。

《為愛痴狂》MV截圖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師徒情里開始摻進了愛慕呢?

彼時的劉若英剛剛認識陳升的時候,還是一個剛結束漂泊的少女,而陳升已經憑藉著製作人的身份在台灣有了一定的知名度。面對這樣一個才華橫溢的音樂才子,崇拜、敬仰是有的。

而對於自小父母離異,在祖父母身邊長大的劉若英來說,比她年長11歲的陳升也正扮演著一個或嚴或慈的父親角色,讓她能夠找到缺失已久的安全感。

劉若英曾經在採訪中表示,她的命運轉折在遇到她的老師——陳升,“他讓我改變了主意,讓我喜歡了音樂,並決定投身樂壇。”

從名不見經傳的小歌手,搖身變為當紅的影后、歌手,這一路上必不可少的是老師的幫助和扶持。劉若英曾表示,給陳升當助理的經歷把歌手這一行業毫無保留地呈現給她,讓她有了全面深刻的理解和認識,也為未來地發展奠定了基礎。

巧的是,劉若英的昵稱“奶茶“同樣緣起陳升。陳升曾經打趣劉若英,稱“她像一杯奶茶,沒有紅酒的高貴典雅,沒有咖啡的精緻摩登,卻自有一種溫潤香濃的芬芳。”又因為劉若英的英文名“Rene”和台語“奶”的發音很像,久而久之“奶茶”這個名字便叫開了。

陳升對於劉若英,同樣也是持著欣賞和喜歡的態度。他也許能夠感受得到女孩對於自己的愛慕,曾說過“自己對劉若英的感情亦師亦友亦夫亦情,是多種感情針頭線腦的纏繞在一起”,是“不可名狀”的。

但此時已經31歲的陳升,已經是有老婆的啊喂!

陳升與升嫂一直都很低調。直到2015年的一次活動中,陳升透露將要在明年(2016年)的結婚30周年紀念與補辦一次婚禮,這樣推算的話兩人結婚時間是在1986年。

夫妻倆的感情可以說的相當的好,升嫂曾經給寫過一篇回憶陳升的文章,一句從“看著他從陳志升到陳升再到現在的升哥”,便能看出夫妻之間的陪伴之久。

但是他卻不能逾越規矩,相反地是推開了她。1996年,陳升主動停止已經走紅的劉若英的合約,讓她能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只能說劉若英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也註定從這一刻起這段長達15年的感情不會有結果。

她雖然對於這段感情沒有正面回應過,但是無數的細節證明,她的確淪陷了。

32歲生日(2002年)時,劉若英想邀請陳升做嘉賓,可是電話不接,人也找不到。好不容易看到了陳升,他卻無情地說“關我屁事”。

但演唱會當天,陳升卻突然西裝革履地出現,甚至西裝上的吊牌都沒有拆掉。劉若英的反應很值得細細品味啊——看到陳升出現時,先是驚呆了,不敢相信地扶住了自己的下巴,然後笑得燦爛。

與陳升一起攜手合唱《為愛痴狂》時,像個扭捏失態的小姑娘,靠在陳升的肩膀上,站都站不穩了,甚至激動得唱不出聲。

講真,這難道不是小女生想見到喜歡的願望落空後,又突然被驚喜到的畫面嗎???

果然,劉若英後來說起:這輩子只見過陳升穿兩次西裝,一次是那個演唱會,一次是他的婚禮。

2005年,兩人一起上了侯佩岑主持的訪談節目《桃色蛋白質》,劉若英半跪著把自己的最新專輯送給陳升,卻被陳升拒絕並批評:“CD是歌手用生命換來的,怎麼可以隨便送人?”

整場節目劉若英差不多是哭著錄完的,而三個人之間的對話也很微妙:

侯佩岑問陳升:“你喜歡劉若英嗎?”

陳升很直接地回答:“我當然喜歡她,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情……現在她像風箏,不知已經飄到什麼地方。”

劉若英情緒完全崩潰:“如果我飛遠了,你可以拉拉線,風箏的線永遠在你手裡!你一拉線,我就會回來的。”

陳升微笑了一下,說:“你白痴啊,怎麼可能呢?”

《桃色蛋白質》截圖

不得不說,陳升真的是冷靜到克制。劉若英已經在眼前哭成了淚人,還能毫無情緒地說出這樣的話,讓劉若英徹底死心。

在去年的演唱會上,劉若英在唱《後來》時聲淚俱下,也許是想起了那個久愛而不得的男人。

所以,當小妹知道劉若英要把《後來》拍成《後來的我們》時,第一反應便是都都結婚生子了,難道奶茶還沒有放下陳升嗎?

但是當電影插曲《愛了很久的朋友》曝光時,才知道劉若英並不是沒有放下,而是放下後坦然與看開。

“以為我會改變,變的更懂愛情

最後我們變成愛了很久的朋友”

如何當初兩個人沒有錯過,後來的我們會不會不一樣?

當然會。

如果陳升當年恢復單身,選擇和奶茶在一起。那麼歌壇可能就會少了兩個詩情畫意的人,而多了一段負心漢和師徒戀的狗血八卦。

但是如果卻是最沒用的假設,現實中也不會有如果,人也不可能背著對過去感情的遺憾過一生,那是對現任和後來者的不公平。

見清和小曉也好,劉若英也罷,最好的方式便是和過去和解,然後過好剩下的生活。

劉若英和老公

所以現在的劉若英,找到了自己的“司機老王”,從此結婚生子、拍照寫詩,能夠坦然地在鏡頭前說出“曾經三年的助理時光,是我最難忘的”。

才是應了那句“後來,我終於學會了怎麼去愛”。

就讓往事留在電影里,留在記憶里,也挺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idolife星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