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林校長讀錯字沒什麼 不厚道就不只是沒文化了

——文革是個筐 校長往裡裝

假如林校長自己來寫稿子,一定不會找一個自己不知道怎麼發音的字來開自己的玩笑;即使校長公務繁忙,來不及自己寫稿,秘書寫好,至少拿來看上那麼一眼,讀上一讀,也就發現這個字和自己【素陌平生】,北大這麼多大學問的人的地方,找個人問問,就不會出笑話了。再不然林校長可以讓自己的秘書把一些生冷、怪癖的字註上拼音,林校長不會因為文革,連拼音都不會吧?何況林校學拼音的時候,還是文革之前,要怨只能像萬維一些人那樣怨共產黨把蔣介石打跑了······

北大校長林建華把鴻鵠念成鴻浩之後,又開始鑿巴,一會自己是【內蒙古的一個小農場】出來的,一會是【上中小學時,正趕上文革】,話里話外的意思好像是貧困、是文革造成他不會念【鵠】字。

這可能會引起90後00後的同情,因為他們對文革的了解是從那些電視劇里來的。可是事實其實不完全是像林校長所說的那樣。我本人經歷了文革,儘管當時還小,但是知道當時學校複課以後還是講過中國歷史的,不過是按毛主席的【地主階級對於農民的殘酷的經濟剝削和政治壓迫,迫使農民多次地舉行起義,以反抗地主階級的統治。······在中國封建社會裡,只有這種農民的階級鬥爭、農民的起義和農民的戰爭,才是歷史發展的真正動力。】來講的。其中不可避免地要講【從秦朝的陳勝、吳廣、項羽、劉邦起,中經漢朝的新市、平林、赤眉、銅馬和黃巾,隋朝的李密、竇建德,唐朝的王仙芝、黃巢,宋朝的宋江、方臘,元朝的朱元璋,明朝的李自成,直至清朝的太平天國,總計大小數百次的······】。

總之,陳勝、吳廣是第一個要講到的。陳勝的【苟富貴,勿相忘】、【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和【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乃是陳勝的名言,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反而不容易使很多人了解這些【造反派】名言。正是由於文革才使得這些可以當【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老祖宗的警句廣為流傳。林校長55年出生,當時應該是在上初中,是個teenager的樣子,說文革使您不會念此字,是不是有點兒牽強?

另外,林校長又說“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我小學五年級,幾年都沒有課本,老師只是讓我們背語錄和老三篇。十幾歲時是求知慾最強的時候,沒有其他的書,反覆讀毛選和當時一本幹部培訓用的蘇聯社會主義教程。我的中國近現代史知識,最初都是通過讀毛選和後面的注釋得到的。《矛盾論》和《實踐論》當時都讀過,中學政治課又學了一遍。一分為二、對立統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這些概念都滾瓜爛熟,也深深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思想觀念。”

這就有意思了,因為毛選里清清楚楚寫著:“在中國封建社會裡,只有這種農民的階級鬥爭、農民的起義和農民的戰爭,才是歷史發展的真正動力。因為每一次較大的農民起義和農民戰爭的結果,都打擊了當時的封建統治,因而也就多少推動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接下來就是講【農民的起義和農民的戰爭】,就是【大楚興,陳勝王】,就是【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你肯定你真的讀了毛選嗎??

從另一個角度看,假如林校長自己來寫稿子,一定不會找一個自己不知道怎麼發音的字來開自己的玩笑;即使校長公務繁忙,來不及自己寫稿,秘書寫好,至少拿來看上那麼一眼,讀上一讀,也就發現這個字和自己【素陌平生】,北大這麼多大學問的人的地方,找個人問問,就不會出笑話了。再不然林校長可以讓自己的秘書把一些生冷、怪癖的字註上拼音,林校長不會因為文革,連拼音都不會吧?何況林校學拼音的時候,還是文革之前,要怨只能像萬維一些人那樣怨共產黨把蔣介石打跑了······。呵呵呵呵呵

可惜,看來林校既沒有自己寫,也沒有讀過此稿,是拿起來就念,碰到不認識的字,還要裝認識,想矇混過去,才搞出笑話。要怨文革不如怨自己不認真,偷懶,自己官僚主義比較更靠譜。但是,那樣的話,不就要林校自己負責任了嗎?還是【架空】、【文革】、【體制】這些詞更廉價、更方便、更讓林校顯得無辜······再者說,前面比林校大的多的領導人們不也是這樣搪塞大家的嗎??

其實,念錯個字也沒什麼了不起,大家不是天天拿【寬衣】開玩笑嗎?也沒看見習近平拿文革出來搪塞大家呀?關鍵是林校這樣出來鑿巴,把自己擇得乾乾淨淨,反而越描越黑,顯得自己小家子氣,聽上去像兒子自己沒考好試,怨老師沒教好,怨課本沒講清楚,怨同學搗亂,怨鉛筆、橡皮不好使,怨他媽早飯做的不好······

林校長是個化學專家,不能要求他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這個咱懂。他可以當教授、當院士、拿諾貝爾獎······。但是我看他當校長不合適,不是因為他念錯了字,而是因為他的文化底蘊不夠,是因為他出了錯推給別人、推給社會、推給時代這樣的做法不厚道,是因為他不敢或者不願意擔當。校長不一定非要是教授,但是他要有文化,他要敢擔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萬維新天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