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大韓航空KAL858航班爆炸事件真相

金賢姬

2002年9月17日,朝日首腦峰會在平壤舉行,舉世矚目。也許是急於走出被美國定性為“邪惡軸心”、“無賴國家”的日益險惡的國際環境,也許是由於國內糟糕的經濟狀況、對日美經援的期待過於迫切,金正日的“坦率”出人意料。日方几乎沒怎麼施壓,朝方就坦白招認了隱匿近30年的綁架日人的事實。

金總書記真誠道歉,表示這種“發生在兩國關係不正常年代”的“可惡的事件”,“今後絕不會再有”。在朝方出示的被綁日人姓名和生死狀況的清單上,赫然寫有“田口八重子,1986年7月30日,死亡(31歲)”。後來,據朝鮮方面披露的補充材料及隨後進入朝鮮進行實地調查的日方調查團在平壤現場聽取的情況,田口在其夫原敕晃(亦為被綁日人,與田口於1984年10月19日在朝鮮結婚)死亡21天後,突然死於一場“車禍”。

剛剛進入正式會談沒多久,朝方就把該吐的和不該吐的一古腦都吐了出來。金正日的“坦誠”和事實本身的嚴重性(6死4生1失蹤)著實嚇著了小泉純一郎,乃至中午用膳時,日方曾考慮放棄下午的談判打道回府。尤其是朝方承認對田口八重子的綁架事實,令人震驚。

根據原北朝鮮特工、大韓航空民用客機爆炸事件罪魁之一金賢姬的供述,她曾在平壤的“特殊機關”接受過一位朝鮮名叫“李恩惠”的日本女性的日本人化教育,而這個女人的日本名就叫“田口八重子”。承認這一事實就等於間接承認參與了那起駭人聽聞的恐怖事件。而日方原來預想,朝鮮方面即使承認對其他幾名日本人的綁架,也定會將田口問題否認到底。

1. KAL858航班神秘“失蹤”

漢城奧運會前夕的1987年11月29日,下午2:05,從巴格達起飛、飛往漢城的大韓航空公司KAL858航班在緬甸附近的印度洋上空突然失蹤。而就在4分鐘前的2:01,這架載有11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的飛機,還曾向仰光航空管制中心發出過“時間和位置正常”的信息。僅4分鐘後,便從雷達上消失了。

遇難飛機是波音B707型噴氣式客機,與1966年3月5日,在日本富士山上空,受高空強大紊亂氣流影響而空中解體的英國海外航空公司(BOAC,現英國航空公司)的航班為同一機型;而且,就在失事前兩個月,這架飛機在漢城金浦機場著陸時,因機輪未能及時彈出,機體觸跑道,發生過嚴重損傷。所以,到底是空中解體,還是意外爆炸?韓國方面在搜尋飛機下落的同時,也曾試圖從技術的角度來分析空難原因。

但是,後有消息傳來:自巴格達乘同一架飛機、中途在阿布扎比下機的一對日本男女於空難發生80小時後的12月1日上午,在巴林受到該國出入境管理當局的調查。男子當場咬毒自殺身亡;試圖以同樣方式自殺的女子,被巴林警察制服並逮捕。至此,事態為之一變。

據稱,男子是“蜂谷真一,70歲”;女子是“蜂谷真由美,25歲”,二人為“父女關係”。據日本駐巴林使館的外交人員驗證,二人所持日本護照均系偽造。應韓國政府要求,巴林當局很快將該名女子和自殺男性的遺體及有關物證悉數引渡給韓國。12月15日,在韓國國家安全企畫部(安企部)的嚴密警戒之下,“真由美”抵達漢城金浦機場,兩臂分別被保安人員從兩側夾緊,嘴也被膠帶死死封住,以防自殺。在位於漢城郊外的南山地下審訊室,“真由美”被迫接受了安企部的極其嚴酷的調查、審訊。

據安企部透露,“真由美”起初曾一度拒絕進食合作,後來開始用流利的中文和日語回答警方提問。她慌稱自己是出生於黑龍江省的中國人,名叫百翠惠,從小身世坎坷,迫於生計,輾轉從澳門偷渡到日本,後投奔日本老人“蜂谷真一”,做其“養女”云云……極盡表演之能事,話到傷心處,聲淚俱下。但所有這些都沒能騙過韓國警方的眼睛。安企部當局在正面揭穿其謊言的同時,軟硬兼施,大搞攻心戰,使“真由美”的心理防線一點點後退,直至崩潰。

尤其是當她從電視里看到韓國平民的生活狀況並不像共和國所宣傳的那麼水深火熱和不堪,甚至與她作為工作人員在西方發達國家所見不相上下的時候,她徹底動搖了。到達韓國的第8天,她突然一把抱住韓國女警官,熱淚盈眶,第一次用標準的平壤“國語”說:“嗯妮(朝語,大姐的意思),對不起,我撒謊了。”

2.“真由美”供述爆破真相

隨著奧運會日程的迫近,韓國亟需就空難問題給國際社會一個說法,以維護自身的國際形象。1988年1月15日,安企部根據“真由美”的交代,公布了對KAL858航班爆炸事件的調查真相。調查結果直接由安企部公開,在韓國被看成是特例,足見茲事體大。

上午10點,在當局發言結束後,“真由美”本人登場,與記者見面。短時間內的輪番審訊和巨大的心理衝突使這個神秘美貌的24歲的北方女郎看上去有些蒼白。她聲音不大,數次被台下撳動相機快門的聲音淹沒,給人的感覺有些飄忽。大約用了15分鐘,她簡單回憶了爆破KAL858航班的過程,然後向遇難者家屬低頭謝罪。

據安企部透露,為阻礙漢城奧運會的召開,按照“朝鮮人民偉大的指導者金正日同志”的親筆指示,金賢姬與另一名叫“金勝一”(即化裝成日本人“蜂谷真一”、事發時自殺身亡的男性)的特工一起,在KAL858航班的行李艙內安置了9小時後自動引爆的定時炸彈和液體炸彈之後,從阿布扎比下了飛機……對此,朝鮮方面立即做出反應,回擊“南方卑劣無恥的誣衊和栽贓”,甚至說所謂爆炸事件,是他們“自編自演”的苦肉計,其目的是“破壞祖國的統一”。

回溯朝鮮半島的歷史會發現,直至20世紀70年代初,北方的經濟建設成就一直領先於南方。其後,隨著軍人獨裁統治的結束和民主化進程的加速,南方經濟迅猛發展,被國際社會譽為“漢江奇蹟”。1988年的漢城奧運會成了一個分水嶺:韓國的國際地位迅速提升,而朝鮮則陷入了經濟萎頓、在國際上日益孤立的窘境。在包括中、蘇等朝鮮的今昔盟國都表明將派團參加漢城奧運會的情況下,發生了針對韓國民用航班的恐怖事件,不管朝方如何表態、否認,其必將受到國際輿論的譴責也在情理之中。

何況,在此之前(1983年10月),已經發生過旨在暗殺全斗煥總統的“仰光事件”。日本資深朝鮮問題專家、《Korea Report》總編邊真一評論說:“(大韓航空公司航班爆炸事件)真實的目的究竟何在?是要阻撓漢城奧運,還是另有所圖?現在還很難說。金賢姬充其量也就是第一線的實操部隊,並不一定掌握事件的目的和全貌。”

3.金賢姬何許人也

金賢姬,作為朝鮮勞動黨特工的名字是“金玉花”、“金花玉”,1964年1月生於平壤,生就一副美人坯子。其父是朝鮮外交部官員,曾作為外交官攜眷常駐古巴,妹妹賢玉和弟弟賢洙就出生在哈瓦那。金賢姬上小學時,曾作為童星演過電影;中學時代,作為青少年代表向出席南北和談的南方代表獻過金達來(朝鮮國花);曾就讀於金日成綜合大學(生物專業)和平壤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1980年3月,被朝鮮勞動黨調查部選中,遠離家庭,在若干特殊機構長年接受包括外國語能力在內的、旨在培養一流情報人員的各種訓練,可以熟練使用日語和中文(包括廣東話)。

在接到回國的密令火速趕回平壤之前,遵照本部的指示,她正為了爭取澳門政府以中國大陸偷渡者為對象的特赦名額而第二次潛入廣州,目的是合法獲取澳門公民的身份證,為“澳門滲透工作”做準備。當時,她化名“吳英”,為了應對葡澳移民當局的盤查,事先編好了一個天衣無縫、催人淚下的故事:中國女孩“吳英”,籍貫是黑龍江省五常市。文革中,父親受迫害自殺,母親被迫改嫁,幼小的“吳英”被寄養在鄰家,從小飽受流離之苦……而在此之前,從1985年7月到1987年1月,她和一位名叫金淑姬的工作員一起,持偽造的日本護照,在廣州和澳門接受過長達一年半的語學實習,旨在掌握中文、粵語,為滲透澳門做準備。

有個細節值得一提。1987年10月底,人在廣州的金賢姬接到“火速回國”的指示,立即經北京回平壤。在北京的短暫逗留中,作為“黨的女兒”、同時也是父母的乖乖女的金賢姬不忘給母親買了樣式新潮的毛背心和牛黃清心丸、鹿胎膏等中成藥——可這些都成了徒勞。一回到平壤,金賢姬就接受了最高當局的密令——“讓大韓航空的飛機消失”,並加入了絕密的工作組,當然不可能有行動自由。在後來出版的手記中,她對行動前未能與親人告別,並把從北京捎回的禮物親手送給媽媽而深感痛苦。

從1981年7月初到1983年3月中旬,在一個被稱為“特閣3號招待所”的保密機關里,金賢姬度過了20個月與世隔絕的生活。在那兒,她與一個叫“李恩惠”的日本女性同吃同住,接受了徹底的日本人化教育。除了在1982年3月至4月間,因入黨而有過幾天短暫的公出外,整整20個月,“每天24小時都是與恩惠老師一起度過的”。開學伊始,代表上級組織的李指導員,對她和李恩惠提出了約法三章:

一、按課程表嚴格實施教學;

二、從即刻起,恩惠老師和玉花(金賢姬)的全部會話只能用日語,嚴禁使用朝語;

三、玉花跟隨恩惠老師不僅要學習日語,還要學習日本人的舉止、風習、化妝方法乃至對問題的思考方式,等等,直至可達到亂真的程度。

胸中燃燒著革命理想的“黨的女兒金玉花”,自然不辜負慈父和黨的重託。而寄望於積極表現、有朝一日能重新回到日本的李恩惠老師也很認真、負責,從語言、音樂,到作為一個“大和撫子”(即日本女性),在待人接物上應有的禮儀作法,甚至包括勾引男人的技巧都對學生實施了嚴格的灌輸。有時在晚上喝酒的當兒,或者在荒野散步看到無名陌生人的墳頭的時候,恩惠老師會觸景生情,潸然淚下。每當這時,她就邊哭邊對玉花說:“日本女人愛哭,她們哭的時候就會這樣,請你記住。”

1983年3月中旬,玉花接到李指導員的命令:“今天結束學習,馬上轉移招待所。整理行裝,即刻出發。”多年後,金賢姬在手記中回憶了師生告別的一幕:

她(恩惠老師)向我行禮道謝,把自己珍愛的金筆送給了我。我回贈她一塊可兼用作包袱皮的圍巾……告別的時候到了,恩惠老師站在招待所的門前,手裡揮動著我給她的圍巾,直到我乘坐的賓士車從視線中消失。當我從車裡看到她手揮圍巾的姿態的時候,一種雖長時間在一起生活、平時卻難以感知的東西像決堤的洪水似的向我湧來。我在心裡說:恩惠老師,撒喲娜拉……

後又經過長期的準備,偽裝日本人工作正式啟動。1984年8月至10月,金賢姬與搭檔金勝一以“日本人父女”的身份,甚至做了一場實地彩排:他們從平壤出發,經莫斯科、東柏林、布達佩斯等城市到了維也納和巴黎,最後經北京回到平壤。在社會主義同盟國家,他們使用朝鮮外交部發行的公務護照;而在資本主義國家,他們第一次使用了偽造的、分別署名“蜂谷真由美”和“蜂谷真一”的“日本護照”。

1987年11月12日,“蜂谷父女”在一紙致黨中央的,宣誓“為了粉碎國際反動勢力策動兩個朝鮮的陰謀,為了共和國的統一,我們將……”的《誓約書》上莊嚴地摁了手印後,從平壤順安機場出發了。他們途徑莫斯科飛往東柏林,而後又輾轉維也納、羅馬、布拉格等城市,從貝爾格萊德抵達巴格達,終於按預定計劃從巴格達登上了作為此行目標的大韓航空KAL858航班。

在登機20分鐘之前的當地時間22點40分,“蜂谷真一”裝作聽收音機,將那台乍看上去跟日本造“Panasonic”半導體一模一樣的定時炸彈取出來,從容地將定時器的指針撥到9小時後,然後又小心翼翼地把“半導體”裝回塑料袋裡。“真由美”在一旁看著他“操作收音機的手指的動作,有一種呼吸都要停止了的壓迫感。”而此時的金賢姬,似乎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踏上了一條不歸路。9小時後,KAL858航班在印度洋上空爆炸,11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1990年3月27日,金賢姬被漢城地方法院判處死刑。後蒙盧泰愚總統特赦,一年後獲釋,並在安企部的保護下從事著述和講演。其後來出版的名為《現在,作為女人》的回憶錄,在韓、日兩國成為暢銷書,後又被拍成電影,據說僅版稅一項就高達10億韓元。

1997年12月,與當時曾參與她的調查工作的原安企部官員秘密結婚,現在韓國過著普通家庭主婦的生活。但因為受害者家屬的抗議和爆炸事件本身的複雜性,對金賢姬來說,“像普通女性那樣生活”,恐怕永遠都只能是一個夢。

4.“李恩惠”的原形

1988年1月15日,在韓國安企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韓國警方透露:KAL858航班的元凶金賢姬“曾與一名日本女性同吃同住,接受過日本人化教育”,而“這位日本女性是被北朝鮮從日本海岸地區綁架來的”。繼而,又根據金的供述進一步證實:對金實施了日本人化教育的女性在北朝鮮被稱作“李恩惠”,有離婚史和兩個孩子。1979年前後,被北朝鮮的戰鬥船從東京附近的海岸綁架,現被軟禁於北朝鮮。於是,“李恩惠事件”開始浮出水面,在日本掀起軒然大波,警方立即展開了全面調查,據金賢姬描述的體貌特徵繪製的李恩惠的素描頭像附在警視廳的傳單上,一夜間貼滿了列島的大街小巷。

根據金的供述和韓國警方提供的材料,日本警方初步分析:所謂“李恩惠”,是一個在東京周邊地區長大,具有高中文化程度和風俗娛樂業從業經歷的女子;說話時常帶“傻冒”、“反正”等口頭禪,喜歡山口百惠和加藤登紀子的歌;其姐住在埼玉縣,有小孩,其兄有過到孟加拉國出差的經驗……很快,警方把目標鎖定在一個叫“田口八重子”的女子身上——位於東京西池袋、一個店名叫“好萊塢”的夜總會的女招待,1978年失蹤,留下兩個孩子,時年22歲。

有跡象表明,這個因感激金將軍的“恩惠”而把名字改作“李恩惠”的日本女人至死都沒被徹底洗腦,也從未放棄回日本的夢想。據金賢姬回憶,李恩惠身上確實有一種資本主義國家淪落風塵的女性所特有的氛圍。她聲音沙啞,抽煙很兇(大約一天一包),除了北朝鮮產的“白馬”、“光榮”等高級香煙外,還從平壤的外匯特供商店買“登喜路”來抽。喜歡喝洋酒,威士忌什麼的。但喝酒時會流淚,臉上有種哀怨的表情。

長期以來,日本政府與朝鮮就人質問題展開了漫長的交涉。因為牽涉到朝鮮國家犯罪的內幕,每每一觸及被綁人質問題,尤其是田口八重子問題,談判便告破裂。在2002年9月17日兩國首腦峰會之前、多達十輪的建交談判,至少有一次以上因“李恩惠事件”,導致談判不歡而散,無果而終。

在2002年的平壤朝日首腦峰會上,綁架日人問題第一次峰迴路轉:朝鮮方面公布了日人被綁的時間和生存狀況。可當日方要求朝方提供已確認死亡的6名日本人的死因和遺體處理情況等詳細資料時,卻遭到了朝方的拒絕。其中,尤其是關於田口八重子的死因和死亡時間問題,是日方極為重視的。在朝方公開的材料上,“李恩惠”於1986年7月30日死於一場飛來車禍。但是,韓國和日本始終傾向於:李是被做掉的,且死亡時間並非如朝方所說的那樣,而應該是在1988年1月15日——即金賢姬供述發表、朝鮮恐怖惡行敗露之後。

韓國的朝鮮觀察家認為:“即使僅從金賢姬的證言來判斷,李恩惠其人母性意識很強,難以被金(日成)主席的主體思想洗腦。因此,在北方的目標已然達成,而她本人的使命也已告完結的情況下,被除掉的可能性極大。”

日本《文藝春秋》雜誌2002年11月號上,發表了該刊記者對脫北者、前朝鮮人民軍第七軍團青年軍官金英九的採訪,再次曝出驚人內幕:“在大韓航空飛機爆炸事件後、漢城奧運會前夕,根據最高當局的指示,李恩惠在一間地下室里被處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東方歷史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