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為中情局靈魂而戰:哈斯佩爾面臨參院確認關

被川普總統提名為中情局局長的吉娜·哈斯佩爾在國會山與民主黨籍參議員喬·曼欽會面。(2018年5月7日)

將近兩個月前,中央情報局發起了前所未有的公關活動,力推由自己的內部人員出任局長。如今,這項公關行動的設計者們很快就要知道他們的努力將要成功還是失敗。

資深中情局特工、現任副局長吉娜·哈斯佩爾被川普總統提名為局長。星期三,她要在國會參議院參加確認聽證會。聽證會的焦點可能是她在執行中情局強化審訊項目及其可能存在的掩蓋行為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國情報局中沒有多少人淡化這類問題的重要性,不過他們擔心,這可能會蓋住另一項值得關注的問題,那就是:在黨派政爭激烈並感染各級政府的時代,如何保持美國首要間諜機構的專業性和客觀性。

大概只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這場聽證會將把更多的聚光燈照在一位幾乎整個職業生涯中都在暗地裡行動的女性。

哈斯佩爾在有限的公開露面中似乎試圖擁抱聚光燈照射下的新生活。

星期一,在造訪國會山期間,她對記者說:“我盼望著星期三。”然後她便走進了來自西維吉尼亞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喬·曼欽的辦公室。

這番話跟最近的報道大相徑庭。那些報道說,哈斯佩爾試圖撤回提名,白宮官員跟她談了幾個小時的話,說服她堅持下去,她這才同意把確認程序繼續下去。

白宮新聞發言人薩拉·哈克比·桑德斯星期一對記者說:“她百分之百致力於通過這道確認程序,並被確認為下任中情局領導人。”不過,桑德斯並沒有完全否認那些報道。

桑德斯還說:“她希望盡其所能確保中情局的誠信保持完好,不會受到不必要的攻擊。”

資深職業中情局特工

哈斯佩爾在中情局效力了30多年,那些與她共事的人說,如果遇到挑戰就知難而退,那就不是他們認識的哈斯佩爾了。

她以前的同事們描述說,這位現年61歲的副局長為人強悍、意志堅定、堅持原則。他們說,中情局需要一位能夠在情報界內部激勵信心和贏得忠誠的局長,而她正是這種類型的領導人。

那些與她共過事的人認同這樣的想法,那就是,哈斯佩爾將把中情局的福祉擺在她個人的政治興衰之上。

卡羅爾·羅利·弗林跟哈斯佩爾一樣,也在中情局工作了三十年,包括曾在秘密行動處和反恐中心效力。她說:“她這樣做不是為了爭榮譽、出風頭或者博取公眾喝彩。”

弗林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她是一位真正的公僕,她這樣做是為了做正確的事,把工作做好,為國效力。”

另一位前同事、前情報部門副主任卡門·梅迪納說:“她不好出風頭。一點也不自大。”

哈斯佩爾基本避開公眾視線。朋友們提到,哈斯佩爾為人如此低調,以至於《維基百科》最初有關她的條目居然錯用了別人的照片。

朋友和前同事們說,哈斯佩爾雖然熟諳政治運作,但她並不熱衷政治,她對自己的中情局工作的定位跟一些前任一樣。她更願意向決策者坦率、客觀地提供和分析情報,而不是出於政策偏好而給情報塗上色彩。

弗林說:“吉娜屬於那種人,真的能這樣做。當決策者全都認為他們的政策正在取得成功,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她就是那種人,能夠站起來說:‘不,總統先生,我們實際上不這麼認為。’”

中情局推動由非政治性的哈斯佩爾挂帥

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中情局才大力推動參議院批准這項提名。

前代理局長、前副局長約翰·麥克勞林支持提名哈斯佩爾出任局長。他說:“在當前另類事實和黨派政爭甚囂塵上的時刻,需要一名職業的中情局人員。”

他還說:“如果不是吉娜·哈斯佩爾,那可能就是一位也許不具備同樣資格或經驗的政治人物。”

曾在2004年到2006年與哈斯佩爾共事的卡門·梅迪納也有同感。

她說:“我覺得,知道中情局將有一位專業人員來領導,在某種程度上這會讓人覺得放心。對任何會把中情局擺在錯誤位置、在某項問題上不恰當地成為活動人士的做法,這樣一位領導人會非常警惕的。”不過她承認,這種更傳統的中立做法雖然可能會讓很多情報人員高興,但也可能會帶來代價。

梅迪納說:“這有可能會讓她的影響力比不上像蓬佩奧這種有強烈意識形態觀點的人。”

很多人覺得,她能夠幫助修復和鞏固長期的國際合作關係,哪怕這些國家在其他領域可能跟美國有矛盾。

前同事、前國家秘密行動處反間諜副主任馬克·凱爾頓說:“與情報機構、我們的外國合作夥伴的關係當然十分重要,這不僅事關對世界危機的反應和信息交換,更重要的是,這事關建立那種政府間的長期互信,讓我們可以在某些最為棘手的問題上合作。”

他說:“吉娜做過這件事。她與外國情報機構最高級的官員打過交道,而且是有效地跟他們打交道。”

對酷刑折磨的關注

然而,考慮到她的過去,對很多人來說,哈斯佩爾的這些優點並不足以贏得他們的支持。

2002年,哈斯佩爾曾短暫督管中情局在泰國的一處秘密監獄。在這裡的被羈押人受到了水刑和其它嚴酷手段的審訊。

此外,她還被指責起草了一份備忘錄,主張銷毀92份審訊錄像帶。這些錄像帶在2005年被銷毀,這導致司法部進行了一項調查,但最後沒有提出指控。中情局一直堅稱,哈斯佩爾的行為是合法的。

前海軍的一名總法律顧問阿爾貝托·莫拉在星期二的一次電話會議上說:“酷刑折磨行為是刑事犯罪行為。”

他說:“吉娜·哈斯佩爾一向知道,不管她當時從事什麼活動,都必須明白,她不能越過她的職權界限而從事酷刑折磨的犯罪行為。”

前美國駐敘利亞大使羅伯特·福特的批評甚至更為犀利。

他說:“她執行這些任務時,並沒有人逼她必須做出選擇,要麼做這份工作,要麼離開秘密行動處。她自覺地做了決定,要做這些工作,因此,她是自覺地做出決定,要參與這些項目。”

為哈斯佩爾辯護

中情局一再對這些指稱做出回應,為哈斯佩爾的海外任務以及她在銷毀錄像帶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進行了辯護。

中情局甚至把一份2011年的備忘錄解密並公布。這份備忘錄的作者是前副局長邁克爾·莫內爾。備忘錄認為,在銷毀錄像帶的問題上,哈斯佩爾沒有犯任何錯誤。

莫內爾說:“我沒有發現哈斯佩爾女士的表現有任何錯誤。”他也出面支持提名哈斯佩爾出任局長。

莫內爾在備忘錄中寫道:“我得出結論認為,以她的身份而言,她的行動是恰當的。銷毀錄像帶的決定不是她做出的。”

但是中情局這種公開力挺哈斯佩爾的做法,讓一些前官員覺得更讓人擔心。他們抗議說,這種說法是可恥的。

前聯調局高層反恐官員阿里·蘇凡說:“我們看到的是一場施加影響的運動,一場非常強大的施加影響的運動。”

他說:“當你選擇性地決定把哪些信息解密,並且把這作為施加影響的運動的一部分的時候,那你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欺騙。中情局出手不應這麼低,這對不起美國。”

哈斯佩爾的前同事們反駁說,對她的批評可以用在當時在中情局任職的任何一位高級領導人身上。

上星期,在前總統奧巴馬手下擔任中情局局長的約翰·布倫南在推特上為哈斯佩爾辯護。

他發推說:“參議員們:請顯示你們把國家置於政治之上。不要由於先前的政策決定或者因為川普選擇了她而懲罰她。”

前中情局資深特工、目前在喬治城大學任職的保羅·皮拉爾說:“向國會和公眾就這位被提名的人選提供信息,發布有關她的公開信息,這是合理的。”

他補充說,“但是,如果任何這類發布超出了提供有益信息的範疇,看起來成了某種形式的遊說,那我認為就不合適了。中情局高官個人,包括現任情報人員,可以到國會監督委員會前,就哈斯佩爾可能出任局長一事發表正反意見,但如果由一個機構來表達立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